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3章 是你们逼的
    “就凭你!”

    被锁定那人含恨大吼,一记长拳,毫不保留的轰向了莫北。

    他们兄弟七人拜过把子,有钱大家赚,有好处一起分享,有敌人一起应对。

    这次接下了向家的活儿,就对付一个大学生蛋子,那是多么轻松的事。

    按照向华给出的信息,这小子有身手,在他们看来也顶多是学过一些拳脚功夫罢了。

    然而,现实却是一把尖刀,狠狠的戳在了他们心房。

    交手不过几分钟,一个兄弟被扭断一只手,另一个兄弟直接被杀。

    如果说刚才还抱着一起出手玩弄一下莫北,那么现在已经演变成了仇恨,不杀死莫北,无法平定心中的愤怒。

    “宰了你这杂种。”

    另外三人分别从两侧和后背快速的逼近。

    重拳临近,莫北突然急停下来,目光扫向了脸色大变的年轻人,嘴角勾勒起一丝玩味的笑意。

    你们不是要玩游戏吗?

    这个游戏更好玩!

    弓身发力,莫北一拳砸向了正面扑近的那人。

    两拳交织的瞬间,并没有发出碰撞的闷响,只见一只手快速的裂开。

    从拳头到手肘,然后到了胳膊,血肉横飞。

    当然,这只手绝不是莫北的。

    “啊……我槽你麻痹!”

    失去手臂的青年捂住伤口猛退,强烈的剧痛让他脸上不断的抽动,冷汗快速凝结。

    一拳硬轰掉一只手臂,炸开血肉骨头,这不仅仅需要力量,还要速度配合。

    暗处的白姓青年莞尔一笑,“不错,够狠。”

    严飞眼中精光闪耀,他能看出来,这一拳看起来是力量的碰撞,实则在速度和力量的配合上需要很高的水准。

    血肉和骨头不同。

    骨头质体硬,在强力之下就会碎掉,可血肉有肌肉拉动,想要轰碎并没有那么容易。

    难怪有实力杀死二师兄,这混蛋实力不弱。

    不过在严飞眼里,莫北也只停留在不弱这个层次,而他是站上空元境后期,向空灵境迈进的小高手,不能同日而语。

    另一处,向华眉宇堆积,看向身边的中年人,“成叔……”

    成叔伸手打住,只说了一个字,“看。”

    “好。”

    向华再次瞄向莫北的时候,眼中寒意浓烈。

    莫北,你能杀死甘老和谭春林,的确够强,可今晚依然是必死之局。

    不论是严飞还是成叔,都是更强之人。

    即使向华不是修武之人,对异人世界等级还是多少有所了解的。

    严飞在什么层次他不敢预估,但外公身边这位成叔,完全有本事将莫北杀死。

    他要一步步的让莫北走向绝望,再杀死他,只有这样才能解恨。

    “死!”

    从后背扑近的人一爪锁向了莫北的后颈,三个兄弟,一人被杀,两人重创,给他带来了莫大的刺激。

    实力的差距,不是用人数能够弥补的,永远不是。

    莫北侧身躲开左侧的重拳,一个神龙摆尾,将右侧的人踢飞,手上急速变化,凝结成指。

    天鹰八指!

    这可是处长那老家伙的绝技之一。

    碰!

    一指顶在了身后那人的掌心,莫北探手反锁住他的喉咙,冷漠的道,“也许我会死,能杀我的绝不是你。”

    五指用力,咔擦一声,直接捏碎了对方的喉咙。

    看似复杂的交手,其实时间很短,六人出手,两人被杀,四人受伤。

    还在舒悦身边的年轻人脸色阴沉到了极点,拔出了匕首,踏出诡异的步伐窜向了莫北,“杀我兄弟,你特么给我去死。”

    此刻的舒悦木讷的看着莫北,他杀人了,他怎么会杀人呢,怎么可以。

    恐惧快速的填满了内心,现在的莫北在她眼中变得好陌生。

    从认识开始,在舒悦心中莫北都只是一个性格要强的大男孩而已,不喜与人争锋,也不会惧怕别人的欺凌,但和杀人完全不沾边。

    他们是学生,仅仅是学生。

    为什么会这样

    舒悦抓紧了衣角,努力的告诉自己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

    可倒在地上的两具尸体,却又那么显眼,一下一下的刺激着她的神经。

    红潮悄然爬上了脸颊,药效终于涌了上来。

    舒悦朱唇轻启,那股莫名而涟漪的奇异感觉很快就袭遍了全身,呼吸开始变得急促。

    没吃过猪肉,绝对见过猪跑,舒悦再单纯也知道刚才被灌下的是什么药。

    “莫北……”

    意识渐渐模糊,舒悦双腿并拢,来回的摩挲,她努力的和刺激起来的**抗争。

    可越是抗争,那股羞人的**变得更强烈。

    “莫……莫北……救……救我……”

    呼喊是那么无力,鼻间发出了连续的呢喃之声,汗水凝结,渗透了衣服……

    该死的!

    莫北心中暗骂,药效这么快就上来了。

    那种药不是什么毒药,但用在一个女孩身上,远比毒药更加可怕。

    要消除药效的方式很简单,那就是发泄出来,发泄不出来,会被活活的烧死。

    “滚!”

    抡拳震飞了年轻人,莫北快速跃到了舒悦耳边,后者立马就缠住了他,用力往他怀里蹭。

    在药力的刺激下,舒悦已然分不清状况,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她好想好想……

    “该死!”

    莫北迅速掏出银针,在截脉手的配合下找准穴位下针,只能用排汗的方式将药泄出,否则舒悦真的会很危险。

    这是一个和自己上辈子有着相同际遇的女孩,万不可因为自己而出事。

    “上路吧。”

    被震退的年轻人,滚地扑近,手中的匕首翻转,猛刺向了莫北后背。

    另外两人趁机窜近,却将目标锁定在了舒悦身上。

    高速冲击的匕首和空气摩擦出了呼啸之声,年轻人泛起了得逞的狰狞之笑,这刀下去,莫北必死。

    可是,他想多了。

    匕首距离莫北后背只有两公分时停住了,定眼一看,年轻人大惊失色!

    在强力之下,五指变形,匕首脱落了手心。

    呼哧!

    落到莫北手中的匕首划过了一个弧线,锋利的刀刃果断的切断了年轻人的喉咙。

    “咔咔……”

    年轻人伸手捂住喉咙,双眼睁大,想要说什么,喉咙处却涌流了大量的鲜血。

    余光扫到了扑近的两人,莫北暗叫不好,侧身有背挡住了舒悦,后背被划了一刀。

    “滚!”

    忍住疼痛,莫北反手一刀斩断了一人的手臂,顺势锁住另一人的肩膀,用力回拉,一刀捅进了对方的心脏。

    “我不想杀人,是你们逼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