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5章 富人之心,害人之心
    ,精彩小说免费!

    谭春林死了!

    两头的黑衬衣都慌了。

    他们只是向家培养的保镖,更多都是出自于何建安的指导。

    这几天发生的事他们知道,何建安死了,死在了莫北手里,他实力更强的尸体谭春林也死了,就死在他们面前。

    人多又如何,和修武之人相比,那根本不是一个层次。

    “雨下大了。”

    莫北扫向了其中一边的黑衬衣,迈动了步子,“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我想知道,你们的选择是什么?”

    诸如向家这样的家族,莫北上一世见得太多了。

    手里培养了很多保镖,其实说白了,就是挂着保镖之名的打手,更多的时候处理一些见不得光的事。

    有人是为了钱,有人是适应了这种环境。

    对面的黑衬衣交替着眼神,没有退走,从后背拔出了片刀。

    面对一个修武之人,连何建安师兄弟都死了,他们没有任何胜算,可是,他们有他们的苦衷。

    战,是死,死的只有自己。

    退,还是死,死的不仅是自己。

    这条路上他们自己选的,不怪其他人。

    古语有云,养兵千日用兵一时。

    从依附于向家那天开始,他们得到了很多,得到了超过他们所期望的报酬,如今是兑现报酬的时刻了。

    “我懂了。”

    二十多人分为两头,十来人一组,手中的片刀在微弱灯光照射下,亮晃晃的闪耀。

    “杀!”一人吼!

    “杀!”齐声吼!

    十来人挥刀迎面扑向了莫北,另一头的十来人同样挥舞着片刀,扑向了莫北的后背。

    狭窄的街道,两边的人前赴后继,生路还是死路,要打了才知道。

    莫北停下脚步,曾经同样的场景萦绕在脑海里,只是那次面对的是国家的敌人,而这次是向家的人,但没有什么区别,都是敌人。

    “我很渴望这种感觉,好久没有了,谢谢你,向华!”

    两边的黑衬衣扑近了,莫北闭上了双眼,当睁眼之时,眼中迸射出了浓烈的杀意,杀气陡然的爆炸。

    磨刀石的作用就是让刀变得更为锋利,可人不是刀,需要的不仅是战斗力的凝练,还有那颗心。

    ……

    不远处,楼顶之上。

    雨水溅落在了两把黑色的雨伞上,啪啪直响。

    “怎么样?”一人开口。

    另一人沉思,过了十来秒才道,“不好说。”

    “哦?”前者淡笑,“什么叫不好说,我是不懂你们这些修武之人,在我看来,脑子都有病。”

    后者轻哼,“你自然不懂。”

    “这小子比起你那时候怎么样?”前者又问。

    后者唏嘘了一声,摇了摇头,“比我强,强很多,何建安踏入等级之列,而他这位师弟已经达到了空元境中期,十三路旋风腿威力不弱。”

    “可他死了。”前者笑了笑。

    后者双眼迷离,“是啊,他死了,腿法见长却被别人用腿法重创,活着心里也不好受吧。”

    前者侧身,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后者,“我很奇怪,那小子应该知道何建安被向家给弄死了,栽赃到他头上,不解释就算了,还杀了何建安的师弟,这可不是好事。”

    “怎么,你觉得他太年轻了,过于冲动?”后者反问。

    前者一怔,点头道,“难道不是?”

    “你错了。”

    身为修武之人,比常人更懂修武之人。

    “所以我才说你们这类人脑子都有病。”前者毫不保留的挤兑。

    后者倒也没有动气,“你不懂的,如果我判断没有错,那小子是在磨刀。”

    “磨刀?”

    “能轻易杀死一个空元境中期的修武之人,他的战斗力应该在空元境中期到后期这个水准,要想变得更强,除了自身的修行,更多的是战斗。”

    听着这话,前者有些明白了,“所以他不怕何建安这对师兄弟背后的人,还希望他们来。”

    “对!”

    后者再吐一口浊气,“等级对修武之人只是一个基础的横定,越级杀敌并非稀奇之事,而且……说多了你也不懂。”

    “槽,你啥意思,老子怎么就不懂了,姓白的,老子是对修行不感兴趣,你信不信老子要是修行,分分钟将你甩十条街。”

    姓白的青年呵呵一笑,“我信。”

    “槽,和你没话说,再见。”

    等这家伙一走,姓白的青年瞄着楼下的厮杀,轻言自语,“小子,我也期待你接下来的表现,真的很期待。”

    ……

    街道外边一个角落里,停着一辆豪车。

    只见一个人打着雨伞快步靠近,车窗放下来一半。

    “谭春林死了。”打伞之人小声道。

    车内的人嗯了一声,“看着别动,记住我的话。”

    “明白,松少。”

    车内那人正是郑云松,奶奶的教诲他没忘,什么叫做雪中送炭,什么又叫做锦上添花,他能够分辨。

    向家今晚对莫北发动必杀令,莫北就会死吗?

    虽然郑云松和莫北接触不多,更谈不上有多了解,但他不相信莫北会死,莫北不死,遭殃的就是向家。

    也许,今晚将是向家坠落深渊的开始。

    商人以利益为重,向家一旦出事,所有产业都会成为被撕咬的对象,到时候不只有他郑家,也没有那么大的胃口。

    如果一直等待,等到了向家衰落,就想着在背后捡便宜,那么毫无疑问,只有这么一次。

    奶奶的很多话没有明说,郑云松却能够听出来,莫北从江城冒出头,仅仅是一个开始。

    目光太短,就是自己挖坑往里边跳。

    “向华,你过得了今晚吗?”郑云松倒上了一杯酒,轻轻的摇晃。

    说来可笑,整件事原本只是一个小小的冲突,如今却演变到了这步田地。

    郑云松还真想看到当向家坠落那天,向中堂会是什么脸色,会不会后悔生了向青那个小儿子,当初没有射在墙壁上。

    俗话说得好,子不教父之过,向青仗着家世蛮横,真要说错,不是他的错,而是他生在了一个无视一切的环境里。

    富人之心,是害人的心态。

    虽然大多数富人都存在这种心态,可在某种时候学会取舍才是关键。

    不撞南墙不回头,撞了南墙,也许就回不了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