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4章 上路吧
    ,精彩无弹窗免费!

    碰……铛!

    什么!

    子弹被挡开了!

    不说已经懵了的葛峰,就连那开枪的人也僵住了。

    然而这种时候的走神,就意味着死亡。

    呼哧!

    锋利的刀刃轻轻的划过了脖颈,根本感觉不到疼痛,短暂的几秒之后,鲜血嗡的一声喷洒。

    “槽你吗!”

    最后两个扑近的人,没有任何犹豫,第一时间就拔枪。

    咻!

    手中的怪异匕首弹射出去,直接命中一人的喉咙,连扣动扳机的机会也没给,捂住喉咙就腾腾腾的往后退。

    “你麻痹给老子死!”最后一人拔枪怒射。

    如此近距离,有枪在手,他就不信杀不了这小子。

    碰……碰碰!

    很遗憾,杀人心切,加上同伴死亡带来的紧张,很难有正常的水准,没有成功的射杀,反倒被老四窜近了。

    只见老四手指轻轻一弹,将对方手中的枪震落,顺势一把就锁住了他的喉咙。

    老四的个头并不高,一米七出头,硬是将一个一米八的人提了起来,冷漠的盯着他。

    “你……不……不要……杀……”

    五指用力,老四没有任何犹豫,扭断了这人的脖子,顺手丢在地上。

    “有杀人之心,就要做好被杀的准备。”

    不远处的葛峰踉跄了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老四的眼神充斥着惊恐。

    平日里和不对路的人顶多是打打嘴仗,就算再猛烈一点,就是动手打架。

    杀人,他从来没有想过,那只会出现在电影之中。

    可如今他看到了什么,亲眼看到老四杀死了四个人。

    如果说莫北带给他只有疑惑不解,那么老四带给他的是陌生和惧怕。

    他不明白,为什么老四会变成这样,或者说他所认识的老四,那个戴着眼镜,平时表现得跟弱鸡一样的那一面根本就是伪装。

    “别过来,你特么再过来我就开枪了。”

    那被扭断手腕的人握枪指着老四,双脚却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今晚他们五人盯上了这两小子,原本还认为是小菜一碟。

    毕竟根据他们的调查,葛峰和老四都不是会身手的人,别说五人,哪怕一人就能轻易的收拾,为了万全起见才一起来。

    然而事实却狠狠的甩了一耳光,五个人,四人被杀,杀人的不是葛峰,而是一直被视为弱鸡的那个四眼。

    “你知道,枪对我不管用。”

    那人猛吞口水,手心冒汗,纵然他们经受过严格训练的好手,在死亡笼罩之下,也无法保持淡定。

    “让我走,我什么也没看见,绝……绝不会说半个字。”

    老四停下了脚步。

    见他停下脚步,那人擦了一把冷汗,心中松了一口气,“兄弟,我们是拿钱办事,但不想死,今晚得罪……”

    呼哧!

    没等那人话说完,浑身就僵住了,瞳孔无限的张大。

    低头看去,心脏位置被什么东西射穿,强烈的剧痛很快就袭来,握住的枪也坠落在地。

    “没人想死,我也不想,可是你们想要杀我,对于要杀我的人,我只能说抱歉。”

    老四面无表情,从皮带内侧拿出一支跟打火机大小的玻璃管,里边装满了白色的粉末,将粉末倒在了几具尸体伤口上,这才转身走开。

    当粉末遇到了血液,很快就冒起了白烟,发出滋滋响声的同时,还有一股浓烈的恶臭。

    走到葛峰面前时,老四重新将眼镜戴上,那骇人的气息完全消失不见,恢复了以往的样子。

    要是有旁人在,绝对不会相信杀死那五个人的是他。

    几分钟时间,五具尸体化为了一滩脓血,连骨头都彻底融化,在雨水的冲洗下,逐渐的流向了下水道。

    看着这一幕,葛峰整颗心跟被什么东西缠绕似的,不解,恐惧,复杂。

    “走吧。”

    辗转到了另一处,老四道,“给我一支烟。”

    葛峰机械的拿出烟,手却在颤抖。

    点上了烟,老四猛吸了一口,淡笑道,“好久没抽过了,有点苦。”

    “老四……”

    “今晚什么也没发生,我还是我,你认识的老四。”老四打断了葛峰,将剩下半支烟递给了他。

    起身站起来,老四长呼了一口气,“我这辈子没有朋友,你们算是,别告诉他好吗。”

    从侧面看着老四的轮廓,葛峰沉默了。

    “有的事我不能说,是为了你好,咱们是兄弟这就够了,走吧。”老四抿嘴道。

    葛峰点头,凝视着那几摊逐渐变淡的血水,忽然道,“糟了,向家这些杂种,莫北那边……”

    “你先回学校。”说完,老四先走。

    “老四……”看着老四的背影,葛峰伸手揉了揉发麻的脸颊。

    也许老四说得对吧,与其去刨根问底,还不如不问。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老四不说自有他的理由。

    两人刚走,就出现了几个黑影。

    “那小子藏得够深啊,居然轻易的宰了向家五个保镖,那解决尸体的手段更牛笔。”

    “别说了,走吧。”

    ……

    还是那个街道,雨越下越大,积水蔓延缓缓流淌。

    莫北还在,谭春林却瘫在地上,一手按在膝盖骨上,满脸都是痛苦之色。

    堵住街道两边出口的黑衬衣胆怯了,他们以为谭春林能够消耗重创莫北,即使无法重创也能极大的消耗体力,到时候再捡便宜。

    可事实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美好,谭春林被打成了死狗,莫北毫发无伤。

    “你到底是什么人?”

    拼拳不敌,最擅长,最强的腿法也输了,还输得那么彻底,谭春林不服气,可改变不了现实。

    他太想知道莫北是什么来头,不到二十岁就拥有这种战斗力。

    要知道他的旋风十三腿,苦练了十几年才有今天的火候,这一败,不仅是输,更将他的武者之心彻底摧毁。

    何建安可悲,他也可悲,他们都自视甚高,低估了这个年轻人。

    看着含恨的谭春林,莫北无动于衷,同样的一句话,很多人都问过了,可是,那重要吗?

    “你思考过吗?”

    莫北冷不丁的冒出一句,听闻这话,谭春林不解。

    莫北摇头,“你没有,你心中只有仇恨,却永远不曾思考过那是否是一个陷阱。杀人者,做好被杀的准备,上路吧。”

    一击必杀,莫北没有任何犹豫。

    他很清楚向家的算盘,但没有告诉谭春林,也许谭春林死了还会有人来,那正是他所需要的。

    单单的和一些商人交锋,如何提升战力?

    不怕来,就怕不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