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达成共识
    ,精彩小说免费!

    周末啊,要开始了。

    向华啊向华,我还真想知道你究竟打算玩哪一出。

    富人之所以和穷人不同,不单单是因为有钱有势有背景,还有一个更值得关注的东西,那就是富人之心。

    这种富人心态一旦形成会很难摆脱,以向家在江城的地位,会真的向他妥协吗?

    莫北绝不相信!

    不论是不是他通过胡洋来设了一个局,向家都不会善罢甘休的,向华之所以从昨晚到今天替他说了几句话,也是不得已的选择。

    向青的腿是重中之重,向华才放低了华少应有的姿态罢了。

    根本不难猜测,只要向青的腿有了好转,向家的真实嘴脸就会露出来,将他置于死地。

    回到学校,苏小卿忧心忡忡的跑来,“你……没事吧。”

    “我为什么要有事?”莫北笑着。

    苏小卿嘟嚷了一声,从中午过后就没看见莫北,打电话关机,因为早上安贝贝的事,她真害怕安志勋找莫北的麻烦。

    “小卿,不管任何事,我有分寸。”莫北拉起了苏小卿的手。

    这妮子啊,其实莫北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上一世错过了,这一世他不想再错过。

    “可是……”

    “我知道。”莫北亲昵的刮了一下苏小卿的瑶鼻。

    苏小卿小嘴儿撅得更高,“哼,我才不管你,哦对了,贝贝心情很糟糕,据说那位欧家少爷五一的时候会过来,正好……正好我说……”

    “嗯?”

    “嗯什么嗯,你不是让我跟你回家嘛,贝贝也说和我们一起去,那个……我已经答应她了。”

    我去!

    莫北一脸黑线,想着回家看看老爸,其实也想带着苏小卿回老家游玩一下。

    要是安贝贝那丫头跟着,肯定一路上别想清静。

    “你不同意啊。”

    摇了摇头,莫北道,“我哪里会不同意啊,只是我担心那位大小姐习惯不了我们那乡下,天热了,蚊子多。”

    “我不也是大小姐嘛。”苏小卿白了一眼。

    莫北噗嗤一笑,“是是是,咱们苏家大小姐都能去,那妮子也能去,哎,你也真是的,带那么一个大电灯泡去,这不是……”

    “好啊莫北,你老实交代,是不是有什么不好的企图,我挠死你……你给我站住,别跑。”

    ……

    晚上,某个私人会所。

    因为白天发生的事,安志勋至今心里都不爽,非常不爽。

    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子欺负了妹妹不说,还那么嚣张,心里怎会舒服。

    但大哥的提醒他没有忘记,向华在江城的分量一点不比他们兄弟弱到哪里去。

    今天向华跟着来,还那么强硬的带走了莫北,这不符合常理。

    这里边肯定有问题。

    当向华约自己坐一坐的时候,安志勋二话不说就答应了,他必须弄清楚这里边到底怎么回事。

    “抱歉,安二少,久等了。”向华笑着进门。

    安志勋瞟了一眼,轻哼了一声,自顾抽着烟,对莫北不爽,对向华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向华没有介意,坐到了旁边,安志勋的反应在情理之中,真要是不生气反而不正常了。

    倒了上了一杯酒,向华轻轻的摇晃了两下,小抿了一口,“我知道你不爽。”

    “向华,你也应该知道我答应来,不是来听你这些废话的。”

    实际上安志勋也打听了一下,最近这些天传闻向家似乎遇到了很掉面子的事。

    偏偏那个让向家掉面子的人就是那姓莫的小子。

    只是安志勋不明白,以向家的能量以及向华的性格,根本用不着和莫北这么客气。

    点上了一支烟,向华挑眉,“我比你更想弄死他,但我不能这么做。”

    显然来说,这话还隐藏着其他一层意思,安志勋也皱眉了,“什么意思?”

    “我弟弟被他打断了四根肋骨和腿,你觉得我应该怎么做?我是不是应该立马就掐死他,将他打到深渊。”向华脸上浮现了冷意。

    安志勋端起了酒杯又放了下去。

    向青被打得这么惨,向华还这么客气的对那姓莫的,莫非那小子真有什么大来头?

    “我们联系过很多国内外的专家,肋骨恢复没问题,可腿要恢复非常困难,那是一种我们搞不明白的破坏方式,那小子是修武之人。”

    修武之人!

    当安志勋听到这四个字,脸色凝重了。

    难怪那么嚣张,原来是有点本钱。

    不过转念一想,就算是修武之人又怎么样,向家有,他安家也有,要弄死一个小子根本不是事儿。

    “冯家小姐生日会那晚,胡洋被打断了手,可第二天就好了,只需要修养一段时间就能彻底复原了,我不想我弟弟成为瘸子,这么说你明白了吧。”

    喝了一口,安志勋差不多懂了,“这么说你是在忍。”

    “我弟弟被人打得这么惨,安志勋,换做是你,你会放下吗?”当向华看向安志勋的时候,脸上猛烈的抽动了几下,眼中涌动着浓烈的恨意。

    “我向华从没有吃过这种亏,我向家也没有。”

    安志勋顺手点上一支烟,“所以你今天的来意是想让我暂时不插手?”

    “没错。最少得等他治好了我弟弟的腿,要说恨,我比你更恨,安志勋,给我一个人情,他日我向华一定还你。”

    仔细的看了向华两眼,安志勋将烟杵灭,起身站起来,“什么时候动手,告诉我一声,你向华没吃过这种亏,我安志勋也咽不下那口气。”

    “好!”

    不作死就不会死。

    莫北,你真以为有郑家站在你那边就可以相安无事了吗?

    没有这么容易,多了一个安志勋,你会死得更惨。

    ……

    很快,迎来了周末。

    向华如约的到了学校,莫北出门之时,葛峰还有些担忧,“北哥……你小心点,向华那孙子绝对是一个包藏祸心的货。”

    “嗯,我知道,走了。”

    等莫北出门,葛峰才碰了碰老四,“喂,你倒是说句话啊,跟一个闷葫芦似的。”

    老四推了推眼睛,淡然的道,“他不会有事的。”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葛峰用很诧异的眼神看着老四,怎么感觉这小子有点怪异呢。

    老四急忙将视线转移开,吱吱呜呜道,“那个……他已经不是以前的莫北,这几次你也看见了。”

    “也对哦,那我先去吃东西,你去吗?”葛峰摸着鼻头道。

    老四摇头,“不去了,我得写一个代码。”

    “那我给你带点,先闪。”

    等葛峰出门,老四才将眼镜取下来,双眼迷离。

    如果葛峰还在,一定会惊讶老四此刻的表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