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将军可以当第五银将啊,想一下还有点激动呢
    整座汴京城都化作了一片火海,城墙下的人惊恐无比的看着身边,满脸慌张。

    他们终于不再麻木,终于不再死寂。

    感受着周围传来的炙热火焰,百姓们醒悟了过来,感觉到了恐惧,仿佛看到了死亡在向他们扑来,一个个开始躁动了起来。

    烈火焚城,不知道多少房屋化作了火海,整片汴京城都烈火滔滔,化作了火域。弯曲的火苗如同火妖乱舞,将空气都烧的扭曲了起来。空气中充斥着一股火红炙热的气息,令人看到就绝望。

    “冲啊,一群贱民,冲上去。”

    “后退者死,你们这群两脚羊,给老子冲。”

    “快冲上去,不然老子吃你的肉。”

    鞭子挥舞,满脸疯狂的金兵瞳孔颤抖着。注意到前面的人群发生了躁动,忍不住心里咯噔一下,更加凶狠的怒骂鞭打了起来。

    他们警惕无比的看着周围越来越疯狂的火焰,整个人都置身于火海中。哪怕穷凶极恶的金兵,此时也吞着口水恐惧不已。整座汴京城都被烈火燃烧了起来,大街小巷化作了火海,根本看不到出去的路。仅仅片刻,他们口干舌燥,身上汗如水下,肌肤都通红了起来。

    眼前的一幕太恐怖了,如同置身于烈火天地中,看不到一丝希望。

    出身于白山黑水中的大金人,对烈火本能的有些畏惧,。平时生活,一丝火种他们都会珍贵无比的珍藏着,那里见过如此强大的烈火?

    此时此刻,即使强悍如金兵,也忍不住心生退意,胆战心惊起来。

    但是已经晚了……

    已经没有了活下去的希望,已经变得麻木不仁的百姓,已经能面对刀兵加身而面不改色只求速死的百姓们,面对着烈火滔天,他们竟然恐惧了。

    恐惧死亡!

    真是可笑的事情,明明已经对死亡没有了直觉,但是却因为恐惧死亡而又诞生了求生的**。

    躁动不安的百姓中,一个个脸色苍白无比的身影左顾右看,惶恐不安。他们停下了脚步,吞着口水,畏惧的看着周围的烈火,目光中却没有了绝望,有的只是深深的恐惧和逃生的**。

    也不知道是谁,开始转身往回跑,接着像是点燃了什么引线一样,数万人哗啦啦乌黑一片,如同潮水一般往回跑去。

    “回去!~”

    金兵看着忽然回头的百姓,那数万人头黑压压一片,如同潮水一般冲击过来。这一刻,明明是赢若不堪的百姓,明明是以前他们一个人能随意俘虏上百人的两脚羊。在这一刻,像是爆发了无穷的伟力一般让他们心里产生了恐惧。

    “这怎么可能,我可是大金的勇士,区区两脚羊怎么可以让我畏惧。”

    百夫长心中怒吼,嘴里却吞着口水,面对着数万奔涌而来的人群,忍不住本能的后退了一步。很快,他就意思到了羞耻,面对羸弱,是他们食物的汉人,他身为大金的勇士竟然后退了一步。

    实在是——

    可耻啊!

    百夫长黝黑彪悍的脸上闪过一丝羞愧,接着恼羞成怒一步拔出弯刀,高高举起怒吼着:“回头,不然……”

    嘭!

    百夫长话还没说完,忽然胸口一疼,接着就感觉被什么东西猛地撞击了一下,然后整个人都飞了起来。他满脸茫然的看去,却见一个老太太苍老的脸上带着疯狂的神色,脚下飞快的跑来。

    “我怎么可能被一个老太太撞飞,怎么可能……我明明,一个人能打一百个的……”

    百夫长满脸不可置信的飘在空中,接着瞳孔一缩看到自己手下的兵丁一个个如同轻飘飘的羽毛一般,被汉人百姓一接触就飞了起来。

    百夫长震惊了,然后嘭的一声落在地上,只感觉浑身都在疼。他还来不及起来,就感觉一只大脚踩在脸上,然后一只只脚踩了过来……

    人群如潮水一般退去,比来的时候速度快了无数倍。那凶恶令人畏惧的金兵,在退去的百姓面前根本不堪一击。、一个个被撞飞,被踩成了肉泥。

    烈火焚城,滔天的火焰炙热无比,连空气都要燃烧了起来。甚至,连施全和张显的鲜血,都燃烧了起来。

    二人带着手下站在城墙上目瞪口呆的看着外面,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这一群手无寸铁,麻木不已,被数百人如同驱赶牲口一般驱赶来的百姓,忽然爆发出了如此强大的战斗力。

    简直,无可匹敌。

    哪怕自信的张显和施全也忍不住恐惧,他们不敢想象,当自己面对这群百姓的时候会不会有活命的机会。

    “银剑,我没花眼吧,他们竟然……”施全吞了吞口水,苍白着脸颤抖着声音问道。他真的被震撼了,被吓住了。谁能知道这些任凭屠杀都不知道还手的百姓,竟然如此凶残。

    张显同样脸色苍白,吞着口水不确定的说:“银刀,你别叫我银剑。”

    “我是问你我花眼了没有。”

    啪!

    一巴掌打在施全的屁股上,施全懵逼的扭过头看着张显,接着满脸通红羞愤无比——老子竟然被打屁股了,还当着手下的面。

    “疼不?”

    施全大怒,什么叫疼不?老子打你一下试试行不?

    你小子别以为你是我兄弟,我就不敢报仇。

    “银剑你作死啊,敢打老子,你看老子不……”施全作势要打,张显赶紧后退几步说道:“疼就证明是真的,兄弟,你看那里是什么地方?”

    “你别转移话题,那不就是金兵大营吗?我告诉你银剑,我今天不报仇我就是……”

    “点齐兵马,随本将出征。”

    张显根本不给施全报复的机会,直接转身小跑着往城墙下跑去,一边跑一边喊道。施全一呆,然后恍然大悟。这数万百姓疯了一样,都红了眼睛。如此冲出去,可以直接冲开金兵大营。一旦大营大乱,那么胜利的机会就来了。

    “臭小子等等我,别想枪功,张桐你守好城门,其他人跟老子走。”

    张桐看着施全慌张离去的背影,忍不住满脸黑线嘴角抽搐。最后无奈的苦笑摇头:“向立功的都去吧,这里有本将守着。”

    “多谢将军!”

    数千兵丁喜极而泣冲了下去,等到人离开。张桐的心腹跑了过来问道:“将军,如此大功我们不去抢吗?”

    张桐嘴角一勾满脸不屑:“大功?打赢了才有大功。相反,我们守在这里,无论他们赢不赢,只要城门不失守,我们就是大功一件。”

    手下恍然大悟,翘起大拇指佩服无比的说道:“还是将军高明,等将军立了大功,说不定也能混个第五银将当当。”

    张桐脸一黑,无语的看着手下。手下却双眼放光满脸兴奋的接着说:“将军一把大火烧退了敌军,不如就叫银火将军怎么样,够不够霸气。”

    好一个淫——货将军!

    张桐红着眼睛看着这混蛋,心说你小子不是卧底吧。

    一巴掌扇过去:‘傻瓜才当银将呢,给老子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