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你聪明,我也不蠢
    ,精彩小说免费!

    感觉到了司机急速靠近,莫北嘴角轻扬,很巧妙的就避开了。

    嗯?

    莫北的躲避让司机很吃惊,虽然他没有尽全力,却不是一个普通的练家子,没想到一个小青年能够躲过。

    有点意思!

    司机突然兴趣浓厚,绕到了莫北的前方挡住了莫北的去路,“能躲开我的袭击,你很不错。”

    “我想走。”

    “我不能让你走。”

    “我偏要走。”

    “可以,除非我趴下了。”

    两人四目相对,平静的对话之中摩擦出了几许火光。

    安志浩也打开车门走了下来,和向华互看了一眼,点头算打了一个招呼。

    有关老爹有意撮合小妹和欧家少爷的事,安志浩是非常反对的,但他也没有过分的和老爹较真儿,从开始到现在都只会提醒。

    事情一码归一码,他虽然不爽这件事,可今天从老二口中得知小妹和学校里的一个小子发生了亲密的关系,也是很不高兴。

    料定了老二会找上这小子才一路跟来,也想瞧瞧这小子到底什么来头。

    第一眼看到莫北没有多大的惊喜,普普通通的一个小青年。

    但安志浩现在知道,在那份普通之下隐藏着很大的不平凡。

    当然,他更没有想过老二将于雷带来,以于雷一个修武之人向一个学生出手就有点过了。

    但是让安志浩惊讶的是,于雷出手却被那小子轻易的躲开了。

    一起来的还有向华,向华会是来看热闹的吗?

    向家大少真的闲得蛋疼?

    绝对不是这样!

    “住手!”

    果然,向华开口了,已经走了过去。

    “向华,是你。”安志勋眉宇堆积。

    走近之后,向华莞尔一笑,“安二少很有闲心啊。”

    “你不也一样吗?”安志勋的语气并不怎么好,他不是蠢人,向华跟来这里肯定有事。

    莫北一愣,心里开始寻思,莫不成向华和安家少爷不怎么对路,另一位又是什么人呢。

    “我是有事。”向华依旧保持着笑容。

    安志勋哼了一声,“我也有事。”

    见差不多了,莫北笑着道,“华少,实在不好意思,我寻思着和你好好聚聚,可你也看见了,安家二哥不怎么让我走啊。”

    该死的孙子,又来这套。

    昨晚只是一个雷雄,算不得什么,今天是安家的人,又想利用老子,槽你大爷的。

    不过即使向华心有不爽,却必须忍,在弟弟的腿没有解决之前,姿态能放多低就要多低。

    连安家也得罪了,呵呵,莫北,就算今天让你再利用一次又何妨。

    “安二少,我找他有很重要的事,能否给一个面子。”这个坑,向华踩了。

    安志勋脸色变得很不好看,“我也有重要的事。”

    向华眯眼,“如果今天非要带他走呢,安二少是不是也会向我出手?”

    既然已经决定踩这个坑,向华也管不了其他,自己真要是弱场了,就不会有聊聊的机会了。

    “你!”安志勋牙关紧咬,怒视着向华。

    安志浩走近,打着圆场道,“老二,少说两句,也许华少真和这位小兄弟有很重要的事,华少的面子,必须给。”

    安志浩一直都以旁观者的姿态来看待今天的事,岂会看不出来莫北的算盘。

    向华之所以会开口,九成九的几率都是不得已的选择。

    在江城向家和安家能量相差不大,除非向华有病,不然明明是自家老二先找上了这小子,他又怎么会站出来说话呢。

    兄弟毕竟是兄弟,如今还不算彻底激化冲突,安志浩可不想走到无法收场的地步。

    况且,就在刚才,向华悄然之间的给他打了一个眼神。

    那个眼神是什么意思,他懂。

    “向华,今天的事我记住了。”安志勋一脚踢在了车轮上,车子立即发出了警报声。

    莫北微微一笑,“华少,路上远,要是我在你的豪车上抽支烟,你不会介意吧。”

    “走吧。”

    临走之时,莫北看了安志勋一眼,又冲安志浩点头算打了一个招呼,跟在了向华的身后走向了车子。

    亲眼看着莫北就这么走了,安志勋很不爽。

    “于哥,你怎么看?”安志浩没有理会安志勋,反倒是将目光转移到了于雷身上。

    于雷脸上泛起了怪异的表情,沉默了片刻,“来真的,也许我打不过。”

    顿时,兄弟俩都愣了。

    他们了解于雷,绝不是一个喜欢开玩笑的人,在其他方面也许不及他们,可在武学上的眼光一定比他们毒。

    于雷都没有把握的人……对这小子必须重新审视。

    “老二,三思而后行。”

    ……

    车上,向华主动的递过了一支雪茄,将车窗打开一个小口,淡笑道,“你又成功的利用了我一次。”

    “我以前从没有想过,这辈子还能抽上雪茄,有钱的确有很多好处。”莫北岔开了话题。

    向华没动怒,猛吸了一口,靠在座椅上,昂头吐着烟气,“莫北,你的条件太苛刻了,我能做主的顶多只有百分之十五。”

    “百分之十五也不是一笔不小的钱吧,华少真的不觉得心痛?”莫北泛起了有意无意的笑容。

    向华没有否认,“心痛,不仅我心痛,我向家的人都心痛,可我只有那么一个弟弟,不想他恨我一辈子,莫北,你赢了,我希望以前咱们有任何不愉快都划上句号。”

    莫北突然那笑了。

    “笑什么?”

    当莫北看过来的时候,双眼迷离,半笑不笑的道,“你该不是想着先让我治好你向青的腿,然后再来修理我吧。”

    “怎么,你怕了吗?”向华也笑了。

    与其极力否认,还不如半开玩笑的说,这样才能降低莫北的防备心。

    莫北撇嘴,叹了一声,“怕啊,怎么不怕,你们可是向家,真要是惹毛了,要拍死我是分分钟的事。”

    向华正色道,“但我只想到此为止,你小心一点,安家的人可没有那么好说话。”

    “多谢你的提醒,算了,周末我给向青看看吧,耽误太久真的会很麻烦。”

    善意的提醒,还放低了姿态就能降低我的防备吗?

    向华啊向华,你聪明,可惜,我莫北也不是蠢蛋,你在想什么,老子都知道。

    就算只有东成集团百分之十五的股份,那也是不菲的价值,向家真的会拱手让人?

    那是笑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