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2章 雨夜,杀人夜!
    ,精彩小说免费!

    春去迎夏,这个季节说下雨就下雨,毫无征兆。

    “有没有搞错,下雨了,搞毛线啊。”葛峰瞄了一眼天空的闪电,骂了一声。

    莫北打了一个酒嗝,说道,“走吧,回学校,改天再喝。”

    葛峰一脸郁闷,“也只能这样了,喂老四,哥叫你出来喝酒,你特娘的只喝饮料,老子不管,饮料钱你自己付。”

    “说好了你请客的。”老四弱弱的道。

    莫北无奈摇头,笑道,“行了,少扯淡,赶紧去付账,谁让你是有钱人家少爷呢,我和老四都是穷人。”

    “靠,我算是明白了,你们俩就是铁公鸡。”葛峰狠狠的竖起了中指。

    付完账,莫北却没有回学校的打算,举头望天,双眼迷离。

    雨夜,杀人夜,盯了这么久,终于要来了啊。

    “我说北哥,你丫的该不是又约了某个妹纸吧。”凑近莫北,葛峰坏笑着打趣。

    白了一眼,莫北道,“回去吧,我还有事。”

    “不是……”葛峰还想说话,被老四拉了一把。

    告别了葛峰两人,莫北独自走在路上,任凭雨水坠落在身上。

    雨天的街道很快就没有了行人,只有过往的车,一路走到了另一条街道中间,莫北终于停下了脚步,掏出一支烟点上。

    深吸了一口,莫北瞄着两边逐渐出现了人,嘴角勾勒起了一丝淡然的笑意。

    街道两头各有是十来个人,穿着统一的黑衬衣,缓慢的靠近。

    但走到了一定距离,所有人都停了下来,只有一个还继续迈动着脚步。

    “你很够胆!”

    走到了距离莫北十米之外,谭春林也停住了,眼中已经燃起了浓烈的杀意。

    抽完最后一口,莫北将烟头弹飞,划过一个抛物线坠落在地上,眯眼看向了谭春林,笑道,“撸了一顿串,让你们久等了。”

    谭春林满脸冰冷,“吃饱了再上路也好。”

    这几天谭春林将何建安火化带回老家,他无法忘记何建安老母亲抱着骨灰盒伤心欲绝的样子。

    那一刻他暗暗发誓,不论莫北是否有人相护,这次回来都会将其斩杀,告慰师兄的在天之灵。

    “如果我没记错,你和姓何的是师兄弟。”莫北淡漠的道。

    谭春林牙关紧咬,拳头紧握,发出嘎吱的脆响,伸手指着莫北,“杀了他,是你做的最后悔的一件事,小子,今晚谁也救不了你。”

    何建安死了?

    无疑来说,这让莫北感到很吃惊。

    难怪这家伙来势汹汹,放出话要自己的命,原来这里边还有这些道道。

    那晚向华在林语山庄就想杀莫北,而莫北并没有对何建安下死手,只是废了他一只手,击伤了他,一个修武之人绝不可能撑不住的。

    现在谭春林告诉自己何建安死了,还是被自己杀死的。

    莫北心中暗自一笑,究竟怎么回事心里大致有数了。

    也许那晚何建安注定会死,只有他死了才会彻底激起谭春林的杀心。

    莫北完全能够理解谭春林的心境,就如他以前,当战友牺牲也会被刺激。

    战友,师兄弟之间的情义,远非他人能够想象。

    何建安被向家供养,看似地位崇高,说白了只是向家的一个打手,可悲之极。

    而谭春林为师兄复仇,却不知道一开始就是掉进了向华的圈套,利用了他们师兄弟之间的情义,同样沦为了一个工具。

    “你师兄很可悲,你也一样。”

    多的话莫北没说,他没想过解释什么,谭春林是不是被人利用与他无关。

    当先入为主的思想被种下,要想轻易的推翻根本不可能,莫北也懒得去争辩。

    很简单,要想杀他,只要觉得有那个本事,来就是。

    “我是很可悲,但是你……很可恶!”

    嗡的一声,谭春林气势瞬间爆发。

    在仇恨的支配下,罡炁疯狂的运转,踏步猛冲而来,“上次有人帮你,今晚没有!”

    在冯家那晚谭春林就有过对莫北出手的打算,却被一个白衣青年给挡住,眼睁睁的看着莫北离去。

    但今晚性质截然不同。

    上次何建安仅仅是被打伤,如今他死了。

    上次谭春林更多的是想教训一下莫北,而今晚他要杀人。

    相比于空元境初期的何建安,谭春林站上中期已久,在他看来,要杀死莫北不难。

    “死!”

    重拳之上罡炁萦绕,一个呼吸之间,谭春林就窜到了莫北的面前,奋力一拳打向了莫北的胸膛。

    碰!

    拳头和胸膛碰撞的刹那,发出了沉闷的响声。

    两边的黑衣人不敢放松,他们的任务是挡住莫北的去路,一旦莫北和谭春林激斗,必定会有极大的消耗,那才是他们出手的时候。

    可是,想法永远只是想法,不是现实。

    什么……这不可能!

    这不是拳脚比拼,为了杀人而来。

    谭春林很清楚自己的拳头有多重,即使一头牛也会轻易的打飞,可面前这小子挨了一拳却纹丝不动的站着。

    不对,拳头很快传来一股剧烈的疼痛。

    硬抗了一个空元境中期修武之人的全力一击,莫北没有半点不适,带着一丝先天罡炁重生,这段时间的修行也不是白费的。

    他对自己的身体强度很满意。

    “空元境中期吗,抱歉,你的拳头力量不够!”

    冷笑之间,莫北快速成掌,反手震开了谭春林的拳头,右手成拳,仿若潜龙出海,还了一拳给谭春林。

    轰隆!

    同样的一拳,却有着极大的反差。

    谭春林打了莫北一拳无果,挨了莫北一拳却猛退了十几步才稳住身形,胸口一闷,嘴角溢出了血丝。

    好强的身体,好重的拳头,难怪这小子敢那么嚣张,有那么几下子。

    “如果我是你,会走。”

    走?

    这是对谭春林的讽刺,是对师兄弟之间那份情义的亵渎。

    擦掉血渍,谭春林脸色狰狞,双脚猛蹬,踏着诡异的步子窜来,“你拳头虽硬,但依然得死!”

    谭春林最强的攻击不是拳头,而是腿法,苦练十几年的疾风十三腿。

    同一个层次的修武之人很少有人能够扛得住他的连环腿,即使不死也会重创,重创对手,等于就是死!

    雨夜,杀人夜。

    今晚他必杀莫北!

    眼见谭春林逼近,莫北瞳孔微缩,笑容更胜,咻的一声就弹射了出去。

    腿法吗?

    那就看你有多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