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6章 不杀
    ,精彩小说免费!

    另一个地方,此刻的向华心里有着一种说不出的味道,非常矛盾。

    他既期待谭春林能够在今晚直接将莫北杀死,又不想让莫北这么就死了,这么死太便宜了。

    因为莫北,向家颜面全无。

    因为莫北,向青成为了残废。

    因为莫北,向家可能走到更麻烦的地步。

    这些都是恨!

    何建安死了,激起了谭春林的杀心,要是谭春林也死了,势必会引起他们师父的愤怒。

    莫北算什么?

    他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大学生,有什么资格和向家横,什么狗屁北少,那都是别人叫出来的。

    爬得越高摔得越痛,向华好想好想莫北爬得更好,再从高处摔倒地面,摔得粉身碎骨,只有那样才能满足他内心之中的报复感。

    “华少。”

    看了一眼走来的心腹,向华嗯了一声,“说。”

    “抓葛峰的人失去了联系。”

    “嗯?”闻言,向华双眉。

    莫北身边所认识的人就那么多,能够对他起到威胁作用的更只有那么几个,苏小卿不能动,安贝贝更不能动。

    剩下的就只有两个人,葛峰和谢宇擎。

    葛峰是本地人,家里有几个钱,却还达不到不能动的层面。

    至于谢宇擎,根本就是一个来自外乡的乡下小子,胆小如鼠的弱鸡。

    三人是同学兼室友,莫北多次因为他们而和别人起冲突,倘若今晚谭春林无法有效的杀死莫北,控制了葛峰两人,就会对莫北形成威慑。

    最起码,能够让他分心。

    向家培养的保镖都是专业,五人出动抓两个大学生,难度系数为零,可偏偏这五人都失去了联系,不得不让人思考。

    如果去抓人的五人都死了,又是谁下的手?

    “让人去查。”

    “是,华少。”

    心腹恭敬回应,又道,“谭春林已经死了。”

    谭春林死了!

    显然,当向华听闻这个消息,眼中闪烁了精光。

    好一个莫北,真是小看你了!

    不过谭春林死得好,他一死,更厉害的人就会来。

    从有利用何建安师兄弟那个打算开始,向华早就套出了何建安的话,师兄弟三人,那个小师弟才是真正厉害的人。

    莫北再强,有杀死谭春林的实力,但一定没有杀死他们小师弟的本事。

    不知为何,谭春林死亡的消息非但没有让他感到恐惧,反而让他感到更兴奋。

    “立即执行b计划。”向华眯眼冷笑。

    莫北,你会为你的愚蠢付出沉重的代价,我保证。

    心腹点头,转身离去。

    车上还有另一人,插了一句,“华少,连谭春林都死了,那些保镖恐怕……”

    “死了就死了,是人都会死。”老爸说得对,他还不够狠,要学会更狠。

    对那些保镖的死活,向华丝毫不关心,冷哼道,“苏小卿不敢动,安贝贝也不敢动,但另一个女孩,我不信他能眼睁睁的看着。”

    怎么说向华也是过来人,比莫北要大上近十岁,他太了解莫北这类人了,依仗着自己那几分实力,和不少女孩产生瓜葛。

    在那所谓的抱不平心里作祟之下就会冲动。

    苏小卿和安贝贝都不能动,那么舒悦可以。

    “要是何建安的小师弟无法在第一时间收到消息怎么办?”这人又问。

    向华泛起了得逞的笑容,“他会知道的。”

    ……

    街道之上,十几个抱着必死之心的保镖全部倒在地下,没人身上完好,不是断手就是断脚,但没有伤及性命。

    最初莫北真有杀人之心,可后来却改变了主意。

    对敌人的仁慈,是对自己的残忍,不过也有特殊的时候。

    这十几个保镖不顾一切的猎杀自己,还是在他干掉了谭春林之后,在明知道会死的前提下依然选择了这么做,为什么?

    莫北能够想明白,他们是在求死,用自己的命来换取在乎之人的平安。

    但凡是向家这类有钱有背景的家族,要培养打手,绝不会向对何建安以及甘老那样。

    对这些保镖,必定会在丰厚报酬之外加以控制。

    说简单点,这些保镖是被变相要挟的工具,很是可悲。

    “为什么不杀我们?”

    见莫北走开,一人忍不住问。

    停下脚步,莫北仰头道,“离开向家,别走这条路。”

    “这……”

    直到莫北的身影消失在街头,一群保镖才支撑起身躯,凝望着那个方向。

    “我们怎么办?”

    “也许他说得对,我们不该走这条路。”

    哪怕是送死,他们也别无选择,就是为了家人,亲人,在乎的人。

    金钱重要,情感更重要。

    “可是向家……”

    “莫非你们认为向家真的安了什么好心,呵呵,在向家眼里,我们仅仅是可悲的工具,为他们做见不得光的事,生死,他们会在乎吗?”

    顿时,所有人都沉默了。

    辗转到了另一处,莫北见一辆车闪了两下远光,带着疑惑走近。

    “上车。”

    虽然不是很清晰,莫北看清楚了,是郑云松。

    这家伙居然也来了,倒是让他感到意外,当然莫北也没有矫情,直接就坐上了车。

    “我以为你会连那些保镖一起处理掉。”郑云松平静的道。

    莫北没有回答。

    看了他一眼,郑云松叹息一声,“你不该杀谭春林的,这是向华的陷阱,据我调查,何建安和谭春林还有一位小师弟,很厉害。”

    莫北依然没有回答,摸出了烟,已经完全被雨水浸湿,无奈拿过了郑云松车上的烟,点上了一支。

    “你不该来。”

    “放心,我自有分寸,你两个同学也被盯上了。”

    这话让莫北稍稍僵直,不过郑云松又说道,“他们没事。”

    根据回报,向家出动的五个保镖都死了,动手的并非是他派去的人,而是那个看似弱鸡的四眼,谢宇擎。

    但不管莫北是否知情,郑云松都没打算多说什么,不想节外生枝。

    “多谢。”

    莫北心里跟明镜似的,能够猜出郑云松出现并帮他的意图,他却没有点破。

    有的话不用说得那么明白,但不论怎么说,郑家有这样一个举动,他都很感谢,真心的感谢。

    人活一世,解刨得最露骨一点,本就是一种交易与利用,哪怕是感情也是如此,只是看如何将这份交易与利用权衡到彼此满意的地步。

    “小心点,我现在只能在暗处。”

    杵灭了烟头,莫北打开车门,下车前笑道,“改天喝酒。”

    “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