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李师师
    “他是魔鬼……”

    “啊,杀啊,杀了他。”

    “快跑……”

    赵小龙悍不畏死的冲锋下,那诡异无比的刀法令人无可阻挡。每一刀都是一颗人头飞起,渐渐的杀破了人心。

    面对没有战马的金人,赵小龙无所畏惧。

    而失去了战马,像是失去了双腿一般,金人完全没有了多少战斗力。

    仅仅片刻,就被赵小龙杀破了胆子。

    噗嗤……

    刚爬上战马的金兵满脸兴奋疯狂的表情还留在脸上,他忽然浑身一震,绝望的看着胸口,那闪烁寒光的刀尖血红无比。

    “为什么……”

    他摔倒在地上,双眼不甘的看着赵小龙。

    赵小龙嘲讽的一笑:“为什么?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

    金兵目光闪了闪,随即带着浓浓的不甘心失去。

    他猛地想起,曾经无数宋人,临死前问自己为什么?而自己回应的,却是兴奋嚣张的哈哈大笑……

    他一下子明白了,但是心中的不甘,却无法释怀。

    宋人,不都是猪羊吗?

    为什么我会死在宋人手里……

    “你们几个过来。”

    赵小龙喘息了几下,脸色苍白。上百人的屠杀,他虽然体内先天内力消耗不多,但是身体的劳累和精神的疲惫,却让赵小龙有些承受不住。

    尤其是,第一次一口气杀这么多人,那血腥味让赵小龙几乎再次呕吐出来。

    但是他死死的忍着,如今还不是松懈的时候。

    回过头,双眼看着四周。任何接触到赵小龙目光的人都忍不住惊恐的躲开,不敢对视。此时的赵小龙浑身血红,就连脸上和头发都血红无比,完全像是走出地狱的恶鬼一般恐怖。

    他注意到面前一群百姓的目光,心里冷笑,却没有去理会。只会点了几个壮汉说道,其中今人,正是那个软轿的轿夫。

    听到赵小龙的话,四个轿夫和十几个壮汉目光恐惧浑身颤抖,他们看着赵小龙,迟疑着不敢过来。

    赵小龙心里叹气,脸上冰冷,全是失望:“你们连我一个孩子都害怕?”

    目光扫过那个知府,赵小龙冷笑:“知府大人,带人将城门关上,立刻马上。”.

    “不行。”

    知府双眼爆发出一丝紧张,看着赵小龙吼道:“关了城门我们就出不去了,你想让我们一起死吗?”

    “对,我们冲出去……”

    “他就一个人,大家一起冲出去。”

    赵小龙恶狠狠的看了一眼知府:“外面全是金兵,你们出去就是死。”

    “你懂什么,大家又没有杀金人,他们只求财,不会杀我们的。倒是你这小孩杀了金人,他们不会放过你的。”知府双眼疯狂的看着赵小龙,目光中带着一丝得意。

    让你哥小畜牲羞辱老夫,老夫看你怎么死的。

    赵小龙深吸口气,闭上了双眼。他对这种事情完全没有经验,更不知道如何收服对方。他只想关了门,然后想办法纠结一支军队再说。但是,事情的变化却让赵小龙有些意外。

    注意到赵小龙无奈的脸色,知府大人脸上带着一丝得意:“诸位听着,老夫乃是知府,谁帮老夫制服此人,金人重重有赏。你们放心,他不敢反抗,反抗就是造反。”

    听到老知府的话,有人蠢蠢欲动。

    赵小龙眉宇跳动了几下,压抑不住的怒火几乎就要爆发,这老东西不听话就算了,还坑自己,绝对不能这么算了。如果不是自己太小,一个人关不上城门,他又怎么会如此麻烦?

    钢刀一颤就要动手,却见人群中冲出一道雪白的身影。赵小龙一看微微一怔,是那个女子。女子很美,一身白裙,脸色紧张的挡在赵小龙面前:“住手,你们不能这样。”

    “李姑娘,你这是做什么?”注意到女子的俏脸,知府目光闪了闪阴沉着说道。

    女子俏脸微冷,目光鄙夷的看着对方:“张大人,小龙乃是太祖后裔,皇家血脉,你敢对他动手,我李师师一定告诉陛下,让你好看。”

    “可他杀了金人。”知府听到李师师的话,脸色一变,接着一咬牙说道。

    赵小龙呆了呆,看着面前的白衣美女微微失神:“李师师?原来是她,神蛋蛋,我到底是什么身份?”

    神蛋蛋嘿嘿一笑:“本蛋蛋给你安排的是赵匡胤的后人,因为受到赵匡义的后人排挤,所以虽然能活下来,却被监视,过的并不好。”

    “原来如此,你还能安排身份,不错啊。”赵小龙闻言点头,接着说道。

    神蛋蛋得意道:“你不清楚的多了,哼,本蛋蛋如今的实力已经恢复了一些,区区安排身份算什么。”

    “神蛋蛋你好厉害,我的遗产还有很多吧。”

    “那是,上一任虽然混蛋但是还是留下一些好……曹,你套路我。”

    赵小龙脸色发黑,恨不得弄死这蛋蛋。咬了咬牙他说:“我是宿主,我强大你自然也强大,神蛋蛋,你藏着好东西想干什么?”

    ……

    “曹,别装死,说话。”

    神蛋蛋飘在空间,一阵呼噜响起……

    外面!

    赵小龙深吸口气,回过神来。站在一边听了片刻,顿时无语。原来两个皇帝都被抓了,这汴京城的达官贵人早已经跑了许多,只剩下一些家眷和百姓没来得及跑。

    “李师师,陛下已经被抓,你以为你还有什么身份?说白了,你就是你娼妓,本官给你脸了,你竟然敢阻拦本官。”张知府终于不耐烦了,冷冷一笑,目光带着一丝诡异:“嘿嘿,你这美人金人肯定感兴趣,既然你不是好歹,那就抓了你献给金人。”

    李师师脸色一变,虽然跟着皇帝她是被逼迫的。但是皇帝毕竟知书达理,虽然不情愿,也没受到侮辱。但是如果跟着金人,那如同猪狗一样的生活,李师师想起来都绝望。

    她忍不住娇躯一慌就要摔倒,但是却被一只小手扶住。扭头看去,却见赵小龙提着刀冷着脸往前走去:“老狗,小爷弄死你再说。”

    “身为属下,竟然敢对本王不敬,实在该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