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3章 被怀疑上
    接着给苏小卿,安贝贝和葛峰打了电话,三人才放心。

    有关老四的事莫北没打算对任何人说,哪怕是九处那老家伙,就算以后会说也不是现在。

    倒是老四提及到中仪会,着实让他多了几分思考。

    中仪会到底是一个什么性质的组织,目前莫北还真不知道,但能让老四不惜整容躲避,肯定不是一群好鸟。

    还有就是胡洋电话里所说那个叫阿金斯的西方人,莫北敢笃定,一定和红岸有关。

    那晚干掉了赫尔曼,以莫北对红岸这组织的了解,反应绝不会这么慢。

    只怕早就有人潜入了华夏,抵达了江城,躲在暗处观察。

    思量之后莫北拨通了蔡琳的电话,笑道,“琳姐,喝一杯怎么样?好,到时候见。”

    挂断了电话,莫北双眼迷离。

    向青兄妹被阿金斯救走,肯定会给吴家的外公联系,吴家的人也势必会来。

    红岸的人来了,会不会查到自己身上还无法确定,可必须给蔡琳提个醒,让夏欣彤他们有所准备。

    除此之外,其他打陈博士主意的势力也不能放松警惕。

    更何况现在知道了老四就是陈博士,在江城大学的消息也是他刻意放出来的,除了红岸肯定还有人。

    “都要来了啊,那就来吧。”

    ……

    某处。

    阿金斯满意的走出了房间,他这类人,真的在乎女人吗?

    那是笑话。

    什么绅士风度,那都是狗屁。

    “王八蛋。”向青双眼通红。

    他是不想死,只有活下来才有报仇的机会,可让妹妹用这种方式换取他们的生存,心如刀割。

    看着向彤彤含泪出门,向青咬牙切齿,怨恨的瞪着阿金斯,“法克由!”

    然而阿金斯屁事没有,脸上始终挂着淡然的微笑,“你要清楚,是我救了你们的命。”

    耸了耸肩,阿金斯走到了向青面前,“我不救你们,她同样会被人……最后你们还会死,东方小朋友,活着比什么都好。”

    向青双拳紧握,正要发怒,向彤彤却开口了,“哥,我没事。”

    “彤彤……”

    经过了昨晚的事,向彤彤突然明白了很多。

    向家屹立不倒,她和向青都是富家小姐少爷,向家倒下,他们什么也不是。

    贞洁?

    那是多么可笑的东西,活着,的确比什么都好。

    “你答应过我,希望你说到做到。”向彤彤心中发寒,莫北,胡洋,这两个人必须死。

    曾经的她是一个蛮横的大小姐,现在的她,是一个充满了仇恨的女人。

    “当然。”

    阿金斯笑着道,“哦对了,我随便查了一下,有一个很不好的消息要告诉你们,你老爸向中堂好像已经死了,还有你母亲,叫什么来着,吴小琴,华夏人的名字真拗口。”

    父母都死了!

    这不可能!

    当向青听到阿金斯这话,整个人都僵住了。

    脸上迅速蔓延起了痛苦而狰狞的表情,大声吼道,“你特么胡说。”

    “回见。”阿金斯没有多说。

    等阿金斯离开,房间里只剩下向青兄妹俩,安静的房间里传来了向青愤怒的呼吸声。

    大哥死了,连父母也不在了。

    莫北,一定是那该死的杂种,此刻的向青紧紧的抓住椅子,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杂种,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

    外边,阿金斯靠在墙上抽烟,迎面而来的是一个妖娆女人,笑道,“阿金斯,滋味不错吧。”

    “还行。”

    “但请你别忘了我们到这里的目的,别怪我没提醒你,赫尔斯阁下不想节外生枝。”

    说着,妖娆女人漫步走开。

    丢掉了烟头,阿金斯双眼迷离,他蠢吗?

    绝对不蠢。

    昨晚撞见向青兄妹被人围堵,不过是一时兴起而已,稍微查了一下才发现这对兄妹在江城背景不弱,只是向家已经完蛋了。

    女人在阿金斯心里只是一个解决生理问题的工具,他更看重的是向青兄妹因为无助而产生的怨念,红岸太需要这样的人了。

    果然,就在妖娆女人离开后不久,赫尔斯就出现了,脸色并不好看。

    “你要找女人,但得分清时候,再有下次,别怪我心狠手辣。”

    阿金斯呃了一声,摸着鼻头,“赫尔斯阁下,在你眼里我真的这么蠢吗?”

    闻言,赫尔斯疑惑。

    然后阿金斯才将昨晚发生的事,以及他所查到的说了一遍,听完后的赫尔斯双眉堆积更高,也明白了阿金斯的意图。

    仇恨,永远是驱使人最强的动力,这对向家兄妹还真值得培养,以红岸的资源,将他们打造成一个战士,难度并不大。

    “还有一件事,我想你会更感兴趣。”

    赫尔斯当即就问,“什么事?”

    掏出电话,阿金斯打开一张图片,上面毅然就是莫北的照片,说道,“这个华夏人。”

    “什么意思?”赫尔斯又问。

    阿金斯莞尔一笑,“根据我的调查,向家在江城东八区是一个很有分量的家族,却因为这个大学生而走向了毁灭,您不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小子吗?”

    停顿之后,阿金斯又道,“您让我调查那姓夏的华夏女人,我查了,她和这姓莫的小子似乎也有关系,当然,我并不认为是男女关系。”

    听到这里,赫尔斯明白了。

    赫尔曼视网膜中安装了微型摄影装置,只能记载图像无法采集声音,在临时的时候和那姓夏的女人一战,却被另外的人偷袭而死。

    那个人一直没查到,偏偏这个叫莫北的华夏小子和夏欣彤有关系。

    如今阿金斯所捕捉到的消息看似和他们的事无关,实际上很重要,一个大学生敢和一个很有分量的家族对冲,还让其走向毁灭。

    这真是一个普通的大学生?

    显然不是。

    结合莫北和夏欣彤的关系,根本不难猜测,他很大可能就是出手偷袭赫尔曼的人。

    “谢特!”赫尔斯忍不住一骂。

    阿金斯眼珠转动,说道,“赫尔斯阁下,这对兄妹的外公是华夏八大家族之一吴家的人,昨晚我算是捡了一个便宜,不管我们的判断是否正确,这都是一个机会。”

    赫尔斯陷入了沉默,许久后道,“继续给我盯着。”

    “没问题,不过我想先将这对兄妹送回去,呵呵,他们的仇恨可是好东西啊。”阿金斯深意的笑道。

    赫尔斯点头,“你去安排。”

    “ok!”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