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9章 威胁秦五
    ,精彩小说免费!

    “你让我冷静,对吗?”谭春林冷眼扫向向华。

    他早就劝过师兄远离这些富人,这些人绝不是什么好东西。

    平日里看似和和气气,谦逊礼貌,实际上心里永远将他们这类人当做工具。

    要不是向青招惹了那姓莫的小子,要不是师兄基于在向家的原因,怎么可能会死。

    向华一脸歉意,“对不起,何先生要不是因为救我也不会……谭先生放心,整件事因为我向家而起,何先生更因为我向家而死,我们不会推脱,更不会让那杂种好过。”

    用力撒开了手,向中堂一个踉跄差点栽倒,见向华想说话,急忙将其制止。

    “谭先生,我很抱歉,不过请您放心,这件事我向家一定给你一个交代。”向中堂也准确的表态。

    向华瞳孔微缩,随即开口,“那姓莫的杂种不好对付,连何先生也不敌,我担心……”

    “闭嘴!”

    冷喝了一声,谭春林蹲到了何建安的尸体旁仔细检查了一番,右手被斩断,胸腔骨被碎,致命的是颈动脉那一刀。

    他虽然没有看见交战的经过,不过根据自己的经验,完全能够判断出来何建安遭受的三次袭击都是一击得手,下手快而果断。

    “为什么你当初不听我的,为什么!”谭春林眼中含泪,身躯轻颤,缓和很久才将何建安的尸体抱起来,大步的走了出去。

    走到了门口,谭春林停下了脚步,“我师兄还有家人,希望你向家能够善后。”

    等谭春林带着何建安的尸体走了,父子俩才松了一口气,忍不住对视了一眼,皆露出了得逞的笑意。

    就算是一个普通人的仇恨之心被激化也会做出疯狂的事来,换成一个修武之人,内心深处的仇恨被彻底点燃,将会变得更为恐怖。

    谭春林能不能有效的杀死莫北,向家父子不关心。

    如果杀死了莫北,后面一切的事儿都省下了,杀不死莫北,谭春林也栽了,就会引来更强的高手。

    莫北是吧,你给老子等着吧,有你低头的时候。

    向华眼中恨意浓浓。

    突然间,电话的震动将向华来回了现实,顺手接通,下一秒脸色就巨变,抓住电话的手猛烈的颤抖。

    发现儿子不对劲,向中堂急忙问,“怎么了?”

    向华挂断电话,脸色死寂,“向青的腿出问题了,骨髓坏死。”

    一听这话,向中堂往后退了两步。

    就算涵养再好也忍不住发怒,是莫北,是那该死的杂种。

    为了向青的腿,向家拿出了东成集团足足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连续三次治疗已经有了极大的好转,否则向华也不会动手。

    如今他们才知道,从一开始就被莫北狠狠的耍了,不仅拿出了股份,向青的腿也彻底无法治愈。

    向中堂屏住呼吸,双眼紧闭,许久之后才开口,“暂时别告诉你弟弟真相。”

    “爸,我知道。”向华也满脸冰冷。

    ……

    莫北可不知道何建安已经死了,向家还顺利的将谭春林的仇恨转嫁给了他。

    不过就算知道了也所谓,反正和向家之间也没可能善了。

    此刻的他正在秦五爷的私人会所,遗憾的是秦五并没有在这里。

    “莫北兄弟,五爷有交代,你有任何事都可以和我说,能帮的一定帮。”曲波可不相信莫北大晚上的找来会是闲聊。

    秦五为什么如此看重这小子,其实曲波并不知情,跟着秦五这些年,很少见他会对一个年轻人感兴趣。

    况且这小子做事的风格真有那么一点……

    之前秦五就说过,他们只看不动,要是因为这些事小事插手,那是自降身份。

    但是呢,虽然曲波没有插手的意思,却关注过莫北身上的每一件事。

    他还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莫北,招惹了向家还没摆平,又得罪了安家,要知道即使有五爷在,也不可能什么事都出面。

    江城在秦家的势力范围,说白一点,向家也是在秦家的笼罩下吃饭。

    只要不是必须做的事,秦五几乎不会管,否则会带来不必要的影响。

    “没事,我就是瞎转转,既然五爷不在,我就走了。”莫北哪里会不明白什么,秦五不在个鬼啊,就躲在这里。

    曲波含笑,“莫北兄弟,来都来了不如喝两杯怎么样,我们还没喝过酒。”

    “喝酒就算了,我还得去处理一些麻烦事儿,不处理好以后想要逍遥恐怕是不行咯,咱们改天再聚。”

    “也好。”

    见莫北出门,曲波也没有挽留。

    大约过了几分钟,曲波接了一个电话,确定莫北离开会所后,秦五才从内厅出来。

    “五爷。”曲波欠了欠身躯。

    秦五眯眼淡笑,“怎么样?”

    “向家何建安已经死了,那位甘老好像也死了,不过很奇怪,警方很快就到了林语山庄,而且……”曲波没有说完,眉宇堆积很高。

    “嗯?”秦五疑惑。

    曲波道,“有高手在警方之前出现带走了甘老的尸体,对方来头不详,那小子的底子至今也还没查到,五爷,你说会不会……”

    这次秦五主动的制止了曲波,笑了笑,“你要是能查到就稀奇了,那小子精明得很啊,呵呵,还敢来威胁老子,大爷的。”

    曲波不知道一些事,秦五却很清楚。

    单单是天脉九针就能判断出来莫北有什么后台,他还清楚一点,也是最终的一点,如果用寻常目光来看莫北就错了。

    “五爷,你们这面都没见着,何来威胁一说?”曲波纳闷的问,他自然不知道莫北对秦五的伤有很大的帮助。

    秦五没有回答,笑道,“这些事你别管,他爱怎么玩就怎么玩,让于胖子明天来我这里一趟。”

    “好的,五爷。”

    等曲波一走,秦五才骂道,“奶奶的,被一个小王八蛋算计,真他娘的憋屈啊,不过……我倒真想看看你到底能不能成为一条龙。”

    刚才莫北那些话秦五是一字不漏的听在耳里。

    什么叫做有事要处理,什么又叫做处理不好没有那么逍遥,摆明就是要让他出手。

    不出手可以,那以后治病的事就免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