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下定决心
    ,精彩小说免费!

    江城大学之外,莫北顺手将烟头弹飞,“行,我知道了。”

    “北哥,那我也回去了,你小心点,我猜向华肯定已经有了对付你的办法。”胡洋正色提醒道。

    莫北莞尔一笑,伸手拍了拍胡洋的肩膀,“我回学校了。”

    正如之前预计的那样,向华肯定不会那么好心的。

    不过要怎么来都可以,莫北一向的原则是不主动招惹别人,也不怕别人来找事。

    多了七年的经历,不是白混的。

    至于胡洋这家伙在想什么,莫北也很清楚,更懒得理会。

    什么北少不北少,那都是别人叫出来的,只要有帮助就行了。

    接下来是星期天,莫北去了医院一次,最后一次拖到了周三。

    ……

    “真的?”向中堂看向儿子。

    整件事都交给了向华来处理,他没有插手。

    小儿子被打这件事,向家已经成为了笑柄,如果他一个几十岁的人去对付一个小青年,不论输赢都会让人笑话。

    年轻人之间的冲突,年轻人自己解决更好。

    当然了,小儿子的腿有多严重他是知情的,找了那么多骨科专家都没办法。

    那叫莫北的小子就用了两次针灸就好了七成,的确不能小觑。

    向华点头,“没错,第三次针灸完成,再修养半个月就能复原,不过医生说,要彻底恢复最少还得三四个月。”

    伤筋动骨一百天,老祖宗传下的古话,但比之成为跛子,别说三四个月,就算三四年也无所谓。

    一个以前没有任何值得人关注的地方,反倒是一个经常别人欺凌的小子,居然是一个修武之人,同时还掌握着一种神奇的医术。

    想到这些,向中堂不禁看向了身旁的甘老。

    向中堂哪里会知道,莫北所会的天脉九针,就算甘老也不明白。

    严格的说起来不是救命的针,而是杀人的针,昔日那脾气古怪的老鬼教给他时,没少吃过苦头。

    上一世莫北只差一步就踏入神合境,天脉九针也仅仅修行到第五针,按照那老鬼所言,要修到第九针,可以以炁化针,攻击力异常强大。

    老鬼实力超强,穷其一生也仅仅修到了第七针,第八针勉强会,不能自如运用。

    甘老自然明白向中堂看他这一眼的目的,花白的眉毛紧锁,许久之后摇头。

    “具体来路我也看不清,不过异人世界,擅长银针暗器的人大有人在,我是在怀疑,他背后还有人。”

    此话一出,向家父子不禁交替了一个眼神。

    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小青年就搞得向家进退两难,要是他背后还有什么高人,到时候会很麻烦。

    倘若杀死了莫北,他背后的人会不会出来找向家的麻烦,谁也无法肯定,他们不是修武之人,可对异人世界大致有些了解。

    那种师徒关系非常紧密,远不是寻常人之间能够用利益就能破坏的。

    “那甘老您的建议是?”

    向家能拉拢甘老等一些修武之人,花费的代价不小,这老家伙在向家的地位不低,即使是向中堂也得礼让三分。

    闻言,甘老陷入沉默,这份沉默让向家父子脸色变得极为凝重。

    许久之后甘老才开口,“向先生,不是我有什么建议,而是你们有了什么决定,能咽得下那口气就不招惹,咽不下那口气该怎么还得怎么。”

    本来等着甘老给出一个好点的建议,很明显这话没有建设性。

    不过向中堂也明白,决定权在于他,向青的腿会逐步的康复,那口怒气还在。

    妻子吴小琴那边是极力在安抚才没有发难,倘若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她会同意才怪。

    还有,东成集团百分之十五的股份,那是一笔天文数字,向家有钱,可不会大方到那种程度。

    “向中堂!”

    突然,一个愤怒的吼声传来,吴小琴快步进门。

    “小琴……”

    “你给我住口!”

    吴小琴直接打断,指着他鼻头,“行,你真行,东成集团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你说给人就给人,外边都开始传了,你向中堂就是一个窝囊废,我看没有说错。”

    “妈……”

    “你也给我闭嘴。”吴小琴冷言瞪了向华一眼。

    旁边的甘老本想着打圆场,可一想到这是两口子之间的家务事,点了一下头就离开了。

    向中堂脸色很难看,急忙给向华打了一个眼神。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最害怕的就是妻子搅和进来,如今还没有商议上怎么对付莫北那小子,妻子就来了。

    “妈,你先冷静点。”

    “冷静?你亲兄弟的腿被打断了,东成集团有一半是我的嫁妆,你让我怎么冷静,你们去听听,外边怎么传的,你们能丢得起这个脸,我丢不起。”

    哪怕只是旁系,有吴家两个字在,吴小琴都觉得高人一等。

    “够了!”

    向中堂大声喝道,“那是我儿子,你以为我心里很爽,你以为我不知道被人笑话很丢人?吴小琴,你记住现在是我向中堂的妻子,不再是吴家小姐。”

    “你!”

    向华急忙拉住了母亲,“妈,这件事必须从长计议,你先听我说。”

    “好,我倒要听听你怎么说。”吴小琴双手环抱,很是不满。

    看了老子一眼,向华才将向青现在的情况说了一遍,以及刚才的猜测,还有就是向中堂处在角度,可能引发的严重性都毫不保留的说了。

    “小琴,我是一个男人,你明白吗?”向中堂叹息了一声,带着几分苦涩。

    向华马上接过话,“妈,我问你一句,你希望向青成器吗?”

    这话让吴小琴嘴角动了两下,没有回答。

    她是偏爱小儿子,可做父母的,谁没有望子成龙的想法。

    “这次也算给他一点教训,另外,我说了,这件事我来处理,你们插手更会被人笑话,我向家的股份,没有那么好拿。”

    如果说刚才还有几分犹豫,那么此刻向华已经下定了决心,不管莫北是否有来头,都必须除掉。

    “我可以不管,但你们记住,我的耐性没有多少。”说完,吴小琴转身就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