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1章 诡眼天书的秘密
    ..最强特工学生

    莫北呆若木鸡的看着谢宇擎,这不科学啊。

    九处那老家伙说过,对陈博士这个人的信息不只限于知道一个名字,更详细的信息就算是他们也查不到。

    可和谢宇擎一对比,反差不是一般的大。

    在莫北的认知里,能称得上博士,还掌握了‘诡眼天书’部分研究,不说是头发虚白的老东西,也至少有好几十岁啊。

    现在泥马听老四这口气,他就是那位陈博士。

    短暂的错愕之后,莫北皱起了眉头,“为什么?”

    此时此刻,让他感到好奇的并不是老四顶着陈博士这个身份,而是为什么要告诉他。

    因为陈博士的消息不仅引起了九处的注意,连远在海外的红岸也有了动静。

    甚至于还有其他势力,都想找到陈博士,截取对‘诡眼天书’的研究。

    老四隐藏了这么久,还隐藏得这么深,难道就没有一丝防备?

    这绝不可能。

    况且以老四的聪慧,岂会不知道自己刚才的回答有着搪塞之嫌。

    谢宇擎没有急着回答,又点上了一支烟,安静的抽着,大约过了四五分钟才开口。

    “如果我说是在赌博,你相信吗?”

    “你的赌博有点大,万一我会抢走你的研究,威胁你去做你不想做的事,怎么办?”

    闻言,谢宇擎笑了。

    “你笑什么?”

    烟没有抽完,谢宇擎顺手杵灭,皱了一下眉,又松弛开,“看一个人未必要看很多。”

    莫北蹙眉。

    的确如此,他顶着十九岁的学生身份,实际上是基于‘诡眼天书’的力量重生,哪方面都远超过这个年纪。

    而老四顶着陈博士这样的一个身份,又岂会是省油的灯。

    看人很多时候真用不着多看,从一些很微妙的细节上就能判断出来。

    是否是一个值得结交的人,以他们的眼光,第一印象就能判断出来。

    即使不是百分之百准确,起码有很大的几率。

    “说真的,我并不想暴露,昨晚向家的人袭击我和峰子,我可以不动手的,即使不动手,也有人会帮忙。”

    莫北拿出一支烟,却没有点上,没动手的人,自然就是郑云松的人。

    “可你动手了,也暴露了。”

    谢宇擎点头,“对,我动手就等于是暴露了,但也仅仅是暴露了修武之人的身份,除了你谁也不知道我是陈博士。”

    见莫北想询问,谢宇擎伸手制止。

    “到底是什么让你有了这么的大的变化我不知道,可我观察过你,判断过你的一切,所以我在思考,该不该赌一次。”

    将烟点上后,莫北轻轻的抽着,没有打算插话。

    既然老四带他来这里,彼此还将话说到了这个程度,那就等于是摊牌了。

    “我甚至在猜测,你是不是知道诡眼天书的秘密。”

    听闻这话,莫北展眉,“你带我来这里,也是一种试探吧。”

    如果自己认识‘诡眼天书’,就一定会有反应,反之,不认识那玩意儿,顶多会当成热闹来看。

    “算是。”老四淡笑。

    莫北凝神,“可我还是不明白。”

    当谢宇擎拿起了第三支烟,准备点上又放了回去,直视着莫北,“很简单,我没有朋友,需要朋友。”

    “我未必会是一个朋友。”莫北进一步的试探。

    谢宇擎笑了,这一笑,莫北略微尴尬。

    说白了他们都是同一类人,不管是不是赌博,最起码的眼光还是有的。

    刚才莫北这话,等于就是废话。

    “我和我的老师研究这玩意儿很久,是找到一些突破口,谁知道被我老师的挚友出卖,消息泄露了出去,我老师为了保护我死了。”

    “从那时候开始,我就过上了东躲西藏的日子,不敢相信任何人,我宁愿伪装成一个怂包。”

    越听下去,莫北越感到怪异,忍不住道,“你才十九岁,还从那时候……”

    “谁告诉你我只有十九岁。”谢宇擎打断莫北。

    卧槽!

    莫北再次瞪眼。

    “别忘了我除了是一个修武之人,还是一名科学家,什么驻颜之术不太可能,可让自己容貌保持在小两三岁的地步还是有办法的。”

    “槽,我还以为你是一个老怪物。”莫北白了一眼。

    谢宇擎淡笑道,“你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我们相处过一个学期,上学期你也是一个怂包,这学期却变了,所以我在想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

    “你为什么会突然转变,我是不是也应该有所转变,小隐隐于山,大隐隐于世,或许以另外一种方式生活,隐藏会更好。”

    莫北点头。

    寻思之后,莫北挑眉道,“所以你选择了暴露自己,交我这个朋友。”

    “对。”

    “那你赌错了怎么办?”问题又绕了回来。

    谢宇擎毫不避讳,“很简单,杀了你,别以为你比我强,我有很多种方式杀死你。”

    “杀了我,你也彻底暴露在众多势力的视线之下,能逃走吗?”莫北追问。

    谢宇擎耸耸肩,“我有的我的办法。”

    “好吧,你赢了。”

    莫北妥协,思量之余,凝神道,“你对这玩意儿的研究到底有多深?”

    “其实没人能给出准确的答案,这玩意儿很神秘,不是目前已知的任何一种文字。”

    “要破译非常困难,我和我的老师,以及那个背叛我老师的杂毛,我们经过了很大的努力也只破译出很小的一部分,而这部分……”

    突然之间,谢宇擎脸色变得非常凝重,“我们怀疑,这些文字记载的是一种方程式。”

    “方程式?”

    “对,就是一种方程式,解开这种方式,也许会解释很多未知的现象,你不觉得我们生存的世界,原本就存在着很多诡异之处吗?”

    这倒是真的。

    虽然莫北不是科学研究者,可前世身为九处特工,也见过很多无法解释的现象。

    而且就目前人类所掌握的科学水平,更无法去诠释一些未知的东西。

    “经过我们的研究,从那一部分破译的文字里,我们还发现了一个秘密。”

    莫北下意识道,“什么秘密?”

    “罡炁!”

    “罡炁?”

    莫北一惊。

    谢宇擎道,“东方将那种力量称为罡炁,西方称为钢化之体,叫法不同,本质是一样的,那么,可有人想过这玩意儿的由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