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29章 不是我,而是你!
    ..最强特工学生

    嗡……轰!

    突然暴涨的罡炁,掀起了一声轻微的空爆,身躯就那么消失在了原地。

    当莫北再次出现的时候,到了严飞的侧面。

    探手化指,夹住了‘破血’刀刃,贴着严飞发动了一**打,而看似杂乱无章的暴打,却是一种特殊的技巧。

    现场只有一个人能看明白,那就是蔡琳。

    轰隆!

    再次倒飞的严飞猛烈的撞击在墙壁上,整面墙壁都被撞塌,掀起了阵阵烟尘。

    “这……”

    如果说严飞第三刀发动的太过突然,让人始料不及,那莫北的出手就更让人没想到。

    蔡琳木讷的看着那个熟悉而又陌生的身影。

    她认得出来,天鹰八指之一的拈花指,传闻有着和经过艺术加工的灵犀一指有得一拼。

    他怎么会!

    不论是柔水掌还是天鹰八指,那都是九处资历很高之人的绝技,今天她看到了两样。

    不,应该是三样。

    在莫北夹住严飞的刀后所施展出来的搏杀技巧,看似疯打,却有一个名字,截杀七式。

    前面两样是九处的前辈才会的武学,已经很少在外边走动的前辈,而截杀七式,那是九处最强教官结合军体拳,散手,擒拿专门为九处特工打造的近身搏杀技巧。

    看似简单的七式,真的要融会贯通难上之难。

    就蔡琳如今空灵境后期的实力,也仅仅是将前面五式熟练罢了,刚才莫北将七式施展出来,毫无破绽。

    他到底是什么人,在九处中扮演着什么角色。

    此时此刻的蔡琳彻底懵圈了,绞尽脑汁也无法搜寻出一个各方面和莫北相匹配的人来。

    “这不可能!”

    从强烈的担忧到狂喜,向华认为莫北死定了,可最后的结局大大出乎意料。

    莫北瞥了向华一眼,“那么请问华少,你认为什么才是可能的,我就一定会死,或者跟你想的那样被打成死狗,在地上痛苦的挣扎?”

    “你!”

    墙壁处传来动静,严飞身躯剧烈的起伏,样子狼狈不堪,脸上不断的抽动,双眼死死锁定在莫北身上。

    修罗三刀,以前很少有敌人让他发动,在‘破血’的配合下,一旦发动,没有对手能够活下来。

    然而今天,他不仅发动了修罗三刀,连攻击力最强的第三刀也施展出来,最终依然无法改变落败的结局。

    他不明白,明明占尽了优势,为什么还是会输。

    “你……这……这是什么功夫?”

    徒手夹住了自己猛攻的刀刃,他到底怎么做到的。

    莫北摇头,“没你的刀法霸气拉风,能败敌的功夫就成,你说呢。”

    任何武学都只是一种方式,学会了能受用就成。

    上一世莫北就看淡了,从不执着于武学是什么名字,有多么强悍的攻击。

    在对敌之中能够让自己取胜的武学就是好的,哪怕最简单的一拳,一个巴掌,能搞定对手就足够了。

    “你明明只有空元境中期,而我……”

    没等严飞说完,莫北就笑了,那是一种嘲讽的笑容,那意思是,你真的了解我吗?

    异人世界的修武等级只是一个基础的实力横定,代表不了真实的战斗力。

    高出一个等级怎么了,这世界上能越级杀敌的人多了去了。

    “你走,我不杀你,你留,那就死!”最后一个死字,直击了严飞的内心。

    留下又能如何,最强攻击也无法杀死莫北。

    可是这一走,什么时候能再回来,他天赋不低,这个莫北的天赋同样惊人,岁数还比自己小,绝不会原地踏步等着自己。

    难道两位师兄的仇就这样放弃了吗?

    此时的严飞再度陷入了挣扎。

    许久之后,严飞抬头,“你就不怕我再来杀你?”

    “你若有本事,随时来。”说完,莫北没再看严飞一眼。

    实际上如果抛开何建安和谭春林不说,单论严飞,倒是一个不错的人,最少不是向华那种阴险狡诈之人。

    或许这就是修武之人和普通人的区别吧。

    当然并不是说每一个修武之人都那么光明磊落的,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

    不过严飞绝不是其中之一,怎么说呢,应该是基于他对自己武学天赋的傲气,不屑于耍手段。

    “你记住,他日我归来之时,就是你的死期。”

    严飞按住胸口,将翻腾的气血压制,几个纵跃就消失不见。

    空元境后期为杀人而来,铩羽而归。

    这一瞬间,蔡琳,白衣青年,成叔,以至于谢宇擎都在思考,莫北的真实战斗力到底在什么层次。

    看到的未必是真的,觉察到的也很可能作假,修武境界也可以隐藏。

    看着脸色难看的向华,莫北眯眼,“抱歉,向家大少,又一次让你失算了。”

    向华冷哼,“你别得意,还没结束。”

    该死的严飞,还以为你有那个本事,没想到这么没用,连伤都伤不了莫北。

    “那你说,我什么时候得意过,为了激怒谭春林,你干掉了何建安,可惜谭春林实力不够,被我给宰了。”

    莫北淡笑,“谭春林一死,你应该更兴奋吧,利用了何建安和谭春林的死引来了这个严飞,你想着严飞能杀死我对吧,不,你应该是想着严飞能够重创于我。”

    “只有我重伤,你才能找到痛打落水狗的机会,你向家大少的逼格才能重新的竖立,那样满足心中的快感。”

    向华紧握着拳头,胸膛剧烈起伏,“是又怎么样,我说了,还没结束。”

    果然,很快外边就传来了动静。

    十三个黑衣人,五个东方人,八个西方人,十个男人,三个女人,个个都透发着强劲的杀气。

    事到如今,向华别无选择。

    他很清楚一个事实,今晚莫北不死,向家将无翻身的可能,所以莫北必须死。

    “杀手?”

    莫北双眼迷离。

    世界永远是光明和黑暗对立,在黑暗世界,佣兵,杀手,特工,保镖,每一种人都有着不同的习性。

    就杀手而言,目的更单一,接下订单,找到目标,杀死。

    杀手不同于喜欢战争的佣兵,更不同于隶属国家的特工,又不是被规则束缚死的保镖。

    他们是杀戮机器,只为任务,不管方式。

    “你知道吗向华,真正让向家毁灭的不是我,而是你。”莫北冷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