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6章 向家坠落
    哭喊扭打了很久,吴小琴才消停下来。

    “他们是我儿子,你明白吗?”吴小琴冷漠道。

    史成心中一梗,他选择了逃离,一则是因为不想死,就莫北那种狂暴状态,他继续留下来,被杀的几率有九成。

    另一个原因,他的确很不爽,那份不爽隐藏在心里近三十年了。

    因为吴小琴才到了吴家,但吴小琴最后却嫁给了一个充满着铜臭气息的向中堂,他不服,也不甘。

    “我知道,可我不是那姓莫的小子的对手。”史成道。

    吴小琴冷冷的盯着史成,“那你怎么不死。”

    一句话就冲起了史成的火气,咬牙道,“那不是我的儿子,凭什么要以命相搏,你说得对,我就是在报复,吴小琴,近三十年了,你可曾想过我的感受。”

    “你!”

    “我爱你,你却嫁给了向中堂,换做是你,你会怎么样?”史成咬牙。

    刚好这时,门口处传来了声音,两人回头看去,向中堂站在了门口。

    儿子被杀,一手建立的向家被几家联手撕咬,本来就让他愤怒到了极点,如今亲耳听到了这些话,浑身都僵住了。

    “中堂”

    深呼吸了几口,向中堂才走进门,闭上双眼,“小华不在了,而作为母亲的你在做什么?”

    “我没有。”

    向中堂没有看吴小琴,睁眼之后却看着史成,“我想起来了,史成,一晃三十年了,我们都老了。”

    史成双眼迷离,他有点吃不准向中堂是什么意思。

    “小华不能白死,他是我向中堂的儿子,而你们”突然之间,向中堂凶狠的拔出枪,将枪口对准了史成。

    一个修武之人哪怕受了重伤,反应也是很快的。

    在向中堂对准自己的刹那,史成就动手了,一拳轰了过来。

    碰碰!

    一声枪响,一声闷响,几乎在同一时间响起。

    向中堂被打飞出去,倒在地上口吐鲜血。

    而史成肺部也被子弹射穿,向中堂开枪很果断,又是在近距离,史成再敏锐也没躲过。

    从地上爬起来的向中堂,抓住手枪,摇摇晃晃的走近,又连续开了两枪,“我儿子死了,你也该死。”

    “向中堂!”史成咬牙,别说之前就受了重伤,就算没受伤,挨上三枪也不会好过。

    吴小琴呆滞的看着向中堂,她没想过向中堂会开枪。

    “对,我已经疯了,我现在是一条疯狗。”

    碰碰!

    一枪心脏,一枪眉心。

    射杀了史成,向中堂苍凉的大笑,一巴掌打在了吴小琴的脸上,咬牙狰狞道,“贱人。”

    这巴掌将呆滞中的吴小琴给打醒了,推攘着向中堂,“你发生了疯。”

    碰!

    又是一声枪响,吴小琴停止了推攘,低头看去,小腹渗出了鲜血,冷汗瞬间直冒,呼吸变得急促,向后踉跄了几步,捂住小腹栽倒。

    “为为什什么?”吴小琴做梦都没过向中堂会向她开枪。

    向中堂大笑,“我受够了,你是吴家小姐,从你嫁给我那天开始,我有一天抬起过头吗?我没有。”

    “你当初为什么嫁给我,真以为我不知道吗?”

    “你根本不爱我!”

    向中堂大声的嘶吼,握住枪的手猛烈的颤抖。

    “你爱的是这个杂种,你嫁给我不过是为了和你爸赌气,在你眼里,我永远都是一个孙子,我真的受够了。”

    强烈的剧痛让吴小琴满脸挣扎,眼中全是陌生。

    “我为为你为你生生了两个儿子,还还不不够吗?”

    此刻的向中堂已经疯了,彻底的走入了极端,哪里还会想那么多,举枪对着吴小琴。

    “我向家走到这一步,要不你的护短,怎么可能,都是你的罪恶,都是你,你给我死。”

    碰碰碰!

    一口气打光了子弹,等吴小琴断气,向中堂瘫软在地上,一会儿哭,一会儿笑。

    跟来的向中林走到门口,整个人都僵住了。

    看着地上两具尸体,看着身躯瑟瑟抖动的向中堂,看着那把握在手里的枪,他快步上前,“大哥,你怎么哎!”

    回过神来的向中堂苦笑,“总算解脱了,三十年了,你知道吗,是三十年。”

    “大哥别想了,我们一起走。”

    向中林一把拉住向中堂,表情着急,“我收到消息,莫北出手了东成集团的股份,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作为花红悬赏,要置我们于死地,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向中堂摇头,“不走了。”

    “大哥!”

    咔擦。

    向中堂拔出了另一把枪指着向中林,“走,离开江城,离开华夏。”

    “大哥”

    “走!”

    碰的一声,子弹打在了向中林的脚下,向中堂嘴角颤抖,“让小青活下去,答应我。”

    “我”

    “答应我!”向中堂大声嘶吼。

    事到如今,向家几乎算完了,东八区四大家族带有,还有太多野心勃勃的人一起下手,加上国家相关部门的调查,最多不超过三天,向家就会彻底瓦解。

    现在走,还有一线生机,东成集团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作为花红,将会引来无数的人,再不走就没机会了。

    “好,我答应你。”

    向中林咬牙,转身跑出门。

    等他一走,向中堂坐下来,举枪对着自己下颚。

    碰!

    枪声再响,向中堂栽倒在了地上,直到断气那一刻,双眼还睁着,死不瞑目。

    依然是那个会所。

    秦放听完了白姓青年的讲述,脸上的表情很精彩。

    一个莫北,现在又多了一个谢宇擎,两人合力将‘血煞’十三个杀手全部留在了江城,的确很牛笔。

    “这么说,你没有看下去,吴家那成叔应该是史成吧。”秦放眯眼道。

    白姓青年摇头,“吴家的人岂会是傻子。”

    “还是低估了那小子,将向家搞成了这幅样子,呵呵。”秦放淡笑,他让于胖子只是活动了一下,并没有做太多事。

    郑家几家的撕咬,引动了东八区更多人对向家下手,不在他,而是莫北的作用。

    “北少之名算是落实了,呵呵,江城少了一个向家,多出一个北少,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突然,门被急促的敲响,曲波满脸凝重的进门。

    “怎么了?”

    曲波道,“五爷,向家完了,你猜莫北做了什么?”

    “不猜。”

    曲波摸着鼻头,“东成集团百分之十五作为了花红,向家的人估计都活不了。”

    “这小子可真狠啊。”秦放双眼眯成一条线。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