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4章 将他带回吴家
    某个咖啡厅,雅座上。

    莫北到的时候蔡琳已经坐在那里,或许是因为昨晚的事生气,脸色并不是很好看。

    “琳姐,你的气色不太好,昨晚没休息好?”莫北笑着坐下来。

    蔡琳轻哼了一声,没有回答。

    见她不说话,莫北叫了一杯咖啡,没心没肺的喝着,啧啧道,“黏糊糊的,我觉得还是没茶喝着舒服。”

    打电话叫自己来,来了又说些无关痛痒的话,蔡琳忍不住踢了莫北一脚。

    “拜托琳姐,我没惹你吧。”

    “你!”

    蔡琳气呼呼的瞪了一眼,努力压制住情绪,皱眉道,“那女孩我送回去了,可昨晚看到那一幕,心里很害怕。”

    对于舒悦,莫北心里很愧疚。

    原本整件事都和她无关,不该牵扯进来,可向华那孙子雇佣的人却将她抓走,当做威胁。

    一个本身就腼腆内向的女孩,亲眼看到杀人,怎么可能不害怕。

    莫北收起了玩笑之心,抿了抿嘴,“谢谢你,琳姐。”

    “用不着,有事快说,没事我走了。”在蔡琳看来,莫北做事太冲动了,完全不顾后果。

    过了一晚,她该知道的都知道了,‘血煞’的杀手死绝,向华也死了。

    向中堂夫妇以及来自吴家那位高手都死了,向家更遭到了无情的撕咬,连向中林也逃离了华夏。

    就一个晚上的时间,发生了这么多事,可是她就不明白了,莫北这么做对自己有什么好处。

    向家不同于其他几家,向中堂的妻子来自吴家,如今一死,会引发的连锁反应太大了。

    如果说莫北有能力弄垮向家,对上吴家根本没有取胜的可能。

    “琳姐,你这么担心我,我真的很感动。”

    这句话绝不是玩笑,莫北也很认真。

    上一世的点点滴滴重新浮现在脑海里,每当回想蔡琳为了给他一个活命的机会,对自己开枪那一刻,莫北的心里就是一阵剧痛。

    “无聊!”

    蔡琳腾的一下就站起来,她可没时间和莫北在这里扯一些没用的,红岸的人肯定已经到了,日本和俄罗斯都来了一股势力。

    身为江城地区的组长,必须加以警惕。

    “红岸的人来了。”

    一句话让准备离去的蔡琳僵住了,重新坐了下来,胸口起伏,目光犀利,“你到底想说什么?”

    “琳姐,我知道你在为昨晚的事生气,更知道你心中有很多疑问,你一直想不明白,我到底是谁。”

    轻吐一口气,莫北拿出一支烟点上,猛吸了一口,吐出了烟气,眼神变得温柔,“也许你以后会想起来,我真的希望你想起来。”

    这话是……突然之间,蔡琳脑海里轰隆一声。

    她听出来了莫北这话的意思,不是她不认识莫北,而是自己失去了有关于莫北的那部分记忆。

    想到莫北第一次见自己的反应,想到处长对莫北的态度,这一瞬间,她的脑子更乱。

    “很多事我无法解释,琳姐,相信我,我所做的任何事都有我的理由,别担心。”莫北郑重道。

    蔡琳端起了咖啡,又放了下来,“吴家不会善罢甘休的,你不该那么冲动。”

    “没有强敌,如何凝练自身,我有分寸。”

    “你!”

    蔡琳平复的气又冒了起来,“我懒得管你。”

    “红岸的人已经来了,琳姐,我需要你们掌握的情报,我相信你有。”

    看着莫北,蔡琳陷入了犹豫。

    见此,莫北又多说了一句,“你们之所以能捕捉到陈博士的信息,是因为那个线索是他自己放出来的,琳姐,我想以你的聪明,应该能够猜到陈博士的意图。”

    “你找到陈博士了?”

    取下烟杵灭,莫北没有回答,也没打算提及老四,现在还不是时候。

    “回答我。”

    莫北目光迷离,“想打陈博士主意的人,来了江城就别想着离开,我只能这么回答你。”

    被人吊胃口的滋味很难受,蔡琳气得够呛,冷哼道,“别怪我没有提醒你,日本吉川会和俄罗斯北极光两股势力不比红岸弱,我还有事。”

    起身欲走,蔡琳又停了下来,“情报我给你,但你也得给我一个满意的回答。”

    “当然可以,我有自己的打算。”莫北耸耸肩,笑容不改。

    ……

    看着蔡琳离开的背影,莫北虽然很抱歉,那也是没办法的事,他不想撒谎,却必须撒谎。

    吉川会和北极光吗?

    那是老熟人啊。

    想到老四提及的中仪会,这些势力或许根本不算什么。

    莫北相信蔡琳能明白,他也的确有自己的计划,一个可以引动几方势力,并且让老四再次潜入水底的计划。

    红岸,吉川会和北极光,足足三股势力啊。

    既然来了,都别想着离开。

    “老熟人,也许咱们该约一约了。”莫北眼中闪过了狡黠之光。

    ……

    时隔一天,东南吴家。

    吴庆林那张老脸之上写满了阴沉,七十几岁的人了,还白发人送黑发人,心里岂会好受。

    在吴家吴庆林算不上正统,却也有一席之位。

    女儿女婿和大外孙都死了,小外孙不知所踪,所有一切都发生得太突然了。

    “爸!”一个中年人快步进门,两个儿子之一的吴正刚。

    吴庆林睁了一下眼,又重新闭上。

    女儿年轻的时候和史成相爱,后来因为赌气才远嫁江城那个小地方,嫁给了一个在吴家眼里上不得台面的向中堂。

    但作为父亲,他思想很开通,没有过多阻挠。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两个外孙都长大了,该看淡的事看得更淡,对史成,他只能是抱歉。

    这次小外孙被人打断了腿,向家还逐步走向了危机,他让史成走了江城一趟,非但没有解决问题,连史成也死了。

    人老了,锐利会消退,可女儿女婿和大外孙的死,让吴庆林那消退的锐利再次燃起来。

    “你妹妹的事知道了吗?”

    吴正刚点头,“老二也赶回来了。”

    “小华死了,小琴也死了,小青那小子不知所踪,你是当大舅的,我要你去处理,将那个叫莫北的人给我带回吴家。”

    尽管吴庆林语气很淡,却充斥着极强的杀意。

    他不管莫北拥有多强的身手,有着什么样的背景,他的女儿女婿和外孙不能白死。

    “爸,您放心,我去办。”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