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1章 如约而至
    ..最强特工学生

    “妈……”

    “向中堂,你不想在吴家面前抬不起头,可你连向家都保不住,还有什么面子可言,可笑之极。”吴小琴丝毫不给面子。

    “你!”向中堂气得说不出话来,纵然心中不爽,这却是事实。

    吴小琴直视着向中堂,“我儿子被打成了残废,我是你的妻子,你就因为害怕在爸面前抬不起头不想我插手,向中堂,你真的很失败。”

    “大嫂……”

    吴小琴制止了向中林,“人的一辈子不可能没有风雨,向家怎么样我可以不管,但小青的仇,我这做母亲的不能不管。”

    说完,吴小琴走了。

    向华叫了几声没叫住,心里却狂喜。

    老妈给了他们时间,非但没能处理好,还将向家拉入了深渊边缘,的确是他们的问题。

    老爸为了顾全在外公面前的颜面,而他也是如此。

    不过老妈没说错,老爸老妈是夫妻,他们是一家人,所谓的根本不重要。

    老妈说出了这话,意味着吴家已经来人了,即使向家遭遇的危难需要老爸和二叔来处理,但莫北,他过不了今晚。

    按照时间推算,何建安师兄弟死亡的消息已经传递到了他们师父那边,他们那位小师弟真的在乎情义,应该已经到了华夏。

    一个谭春林杀不死莫北,还有吴家的高手,就算吴家的高手也杀不死,向华不相信莫北不受伤,他还有另外的安排。

    “爸,妈没说错,你觉得外公会看着我们向家倒下吗?”

    ……

    江城大学,莫北拿着手机,翻看着胡洋发来的信息,心中暗笑。

    昨晚找了尚月明,在威逼利诱之下对方做出了明智的选择,让他没想到的是还有另外的人对向家动手。

    至于是秦五爷还是其他人,都不在莫北关心的范围,他要的效果已经达到了。

    昨晚有人抓了舒悦,约定今晚前去,又是一个陷阱啊。

    不过莫北还真想看看向华在向家遭受多方面阻击的情况下,今晚会玩出什么花样来。

    谭春林那位师弟也会来吧,甚至是吴家,莫北非但没有觉得棘手,反倒兴趣更大。

    晚上十点。

    莫北如约而至,从外边看,这里是一个正在搬迁的饲料厂。

    还没进去,莫北就感觉到了里里外外藏着很多人,除了那些普通的保镖,还有几股很强的气息。

    “有点意思,希望不会让我失望。”莫北移动了步子,走进了饲料厂。

    饲料厂外边一辆车里,蔡琳拿着微型红外线望远镜,看着莫北走进去,眉宇堆积起来。

    要不是处长交代过不用过问莫北所做的任何事,她真想好好骂骂他。

    一个特工最重要的是隐藏,莫北这样和向家杠上,真的好吗?

    滴滴滴!

    通讯器发出了响声,蔡琳接通,嗯了一声,惊诧道,“什么!好,我知道了。”

    杀手!

    看来向家今晚是做了充分的准备,要将莫北置于死地。

    当然她依然没打算插手,多看少动,除非万不得已的时候才会出手。

    其实至今为止,蔡琳也不了解漠北的真实战斗力到底在什么层次。

    “我真想知道,你到底想干什么啊。”

    另一个方向,还有一人,就是昨晚在楼顶看完莫北和谭春林交手整个过程的百姓青年,嘴角泛起了浓浓的笑意。

    “莫小子,吴家也来人了,你能抗住吗?”

    华夏八大家族,吴家扎根东南,即使江城不在吴家势力范围,吴小琴老爹也算不上吴家正统,可一个‘吴’字,那就是分量。

    同为修武之人,白姓青年能猜出来莫北一步步和向家死磕的意图,不过任何事得量力而为,超过了承受范围,就会弄巧成拙。

    可是,莫北看似年轻,怎么看也不想一个只知道意气用事的莽夫,白姓青年太想知道莫北心里的底气到底从何而来。

    向华利用谭春林的死引来了更厉害的一个小子,从他的观察,对方在空元境后期,以莫北现在的战斗力是否能够搞得过还真不好说。

    就算谭春林那位小师弟落败,今晚还有吴家,甚至还有杀手,在他看来,莫北并没有多大优势可言。

    偏偏莫北来了,还是一个人来的,这让他兴趣更加浓烈。

    “五哥,你会不会看走眼呢。”白姓青年双眼迷离。

    ……

    饲料厂左侧一个转角处,谢宇擎下车,旁边的葛峰一把拉着他,“老四……”

    “你呆在这里,别跟着。”

    昨晚亲眼见识过老四的本事,花了整完的时间才从惊恐中调整过来,白天的时候莫北告知让他们找地方藏起来,提防向华又下手。

    想来想去,与其找地方躲,还不如跟来看看。

    “你小心,我在外边接应。”葛峰知道自己的斤两,进去什么忙也帮不上,说不定还会成为累赘。

    老四嗯了一声,刚转身葛峰又叫住他,“老四……”

    “我们是兄弟,不是吗?”老四没有停步,消失在黑暗中。

    葛峰吐了一口浊气,揉着脸颊,苦笑连连。

    同寝室四个兄弟,老三那骚包至今没来,而莫北和老四这学期都变了,变得陌生而神秘。

    当然,他们的确是兄弟,也不想管那么多。

    “你们俩家伙,哎。”

    ……

    饲料厂内部很多设施都已经搬走,硕大的厂房无比空旷,嘎吱一声,莫北推开了门。

    “我来了。”声音在空旷的厂房里回荡。

    这里没人,起码在视线里没有出现人。

    就在回应落下,忽然响了鼓掌声,顺着声音的来源处,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笑盈盈的走出了出来。

    不过,依旧没见舒悦的身影。

    “你就是莫北,北少?”年轻人拉过一张凳子坐下。

    莫北左右一看,叼上一支烟,“你这是废话。”

    “听说你很牛笔,在学校冒出头,在外边还打断了向家少爷的腿,只是……”说着,年轻人换了一个姿势,身躯微微前倾。

    脸颊之上那淡然的笑容不在,年轻人脸色变得冷峻,“我很想弄明白,你究竟有多牛笔。”

    闻言,莫北笑了。

    将烟拿到鼻子边上嗅了嗅,摇头道,“你弄错了,我一点不觉得自己有多牛笔,相反,你才牛笔,牛笔到对一个女生下手。”

    “那又如何?”年轻人目光犀利。

    莫北点上烟,“很简单,我来就是带她走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