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8章 莫名的笑意
    敌人就是敌人,其他无用。

    况且,严飞和昨晚放走的那些保镖有本质区别。

    那些保镖被迫而围杀他,抱着必死之心,想用自己的死换家人的平安,离开之后不会回来。

    而严飞,顶多是心理暂时受到了干扰,等他回过神来依然会选择下手击杀自己。

    要杀自己的人,那便是敌人!

    此刻,对莫北而言是一个绝佳的机会,杀不死严飞也要将其重创。

    “严飞,你特么醒醒,不要上当!”眼见莫北出手,向华冲着处在呆滞中的严飞狂吼。

    听到了向华的吼喊,严飞仿若一盆冰水泼在身上,瞬间恢复了清醒,涣散的目光重新变得有神。

    两次落败,那算什么?

    什么是武者之路,什么又是武者之心,他不需要别人来提醒。

    莫北刚才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为了对他进行干扰,找机会杀死自己。

    为了杀人而来,不能报仇反倒被杀死,这是一种讽刺。

    如何对得起师父这些年的栽培,如何对得起从小对自己照顾有佳的师兄。

    眼见莫北扑近,严飞抡手就是一拳。

    轰!

    两拳撞击,彼此都后退。

    “差点就着了你的道,你说得对,我是为了杀人而来,今日你必死!”

    话音一落,严飞提着刀就猛然窜过来。

    稳住身形的莫北眯眼一笑,恢复过来了吗?

    心性果然不错,不过这样才更有意思。

    滚地一左一右抓起两把匕首,弓身弹射,拼刀,那就试试看。

    两人分分合合,短兵相接,只听到了叮叮当当的脆响,溅起了零星的火光。

    猛烈的碰撞,莫北双手虎口都被震得生疼,比之谭春林,这个严飞战斗力的确要猛烈得多。

    碰!

    一把匕首应声而断。

    严飞杀气蓬勃,箭步一刀劈砍,“死!”

    铛!

    莫北反应也不慢,用断掉刀柄挡了一下,另一把刀贴着刀身呼啦一声切向了严飞的手。

    “做梦!”严飞目光一凝。

    刀身翻转,严飞将匕首弹开,转身一个旋转,连续劈出了十八。

    一刀连着一刀,一刀比一刀更快。

    莫北疯狂闪躲,轻轻呼气,心中暗道,看来什么时候得弄一件趁手的兵器才行,否则遇到像严飞这样的人就吃亏了。

    该死的向华,在关键时候搞事,等老子收拾了严飞慢慢收拾你。

    生死对敌,不是擂台比试,杀死敌人才是王道,任何可行的方法都是次要的。

    “哈哈哈,莫北,你以为你的小算盘会成功吗,笑话,你不是很得意吗,你不是嚣张吗,今晚你必死无疑。”

    向华狰狞的狂笑,似乎已经看到了莫北被打成重伤的模样。

    从严飞两次落败到沉沦在莫北那些刺激的言语中,一直处于弱势,幸好在最后一刻醒悟过来,发动了更猛烈的攻击。

    此刻的攻击没有之前的花俏,也没有那份强者的傲气,只为了杀人。

    向华双眼灼热,那样子就像动手的是他,而不是严飞。

    多亏了莫北的提醒,严飞才调整过来,明白今晚是为了报仇,为了杀死他。

    杀人就是杀人,不需要有其他顾忌。

    虽然向华不是修武之人,却能看出来严飞的刀法有多猛,完全将莫北压着打。

    这叫什么?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一切阴谋诡计都如同虚设。

    对战的变化让成叔,蔡琳以及白姓青年也再一次发生了变化。

    “只差一点就成功了,莫小子,情况不客观啊。”白姓青年自言轻叹。

    平心而论,莫北在严飞两次猛攻之下躲开,还找到了反击的机会,再配合那些刺激性的话语,的确容易干扰心境,严飞也真的收到了干扰。

    不过严飞能够在极短的时间调整过来,发动了更为猛烈的袭杀,现在彼此就是最真实战斗力的碰撞。

    从目前所见,莫北的优势已经不在,逐步转为弱势。

    按照这种状态发展下去,落败的可能性增大了很多。

    蔡琳的心也再度紧张,就严飞所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就算是她处于莫北的立场也很棘手。

    成叔展眉,“终于还是要结束了。”

    至于谢宇擎,在被一群保镖拦住的同时,松弛的眉宇再度堆积,他同样有着担忧,不过担忧中却有着一种莫名的期待感。

    相比于其他人,他和莫北接触的时间要更多。

    不论是以前的莫北还是有了变化之后,某些东西是改变不了。

    谢宇擎敢笃定,莫北绝非是一个打没有把握之仗的人。

    呼哧!

    刀刃划过,后背衣服被切开,皮肤被划破,鲜血渗了出来。

    莫北丢掉了两把被斩断的匕首,轻呼一口气。

    从战斗力持平到打伤严飞,再从优势到劣势,这样的过程正是他所希望的。

    对决之中任何可能性都存在,不能因为有优势就自满,也不能因为劣势就放弃。

    单单是前世的经验还不够,他需要将前世经验和现在的身体形成高契合度的配合,那才是修行的核心。

    毕竟,相对于前世,重生回来的身体强度,肌肉自我反应能力都差了很远。

    要想逐步的提升,战斗成了首选。

    杀死谭春林就是为了让这个严飞出现,向家是对‘势’的磨刀石,那么,严飞就是自我修行的磨刀石。

    “记住,下去告诉阎王,杀你的是我……严飞!”

    箭步而近,手起刀落。

    一刀鬼哭,二刀神嚎,两刀一气呵成。

    “糟了!”蔡琳浑身紧绷,已经准备纵身跃下。

    “又躲开了吗,很好,那你接我第三刀!”

    反身遁开,第一时间就蓄势,只见严飞平拉着‘破血’,整个身躯化为利箭,“修罗三刀,三刀仙灭!”

    白姓青年表情也凝重了,不过他没动,已经看到了一个身影跃下来,“莫北,躲开!”

    严飞这一刀发动太过突然,比之第一刀和第二刀,第三刀仙灭的攻击威力最少提高了三成。

    蔡琳跃下是跃下了,全力冲刺依旧晚了。

    遭遇严飞最强攻击的莫北,偏偏站着不动了。

    “槽,躲开啊,你特么傻啊。”白姓青年暗骂。

    好快,好强,好大的压迫感。

    修罗三刀,果真是杀伤力巨大的刀法。

    可是,站着不动的莫北嘴角却咧出了狡黠的笑意,让人感到莫名的笑意。

    ps:抱歉,人不舒服,起晚了,更晚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