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婶娘?有意思
    既然神蛋蛋给了自己身份,那么找小龙当然不会浪费掉。

    而且,身为赵匡胤的子嗣这个身份,对赵小龙有很大的作用。

    要知道当初这大宋江山就是赵匡胤欺负人家孤儿寡母拿下来的,虽然说出来不好听,但是赵匡胤毕竟是开国皇帝。而赵匡义,身为赵匡胤的弟弟,竟然夺取了哥哥的天下,甚至事后对哥哥的子嗣虽说没有斩尽杀绝留了一丝血脉。但是无数年来,一代一代的皇帝传下来,赵匡胤的子嗣都被监视中。就连成亲生子,都会被严密的监控。

    也因此,赵小龙的身份外人根本不知道。如果不是李师师身份特殊,或许也不会清楚吧。

    赵小龙不知道历史上,赵匡胤的直系后人有没有被斩尽杀绝。他也不会去在乎,只要知道自己此时的身份就行了。

    如今两个混蛋皇帝都被金人扣押,这就是自己的机会。虽然说如今的汴京城已经被攻破,内城也不一定守得住。但是赵小龙依旧不愿意这么离开,有京城在和没京城在,对自己的意义完全不一样。

    如果他是一个普通人起兵造反,那么没有京城更好一点,。但是如今身为赵家的血脉,能保住京城,这种提升威望的事情,赵小龙当然不会放过。

    “殿下?谁又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张知府听到赵小龙的话,目光中闪过一丝慌乱。看到赵小龙提刀走来,他忍不住想要后退。

    但是,赵小龙体内先天真气爆发,脚步飞快,猛地一跃直接跃过人群,双脚嘭的一下落在张知府面前:“身为朝廷命官,不思为国尽忠,该杀。”

    “你别过来……”

    “哼,真是废物。”

    看到张知府脸色慌张,赵小龙提刀砍去没有一丝犹豫。此时需要杀伐果断,镇住这群人再说。

    刷……

    一道血红色的匹练闪过,张知府那瞪着大眼睛的脑袋冲天而起。

    猛然爆发的血液,如同喷泉一样四散开来。

    “啊……”

    周围的人纷纷闪开,尖叫着恐惧的看着赵小龙。

    张知府带来的下人和家人更是不敢多说什么,直接跪在地上慑慑发抖。

    赵小龙看到这群没骨气的东西,自己亲人被杀都没有一丝反抗,忍不住心里叹了口气。

    “都闭嘴。”

    他深吸口气,猛地冷喝道。目光冰冷的扫视四周,小小的身躯带着无尽的威严。在大明那一年的生活,虽然赵小龙没有刻意的去营造。但是身为王爷的威严,面对那些讨好自己的人,他不由自主的也高高在上起来。

    如今这股威严一爆发,顿时让所有人都愣住了,呆呆的看着赵小龙。此时他们才明白,赵小龙真的是天潢贵胄,在这个血脉和身份高于一切的年代,赵小龙就是这天底下最高贵的人之一。

    即使,他那刚一米出头的身高,却依旧高不可攀,让人不敢直视。

    赵小龙阴冷的目光看向四周,发现所有人都低着头,他冷哼道:“一群废物,活该被人欺辱。你们几个出来,速度将城门关上。此刻起,内城四门封闭堵死,任何人不得通过。”

    “是……”

    二十多个壮汉畏惧的看了一眼赵小龙,注意到那血淋淋的身影,一个个害怕的说道。然后爬起来去关闭城门,不敢怠慢。

    赵小龙眯着眼,盯着人群中的兵丁,冷冷一笑:“尔等不想当兵?”

    那几个被赵小龙看到兵丁尴尬无比,他们衣服脱了一半,另外一半还挂在身上。如今被赵小龙点出来,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

    对视一眼,其中一个络腮胡子的大汉吞了吞口水走过来:“启禀殿下,小人禁军什长张桐,见过殿下。”

    “禁军都散了?”

    赵小龙眯了眯眼睛,大宋八十万禁军可是大大的有名啊。

    张桐跪在地上,点了点头:“京城被打破,皇上和太上皇被金人俘虏,宫中已经大乱,如果不是皇后娘娘压着,恐怕此时宫中宫女都已经逃跑了,。不过即使如此,禁军也有些弹压不住,很多兄弟都跑了出来。”

    皇宫没乱,还好。

    赵小龙松了口气,脸色一冷:“张桐,本王命你收拢将士,维持内城稳定,封闭四门,不得任何人出入。然后带人来宫中找本王,本王有事情吩咐。”

    “得令。”张桐目光闪了闪,一丝兴奋闪过说道。

    赵小龙嘴角勾起,这是个聪明人。要不然也不会有胆子提前逃跑,如果不是遇到了自己,或许内城攻破的时候张桐还能逃的一命呢。

    “记住,要快。本王给你先斩后奏之权,任何不听令的人,无论是王公贵族,还是大臣,都可以杀。”

    “此刻起,内城不准乱。”

    “此刻起,街道除了军人,不得随意走动,违令者杀。”

    赵小龙说完,轻轻一跃飞上一匹战马,飘然若仙的身姿让所有看到的人瞳孔一缩,如此惊奇的一幕,让那些心中不安的百姓,略微安心了一些。

    就连张桐,都目光呆了呆,然后更加有信心了。

    他只是一个什长,赵小龙更是清楚这一点,但是依旧吩咐他做事。可见这是赵小龙对他的考验,如果做好了,身份地位什么的都不要太简单。

    如果做不好……

    那结果不言而喻。

    听到赵小龙的吩咐,不管甘心不甘心,街道的百姓都开始往家里走去。城门已经封闭,他们不回家也出不去,只能认命。

    “现在做事吧。”赵小龙坐在战马上,居高临下的说道,然后扭头:“师师姐,带我去宫中。”

    “小龙,你……”李师师迟疑的看着赵小龙:“你不都叫我婶娘的吗?”

    赵小龙闻言脸一黑,嘴角抽了抽。该死的神蛋蛋,这什么鸟身份。

    不过婶娘,呵呵,有意思啊,貌似更加有情调。

    他眼神诡异的看了一眼李师师,嘴角勾起:“婶娘,带侄儿去宫中吧。”

    “哎……”

    丝毫没注意到赵小龙诡异的目光,李师师松了口气,反而兴奋的点了点头:“我不会骑马,跟清照坐轿子过去吧,小龙你不会嫌慢吧?”

    “清照?”赵小龙疑惑的看了一眼那顶软轿,似笑非笑。

    没想到还有一条大鱼,神蛋蛋做的不错。

    神蛋蛋:“宿主的心思,本蛋蛋早已经了然于心。”

    赵小龙:“不错不错,继续努力。”

    神蛋蛋:“可惜你才六岁……”

    赵小龙脸一黑不吭声了,骑着马咬牙切齿的跟着轿子调转方向走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