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5章 对不起,有用吗
    ..,

    丢掉了向华的尸体,莫北通红的双瞳消退了很多,但身上的气息依旧不稳定。

    “你怎么样?”此刻的情况依旧不乐观,谢宇擎双眉紧锁。

    莫北嘴角撕扯了几下,努力将躁动的气血压制,“我需要一个安静的地方,快!”

    九处开发的药剂有什么功效他很清楚,境界不够就服用了红色药剂带来的后果是非常可怕的。

    打碎了很大片区域的地面,只能暂时缓解那股狂暴之力的冲击。

    不尽早的找安静的地方运转无极功疏导,当狂暴之力再次涌上来,他害怕压制不住,到时候真有可能走火入魔。

    “跟我来。”

    “嗯!”

    在厂外的葛峰烟头丢了一地,每次听到枪声心中就不禁颤抖,看到莫北和谢宇擎出来,悬着的心也才落下去。

    “你们没事吧。”

    “峰子,你打车回去。”

    不等葛峰反驳,谢宇擎就一把将他拽了出来,坐上车就发动,车子原地一个旋转,加速的离开。

    看着远去的车子,谢宇擎大骂,“卧槽,你们搞什么飞机,老子去哪里打车。”

    二十分钟后,车子驶入了一个隐秘之地。

    莫北浑身冷汗,现在的状态比和人打一架还要难受。

    “走。”

    当莫北跟着谢宇擎进入了一个类似仓库的地方,在角落里还有一扇暗门,直到到了暗门里边,他着实被看到的一切惊讶了。

    今晚谢宇擎不出现,恐怕短时间还无法捕捉到他的特殊,如今看到的才让莫北清楚的认识到,谢宇擎隐藏得远比他想象的更深。

    但现在气血不稳,纵然有再多的疑问也不是去追寻的时候。

    “最里边的房间。”

    莫北点头,进入房间后立即盘膝而坐,收敛心神,运转无极功。

    原本他是打算在空元境后期,有了突破空灵境的感觉才服用红色药剂,可今晚吴家那孙子动了杀心,被迫才喝下了,也带来了狂暴。

    此刻的他毛孔张得很大,体内的罡炁混乱不堪,情况的确不容乐观。

    但是,现在的状况同样是一个机会,如果运气好,说不定能够提前冲破到空灵境。

    成败各自掺半!

    基于‘诡眼天书’而重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当初触动了它的力量,莫北发现自己带着一丝先天罡炁重生,修炼速度和质量都远超过前世。

    轻呼了一口气,莫北心中暗道,“成也好,败也罢,我都要试试。”

    今晚和成叔一战,依靠着红色药剂刺激起来的力量打伤对方,可终究是借用了外力,也给莫北敲响了警钟,底子不强就会处于弱势。

    倘若他已经是空灵境,哪里用得着这么冒险,不说能秒杀成叔,起码不至于今晚这样。

    实力,永远是奠定一切的根本。

    等莫北沉心修行,谢宇擎也松了一口气,他挨了成叔两下重的,伤势也不轻,得先想办法减轻伤势。

    至于这地方,已经带莫北来了,有些事就该聊聊了,等彼此恢复过来再聊。

    ……

    向华死了!

    向华带去的人,除了逃走的保镖,都死了,以至于从‘血煞’雇佣的十三个杀手,没人活下来。

    此刻的向家,一片死寂。

    向中堂看着儿子的尸体,仿佛苍老了好几岁。

    就因为一个莫北,一个在之前上不得台面的小子,向家被搞得支离破碎,连儿子也被杀了。

    憎恨,心痛,还有多种情绪顷刻间就爆发了。

    “大哥……”

    向中堂制止了向中林,大声的笑了,只是笑的时候眼中却含着泪水。

    向中林在身旁叹气,走到了现在的地步,远远超出了预计。

    “查清楚了吗?”许久之后,向中堂才开口。

    向中林点头,“小青和彤彤我已经安排走了,他们都动手了,郑家,冯家,孙家,还有顾家。”

    江城东八区五大家,其余四家都动手了,这是什么,这是想彻底将向家连根拔起。

    这就是商场,一个没有硝烟的战场,利益永远都放在第一位,昔日的交情根本不值钱。

    如果说郑家和孙家还能理解,郑云松一直以来就偏向于莫北,孙家因为苏小卿的原因估计也会动手,连冯世昌也动手了。

    向中堂拳头紧握,满脸含恨。

    好吧,冯世昌也可以理解,最让他愤怒的是顾成海。

    五家之中,向家和顾家的关系最好,没想到在关键时候顾家没有帮忙不说,反倒在背后狠狠的捅了一刀。

    “好,很好,好得很,你们不给我向家活路,老子也绝不会让你们好过。”向中堂狰狞的道。

    四家不谋而合对向家下手,向家要想翻身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即使岳父是吴家的人,但远水救不了近火,起不了太大的作用。

    当人被逼上绝路的时候什么事都敢做,大不了就是鱼死网破。

    “老二,你们走吧。”

    “大哥……”

    “小青下辈子就拜托你们了。”说完,向中堂转身就走。

    向中林叫了几声也没有叫住,同胞兄弟,他完全能够理解向中堂现在的心境,郑家等四家撕破了一切,向中堂也走入了极端。

    想到大嫂吴小琴,向中林急忙拨打了电话,“大嫂,出事了……”

    另一处。

    吴小琴拿着电话,整个人都懵了。

    爸叫来了史成,史成是什么人她非常了解,在吴家也许不是最强的修武之人,却也绝不是一些普通人能对付的。

    小儿子被打成了残废,大儿子在张罗这件事,今晚有史成一起,一定能将那姓莫的小杂种给弄死。

    但现在她听到了什么?

    大儿子死了,撕咬向家的不是别人,正是东八区其余四家。

    强烈的愤恨急速的填满了内心,吴小琴脸上剩下的只有悲痛和凶狠。

    可是她不明白,为什么连史成来了,向华还会死。

    “小琴。”史成捂住胸口进门,脸色一片苍白。

    看着吴小琴拿着电话,还有脸上那表情,成叔什么都明白了,“对不起。”

    “对不起?你答应过我什么?”吴小琴发疯似的扑向了史成,悲痛的泪水如洪水一般。

    史成没有动,任凭着吴小琴扭打,心中有愧,同时,对吴小琴当初嫁给向中堂这件事,心里一直是一个伤疤。

    “对不起。”

    吴小琴用力的推开史成,大声的嘶吼,“有用吗?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故意的,你是在报复我。”

    史成闭上双眼,“对不起。”

    一连说了三声对不起,除了这三个字,他找不到其他话来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