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7章 你不懂杀人
    ..最强特工学生

    落地之时,严飞还倒退了七八步才稳住身形,体内气血躁动,捂住胸口,一口鲜血夺口而出。

    第一次碰撞挨了一掌溢出血丝,这一次不是血丝,而是一口鲜血。

    蔡琳轻轻的呼气,紧绷的神经才松弛了下来。

    看向莫北的眼神非常怪异,心中苦笑,还是自己眼拙了,既然处长都能看好的人,又岂会落败呢。

    这家伙认识自己,不仅认识还非常熟悉,连自己身上哪里有伤疤的都一清二楚,甚至是三围……

    想到这里,蔡琳脸上不禁多了几分红晕。

    一个熟悉自己,知道九处,还知道‘诡眼天书’秘密的小子,自己对他却一片空白。

    越是接触,蔡琳发现自己更想弄清楚莫北身上的秘密,他到底是谁,到底是哪点值得处长重视。

    “害得老子也捏了一把汗,奶奶的。”白姓青年兴趣更加浓厚。

    成叔双眼迷离,原以为莫北根本抗不下这一刀,就算不被一刀毙命也会遭到重创,偏偏出现了这样的结果。

    在后方的谢宇擎严肃不在,咧嘴一笑。

    严飞用力的深呼吸,维持了两分钟才将体内的气血躁动给压制下去,在看向莫北的时候,目光竟然多了几分闪烁。

    这些年在师父的指导下他一直顺风顺水。

    除了死练,还会定期的出山历练,混迹佣兵团,混迹杀手组织,不断的接受任务,接受挑战。

    可是从来没有这样的挫败感,明明就比对方强,被逼得发动修罗三刀不说,还一脸落败了两次。

    无疑来说,这样的结果对他的心性发起了很大的挑战,也打破了以往的认知,他甚至开始怀疑自己的修行是不是太差劲了。

    这样都不死!

    向华眼中的得逞没有了,脸上再一次的爬上了怨恨。

    其实他最希望的是严飞一刀杀了莫北,而是希望莫北遭到重创,变成一条死狗,他再狠狠的羞辱,狠狠的发泄,那样才有满足感。

    可严飞居然这么不中用,两次出手,两次都落败了,没打伤莫北反倒自己受伤了。

    “你很不服?”莫北开口。

    严飞擦掉血渍,一挥‘破血’,“对,我不服。”

    “你自认为比我强,却两次落败,你心有不甘,你为了报仇而来又杀不死我,一切都和你的预计出现了偏差。”

    莫北的语气很淡,这话给人的感觉不像是一个十九岁的小青年,反倒像一个经过不少苍伤的人。

    “当一个修武之人内心开始出现偏离,你觉得能够走多远?”

    “你的修罗三刀攻击力的确很强,我也不过是取巧,算不得硬抗,但是……你不懂武学。”

    不懂武学!

    这四个字仿若雷击,毫不保留的劈在了严飞的心上。

    他十几岁跟着师傅修行,用了不到十年时间就站上了空元境后期,只差一步就能踏上空灵境,这样的天赋竟然被人说成了不懂武学。

    那什么才是真正的武学,难道以前的认知真的是错误的吗?

    这一瞬间,严飞思想开始抛锚,两次落败的挫败感加上莫北这说话的姿态,一下一下的攻击着内心防线。

    莫非,修武之人首先强调的不是力量和速度吗?

    师父曾经的教导重新涌上了心头,那一字一句错乱的萦绕,此刻的严飞就像一个走入了迷宫的人,到处都是路,却找不到出口。

    白姓青年眯眼一笑,好小子,次取巧躲开了严飞的强攻,找机会还击,又用语言来刺激对方,让其心性受扰。

    也许这就是那句古话吧,攻城为下,攻心为上。

    第一次和莫北见面,白姓青年对莫北并没有过多的关注,当做一次热闹。

    第二次就是昨晚,亲眼目睹了莫北和谭春林的交手。

    莫北明知道是向华挖的坑,却依然杀死了谭春林,而后又放走了向家那些围杀他的保镖。

    今天是第三次,如果说莫北干掉最初的七人算不了什么,那么,和严飞之间的对决彻底让他改观。

    修武之人看重的是自身实力,而自身实力需要什么来凝练?

    需要心!

    一颗武者之心。

    这颗心在整个修行过程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心若稳,只需努力,心若不稳,再努力也没用。

    莫北仅仅只有十九岁,为什么会拥有如此沉稳的心性呢,他真的很想弄明白。

    “五哥,还是你的眼睛更毒啊。”

    莫北一步步走向了严飞,后者浑身猛烈的颤抖,四目无神,伸手抓住了头发,陷入了挣扎之中。

    “你知道什么是强者吗?你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武学吗?”

    严飞怔住了,抬头看向莫北,不由自主的道,“我……不知道。”

    “你为杀我而来,可又想过你的师兄为什么而死吗?”

    这次严飞没有回答。

    “你这辈子见过多少杀伐,什么是武者之路,什么是血腥凶险,什么是痛苦,什么是绝望,什么是仇恨,什么是人生,你又真的懂吗?”

    在说话的时候,莫北目光显得恍惚,而这一份恍惚,让蔡琳,让白姓青年以及成叔都皱眉了。

    因为那种眼神不是一个十九岁小青年应该拥有的,眼睛是每个人心灵的窗口,没有亲身去体会某种环境,是绝对伪装不出来的。

    蔡琳想到了自己,想到了自己的武者之路。

    白姓青年也想到了自己,想到了他的武者之路。

    就连成叔,活了大半辈子,也因为莫北这一席话而开始思考。

    “为了杀我而来,你却带着那份高傲,为了报仇而来,你却有着打擂台一样的举动,严飞,我不得不说,你真的很蠢,你不懂杀人。”

    冷汗渗满了脸颊,严飞向后踉跄了两步,对,他是为了杀人而来,可是他都做了什么?

    莫北没有说错,他因为空元境后期,差一步就能踏入空灵境的实力,带着那份高傲,带着那份戏虐,发动了最强的攻击,还想着莫北如何接下。

    这是为了报仇吗?

    这不是!

    杀人而来,就应该杀人,他的那些任何想法都是多余的。

    “对敌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真的不懂。”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