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 威胁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皮球踢了回来,让尚月明结舌。

    莫北掏出一支烟叼在嘴上,戏虐的瞥了尚月明那玩意儿一眼,“好好聊聊。”

    尚月明畏畏缩缩的裹好浴巾,走出浴室看到昏过去的莹莹,猛吞了一下口水,战战克克的坐到了床边。

    他就不明白了,这小子是怎么进来的,而且脑海里没有任何印象,最近也没有在哪里得罪什么人啊。

    “小兄弟,尚某如果有什么得罪之处,还请多多包涵。”

    再怎么说也是四十多岁的老油条了,尚月明很有分寸,完全在弱势之下还嘚瑟,那是蠢。

    莫北将烟点燃,深吸了一口,摇头道,“你并没有得罪我。”

    没有得罪?

    没有得罪你还来搞我。

    当然,心中纵然不快,尚月明也只能忍气吞声。

    “我叫莫北。”

    莫北……莫北!

    听到这两个字第一反应,尚月明还有点懵。

    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身为向中堂身边的红人,自然听说过莫北的名字。

    这小子就是骗走了向家东成集团百分之十五股份的人,东成集团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代表着什么,他比其他人更清楚。

    原来不是自己得罪了人,这小子今晚找来,是冲着向家而来的。

    “看来你听说过我。”

    尚月明皱眉了,“我不太明白。”

    盯着尚月明看了一会儿,莫北莞尔一笑,“尚月明,天京人,二十八岁开始就跟在向中堂身边,如今四十三岁,有一子一女……”

    从开始听到结束,尚月明额头上的冷汗已经凝结成了豆大的汗珠。

    汗水悄然的划过了脸颊,一直滑落,悬吊在下巴,强烈的紧张感袭遍全身,喉咙一下又一下的涌动。

    莫北所说的不仅是他的信息,还有很多见不得光的事,尤其是说到后面,莫北每一句话都让他内心颤抖。

    起初以为莫北是为了钱而来,身为向家产业的高管之一,要是闹出一些负面影响,绝对是一个灾难。

    然而,如果莫北现在所说的事捅出去,那就不是声誉以及家庭矛盾那么简单了。

    等待他的将是牢狱之灾,甚至可能死。

    在向家这么多年,他从一个草根摇身一变成为商界名流,在光线的背后也很清楚一个事实,那就是向家这类家族的性质。

    一旦从他这里发生一点对向家不利的事,毫无悬念,首先要他命的不是别人,会是向中堂。

    莫北弄走了东成集团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今晚还找到了自己,以尚月明的阅历岂会想不到什么,这小子肯定是想着对付向家。

    向家啊,那可是屹立在江城多年的家族,会被一个毛头小子搞垮?

    不是尚月明看不起年轻人,在他看来,这根本没有可能性。

    “你想好对策了吗?”

    被莫北一语洞穿想法,尚月明身躯僵直。

    过了很久,尚月明才直视着莫北,“不管你想干什么,在我身上都走不通,年轻人,你步子跨得太大了。”

    “所以,我能理解你这是对我的劝解吗?”莫北两根手指捏着烟头,轻轻松开,烟头坠落在地上。

    尚月明凝神,“这里有监控,动了我,你也跑不了。”

    向家所掌握的金钱,能量,人脉等等,那绝不是谁想撬动就撬动的。

    “我都还没说,你就急着拒绝,是不是有点太草率了。”

    眼见莫北走近,尚月明心里紧张。

    可毕竟这个岁数,什么风浪没有见过,努力保持着镇定,“年轻人,听一句劝没有错。”

    莫北一把捏住了尚月明的嘴,缓缓靠近,伏在耳边小声道,“我想尚先生弄错了,我对金钱名利不感兴趣,别以你的认知来诠释一切。”

    “你……你……”

    淡笑了一声,莫北从身上掏出了一个没有针管的注射器,将里边的液体注射进了尚月明的嘴里,直到完全咽下才松开手。

    尚月明使劲的抠着喉咙,试图将刚吞下的液体呕吐出来,可连续干呕,根本无法吐出来。

    “你给我吃了什么?”

    莫北耸耸肩,“也许是毒药,也许就是普通的维生素。”

    这凌磨两可的话让尚月明更加胆颤,莫北都已经弄出了这玩意儿,真的可能是普通的维生素?

    “你到底想怎么样?你斗不过向家的,找我也没用,小兄弟,你放过我吧,我只是一个打工的,算我求你。”尚月明着急道。

    莫北不动声色,双眼迷离,“你觉得有的事从你身上捅出去,你会活多久?”

    闻言,尚月明哑火了。

    “你说得对,你只是一个打工的,对向家你了解多少,对我你又了解多少,有的事不是你能左右的,做一个聪明人不好吗?”

    尚月明再次猛吞了两下口水,即使莫北还没说要他做什么的事,但绝对不是一般的事。

    如今就是过独木桥,两边都是悬崖,稍有不慎就会坠落下去。

    拒绝了莫北,他会死,他的家人,他的一切都会被摧毁。

    答应了莫北,向中堂也会要他的命,他的一切同样会被摧毁。

    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

    活了四十三年,从没有此刻这样强烈的紧迫感,偏偏给他制造紧迫感的还是一个不到二十岁的毛头小子。

    “我只有十九岁,你想过向家为什么会拿出东成集团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吗?”

    “我只有十九岁,那你又想过为什么敢对向家下手吗?”

    “我只有十九岁,你对我的一切真的了解吗?”

    说完,莫北瞟了地上那女人一眼,笑道,“希望你有一个愉快的夜晚,再见。”

    看着莫北走向门边,尚月明紧绷的神经没有松弛。

    一个年仅十九岁的年轻人,为什么敢这么做,这里边隐含了太多太多的信息。

    “哦对了,你的时间只有不到十二个小时,还有,你现在就可以给向中堂打电话,告诉他我找过你,告诉他我要动他向家。”

    擦了一把冷汗,在莫北握住门把手的时候,尚月明开口了,“我不想死。”

    “谁都不想死,活着与死亡,其实有时候是可以选择的,你说呢,尚先生。”莫北回头,淡笑不改。

    尚月明心中极度挣扎,连续的深呼吸,认真的看向莫北,“保住我的命,我答应你。”

    “成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