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 好消息,坏消息
    ,精彩无弹窗免费!

    威胁,那也是达到目的的一种方式。

    尚月明是个老油条,他会思考问题,在危险来临之际,首先是想到的自保,这是人的本能。

    莫北还相信,他不会去找向中堂,向中堂那类人见多了,猜忌心很强。

    如果尚月明就这么找上去将今晚的事说了,向中堂最直接的想法是他和莫北接触过,是不是背地里达成了什么协议。

    宁可错杀,也不放过。

    尚月明找向中堂,等于就是在找死,这样的低级错误,他不会犯的。

    和尚月明达成了协议,这只是莫北其中一步,向华会玩,他也会玩,就看谁会笑到最后。

    电话的震动吸引了莫北的注意,看着来电时,他充满着疑惑。

    是舒悦,自从彼此留了电话号码后还真没联系过,这大晚上的她打电话来做什么。

    “怎么了,舒悦。”莫北笑着接通电话。

    电话里传来的并不是舒悦的声音,而是一个男人的笑声,“你这生活真是让人羡慕啊,身边好几个小美女。”

    “直说。”莫北语气淡漠。

    “啧啧啧,真是爽快人,明天中午,我给你一个地址,期待你的到来,哦对了,这小美女很诱人,时间晚了,我害怕会忍不住……呵呵呵。”

    电话挂断了,拿着传出忙音的电话,莫北双眉紧锁。

    今晚向华利用谭春林,成功的挖了一个坑。

    还对葛峰和谢宇擎下手,都被郑云松解决了,最少莫北认为是郑云松的帮助,葛峰两人才化险为夷。

    可向华不仅对葛峰两人下手了,还有舒悦。

    这该死的杂种!

    舒悦被抓,让莫北立即就想到了苏小卿和安贝贝,第一时间拨通了两女的电话。

    知道两女都不在学校,一个在家里,一个在孙家,才放了心。

    想来孙家已经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不参与将苏小卿保护起来也算是一种帮助。

    当然,经过在林语山庄那晚,安志勋也是聪明人,这些天没来找麻烦。

    应该也不想搅和进这件事,至于以后会不会找麻烦,那是以后的事。

    明天中午吗?

    很好,向华,那咱们明天见。

    ……

    老婆不在,好不容易找到了机会和情人渡过一个美妙的夜晚,现在美妙没有了,却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整个房间烟雾缭绕,烟灰缸里堆满了烟头。

    莹莹揉着后颈醒来,看着安静的抽烟的尚月明,忍不住道,“明哥,你这是……对了,刚才有人。”

    “没事,我的一个朋友。”

    “哦。”

    “我还有事,先走了。”

    尚月明刚起身就被莹莹抱住,“死鬼,人家想……”

    “老子没心情。”用力推开了莹莹,尚月明穿上衣服就出门。

    回到车里,尚月明又抽了两支烟,拨通了一个电话,“朋友,帮我一个忙,处理掉一个女人。”

    和自己的生命,以及以后比起来女人算个屁,该心狠的必须心狠。

    ……

    东方的深夜,西方的白天。

    秘鲁某深林,只见一个身影快速冲刺,急停到了一棵水桶大小的大树前,抡拳一击。

    轰隆的一声闷响,拳劲冲击,大树后面炸开了一个洞。

    这人手腕一抖,灌注的罡炁轰然炸开,以砸出来的洞为中心,将树干彻底撑破,声音嘎吱彻响,大树缓缓的倒下。

    “小飞。”

    “师父,您来了。”

    严飞这段时间心情大好,在师父精心指导下,加上自己的刻苦,成功站上了空元境后期。

    空元境虽然只是修武等级中第一个大等级,但年仅二十二岁就能突破这个层次,以后的成就想着就让人兴奋。

    严飞是三个师兄弟中年级最小,修武天赋最强的人。

    十三岁跟着师傅,二十二岁就距离空灵境只差一步,已经算得上是修武天才级别的人物。

    按照师傅的估计,四十岁之前说不定就能踏上神合境,成为宗师。

    异人世界是一个独特的圈子,宗师代表的可不仅是实力,还能代表一方势力,一种荣耀。

    老者有着六十岁左右的年纪,戴着一顶圆顶太阳帽,负手而立,脸色并不是很好看。

    “师父,您怎么了?”严飞擦了一把汗。

    老者闭眼,长呼了一口气,“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这……”

    严飞感到费解,以他对师父的了解,很少会卖关子,而且今天这脸色不对头,只怕坏消息的程度一定会超过好消息。

    寻思之下,严飞抱拳,“师父,您老人家就说吧。”

    “为师已经寻到了突破的契机,我有种感觉,这次闭关后会也许就能站上宗师之境。”老者缓缓道。

    闻言,严飞大喜。

    如果师父能够站上宗师之位,到时候就能回国了,找昔日的仇人报仇,用不着躲到这深山老林。

    况且一位宗师,到时候能够吸引很多人来,要什么有什么什么。

    “恭喜师父。”

    老者摆了摆手,“没有突破之前,一切都不好说,我现在要告诉你的是一个坏消息。”

    瞄着师父的脸,严飞双眼紧皱。

    他的感觉越发强烈,这个坏消息很糟糕。

    “你两位师兄都死了,在华夏被人杀死了。”说话间,老者眯眼,眼中迸射出了寒光。

    严飞呆住了,紧接着就是涌动了强烈的杀意。

    小时候没有少被两位师兄照顾,那份情忘不了。

    这辈子最感谢的人是师父,除此之外就是两位师兄弟,他现在听到了什么?

    两位师兄都死了,被人杀死了。

    愤怒快速的蔓延,浓烈的杀意填满了心房,无边的杀气将整个身躯笼罩。

    严飞屏住呼吸,低沉的问,“在哪儿,是谁?”

    “华夏,江城,你大师兄在江城向家,你二师兄这次回国也是找你大师兄的,没想到……”老者感到惋惜。

    昔日不敌仇家,逃出了华夏,一晃就是二十多年。

    他无时无刻不再想着突破神合境,成就宗师,到时候杀回去,手刃仇人。

    三个徒弟,如今两个都死了,严飞心中有恨,他更有。

    只是突破契机难求,在这个关键时刻他无法回去。

    严飞是三个徒弟中天赋和实力最高的,单单是死练,永远无法成为一个强者,强者,需要基石,需要对手。

    “师父不强求你,你自己做决定。”

    严飞拉住师父,冷言道,“我马上回国。”

    杀了两位师兄,不论是谁,他都要将其杀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