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4章 名为破血
    ..最强特工学生

    这点伤对莫北来说可以忽略不计。

    当初执行任务更大的伤都受过,划了一刀,不过是一点皮外伤。

    杀了四人,重创三人,莫北面色冷峻的起身。

    剩下的三人冷汗直流,哪里还有最初那种游戏之心。

    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这个所谓的大学生的一切都超出了他们的预想。

    向华只说莫北是练家子,却没说过战斗力这么恐怖。

    最少,在他们这个层次来说已经很恐怖了。

    实际上他们算不上专业的杀手,更不是佣兵,只不过是凭借着手上功夫闯出了一些名堂而已,七人结拜,什么事都敢干。

    莫北走到最近那人面前,冷漠的道,“为了钱?你们有命拿吗?”

    不再说话,莫北一脚踩在对方的脖颈上,咔嚓一声,喉咙碎掉,嘴里冒出了鲜血。

    当扫向另外两人的时候,莫北恢复了那份平静,只是平静中带着讽刺,“向华是不是告诉你们我很轻易的就收拾掉了?”

    第二个人,断气。

    当莫北走到了最后一人面前,后者捂着断臂之处,紧咬着牙关,“动手吧,二十年后老子又是一条好汉。”

    “那就做你的好汉吧。”没有留手,莫北果断的击杀了最后一人。

    今晚,他杀人了!

    而这只是一个开始!

    今晚和昨晚不同,和那晚在林语山庄也不同!

    他是真的动了杀心,主动杀人。

    “有了上次,你还是不长记性,你要杀我,随时可以来,别牵连我身边的人,那样你会死的。”

    这句话声音不大不小,却足够在厂房里回荡。

    暗处的人都能听出来,莫北这是对向华说的。

    “其实我挺失望的,玩了这么久你才下定决心,呵呵,今晚我来了,不是要杀我吗,来啊。”

    轻笑之余,莫北语气多了几分嘲讽和锐利。

    向华紧握拳头,看了旁边的成叔一眼,后者如若老钟,并没有表态。

    “用几个炮灰就想杀我,向华,我不得不说,你很差劲,差劲到一个对手都算不上,不知道你弟弟的腿现在是不是康复了?”

    无疑来说,一声弟弟,对向华来说是一个刺激。

    紧握的拳头发出嘎吱的响声,用力踢开了门,满脸含恨。

    有成叔在,他毫无惧怕。

    只是他还没弄明白,在林语山庄那一晚以为有甘老在就可以成功的杀死莫北,最后弄得狼狈的逃离,甘老也死了。

    今晚,性质是一样的。

    “希望你可以嚣张到最后。”向华直勾勾的盯着莫北,如果可以,他恨不得亲手杀死这杂种。

    莫北摇头,“刚也说了,你要杀随时可以。”

    “你!”向华结舌。

    成叔没打算出来,谭春林那小师弟也没现身,难道真的要动用那批杀手了吗?

    不出来,那本少就让你出来。

    “莫北,你杀死甘老,杀了何先生和谭先生,我想说的是,今晚,你会死得更惨。”向华冷言咆哮。

    莫北淡笑不予理睬,走到舒悦身边,弯腰将其拦腰抱起来,不再说一句话,大步的走向门口。

    整个饲料厂藏着很多人,他能清晰的感觉到好几股厉害的气息,向华这孙子故意提及何建安和谭春林,无非就是想引他们那位小师弟现身。

    果然,没有多久莫北就感觉到了气息的变化,忍不住了吗?

    “留下他。”一声令下,门外冲进来超过三十个人。

    向华冷哼,“你给我向家带来的一切,今晚都要偿还。”

    闻声,莫北停下了脚步。

    讥笑了一声,继续迈动步子,他哪里不知道向华是骑虎难下,没人出来,只能发动保镖。

    至于这些保镖,他没有任何兴趣。

    “给我杀了他。”

    很快,一群保镖就绕到了莫北前方,拔出了片刀,虎视眈眈的盯着他。

    “告诉我,为什么那么做?”后方传来一个冰寒的声音。

    当严飞现身,向华心中暗笑。

    暗处的谢宇擎,白姓青年,以及蔡琳都将注意力转移到了严飞身上。

    能感觉出来,这人实力不弱。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就有争斗,哪来那么多为什么。”

    莫北也没想过解释什么,解释了就和初衷相背离,真有辩解的打算,昨晚就不会杀死谭春林了。

    “从小他们就护着我,不是亲人胜似亲人,他们不该死,你杀了他们,为什么要那么残忍。”

    严飞走了过来,最后的质问,杀气已经蔓延。

    莫北将舒悦放下,扫了挡住去路的一群保镖,“你们若是动她,我会一个个的宰了你们。”

    “是吗?”

    向华冷笑,冲那些保镖吼道,“将那女的给我抓起来。”

    在莫北皱眉这时,屋顶突然跃下一个人来,几个闪跃到了莫北身边,正是谢宇擎。

    只是当莫北看到他时,显得非常突兀,“老四……”

    “不问。”

    “好!”

    以前还真没发现,这家伙比自己还藏得深,看来江城大学的水不浅啊。

    当然了,现在不是说那些的时候。

    谁没有一点秘密呢,谢宇擎能来,证明将他当兄弟看。

    “舒悦交给我,你小心点。”

    说着,谢宇擎将舒悦背起来,转过身的刹那,眼中寒光毕露,“挡者……死!”

    是他,莫北身边那个胆小如鼠的小子。

    向华牙关紧咬,难怪昨晚去抓他们的人失去了联系,让人调查也石沉大海,原来这小子也不简单。

    “拦住他!”

    得令之下,一群保镖挥刀扑向了谢宇擎,“小子,来了就别想走。”

    同样,不管是蔡琳还是白姓青年,对于谢宇擎的出现都感到吃惊,莫北身边熟悉的人就那么几个,还真是嘀咕了这小子。

    “越来越来有意思了。”白姓青年淡笑。

    莫北并不担心,谢宇擎敢来就证明底子不弱,这些保镖拦不住。

    没有了舒悦,就没有了顾忌,今晚向华要怎么玩都陪他。

    “此刀我师父所赠,名为破血。”

    严飞拔出身上的古朴弯刀,二十三公分,出窍之时,一声轻鸣。

    破血,出窍必见血!

    莫北瞥了地上的一把匕首,脚尖一挑,落到了手心,“匕首一把,很普通。”

    “记住,我叫严飞,今晚,你会为他们陪葬。”

    瞬间发力,严飞如猎豹一般,锁定莫北就弹射而来。

    空元境后期吗?

    今日就战上一战!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