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39章 西方人,阿金斯
    ..最强特工学生

    向青的嘶吼声越大,胡洋报复的快感就越强烈。

    长时间被当成孙子的滋味不好受,当了孙子还要为了家里,还不得不笑脸相迎,更让人压抑。

    这种日子胡洋受够了,如今翻身的机会终于来了。

    向家倒台来,从今晚开始将会被无情的撕咬,不出几天时间就会彻底瓦解,就算向青外公是吴家的人也改变不了什么。

    这次动手的人太多了,郑家,冯家,顾家和孙家是主力,算是吃到了肉,诸如胡家一类的家族也喝到了汤。

    按照老爹的预计,江城在秦家的笼罩下,即使吴家事后要发作,要动东八区所有对向家下手的人,还得考虑到秦家。

    这样的机会,谁错过了就是傻子。

    “不用等到以后,我现在就给你这个机会,你特么行吗?”

    胡洋一脚踹在了向青身上,松开了向彤彤,上前一把拽住了向青的衣领。

    “向青,你不能怪任何人,只能怪你自己蠢,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

    “有本事就弄死老子。”向青咬牙切齿。

    胡洋朗声大笑,“弄死你?不不不,弄死你了就不好玩了,今晚我要将你以前在身上进行的羞辱,一点一点的找回来。”

    向青大吼,“槽你麻痹!”

    如今的向青算什么,什么都没有了,就算剩下一点能量也没多大用,何况一个残废能够翻起多大的浪。

    轻蔑的笑了笑,胡洋打了一个响指,其中两人将向青给按住。

    “向彤彤,你不是自认为漂亮吗,不是总想着撩老子吗,没关系,这日不如撞日,今晚老子就让你好好的体会一下做女人有多爽。”

    此刻的向彤彤已经吓得说不出话来,哪里还有往日的风光,向家倒台,连大哥向华都死了,她和向青又能改变什么。

    没有了向家作为支撑,她什么都不是,别说是胡洋,任何一个人都能对她下手。

    “向青,你说让你亲眼看到自己妹妹变成一个女人,是不是一件很兴奋的事,嗯?”

    胡洋再度眯眼。

    “风水轮流转,你以前不是逮住让你不爽的人,都很喜欢看到别人绝望的时候吗,同样,我也很想看到你绝望。”

    此刻的向青满脸狰狞,如果有那个本事,他真恨不得咬死胡洋,一口一口的将他活活咬死。

    只可惜现实是残酷的,被两人按住不能动弹,即使没人束缚,他一个残废还能怎么样。

    “你和我有什么区别,你也不是什么好鸟。”

    胡洋展眉,淡淡的道,“没错,我的确不是什么好鸟,但我不是你,只能说你运气不好。”

    “老子发誓,只要我向青不死,定会将你挫骨扬灰,杀光你们这些该死的杂种。”

    向青恨意滔天,声音很大,却也显得那么无助。

    狠话谁都会说,可是往往在放狠话的时候都是自身无法抗衡对手的时候。

    胡洋讥笑,一把扯开了向彤彤的衣服,将原本陷入呆滞的她惊扰,捂住衣服往后退爬开,“不要,胡洋,我错了,不要这样对我,不要……”

    “你知道吗,从你第一天开始用你的美色撩我为你办事的时候,我就暗暗的发誓,总有一天我会上了你,呵呵,没想到这天来得这么快。”

    “高高在上的向家大小姐,你会很享受的,我保证,哈哈哈。”

    暗处,那西方人看着整个过程,泛起很有趣味的笑容。

    突然,嗡嗡的电话声响起,打破了一切。

    “谁?”

    好几个人第一时间就调转了枪口,对着声音发出的地方,“出来。”

    噗!

    黑暗处中燃起了光亮,西方人点上了一支烟从林子里走了出来,一边接通电话,“嗯,赫尔斯阁下,ok,没问题。”

    在车灯的映照下,所有人都看清楚了这个西方人的脸颊,黄发,棕色双眸,穿着一件很随意的衬衣,两边手臂都纹着一把十字剑。

    “你是什么人?”

    这荒郊野外出现一个西方人,不太对劲,就连胡洋也多了几分谨慎。

    “各位华夏的朋友,我只是路过,碰巧看到了一些不该看的事,不过……”

    说到一半西方人故意停顿,耸了耸肩,“你们这么欺负他们,似乎不太合适。”

    “知道是不该看的事,你就应该走。”一人举枪,对准了西方人的脑袋。

    然而西方人没有丝毫胆怯,将烟头弹飞,吐着烟气,一边说道,“对漂亮的女士不应该这样,你们太没绅士风度了。”

    西方人的华夏语虽然很拗口,却足够让人听懂。

    地上的向青眼珠一转,急忙道,“西方的朋友,救救我们兄妹,事后我保证重谢。”

    向青更多的时候是很蠢,可并不是十足的蠢货,一个西方人在被这么多枪指着的状况下还能保持从容,肯定不是一般人。

    有活命的希望,谁想死。

    “救救我们,求你……”向彤彤眼泪婆娑,不管这人能不能搭救他们,最少是一个希望。

    西方人泛起了绅士一样的笑容,迷离了双眼,“那我有什么好处?”

    “这……”

    向彤彤僵住了,尤其是被对方那直勾勾的眼神看着时,浑身绷得更紧,经过了强烈的挣扎,屏住呼吸。

    “只要能救我们,我什么都答应。”

    经过了刚才的事,向彤彤想明白了,贞洁算什么,只要能活下去比什么都重要。

    与其被胡洋玩弄,最后杀死他们兄妹,还不如答应这个西方人,最少他们还有活下去的机会。

    “呵呵呵,我喜欢这样的交易,非常喜欢。”

    轻笑之余,西方人挑眉看向了胡洋,“我叫阿金斯,为了完成这个让我喜欢的交易,你们可以走了。”

    “槽,你当你是……”

    突然间,阿金斯消失在原地,当出现之时锁住了说话那人的脖子,做了一个嘘声的手势,“小声点,太大了声了,我的手会抖。”

    “放开他!”

    所有人都将枪口调转,对准了阿金斯。

    “住手!”

    胡洋喝了一声,然后凝视着阿金斯,沉默了片刻,“让他们走。”

    “胡少……”

    “需要我说第二遍吗?”胡洋冷言道。

    就刚才阿金斯那移动的速度,绝非常人,就算身边的人手里有枪,一旦动手,估计都会死,这类人不是他们能招惹得起的。

    阿金斯微微点头,“谢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