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章:辟邪剑法
    ,精彩无弹窗免费!

    野外,一棵大树不规律的晃动着,夹杂着压抑低沉痛苦和兴奋的声音,大树猛的一颤,然后停了下来。

    喘息声响起,地面上的落叶随风而动。

    树上,一棵巨大的枝丫上,一道雪白无比的**平伸成一字马,双臂美玉般不带一丝瑕疵直直的往上延伸,一双小手紧紧的抓住上面的树干。

    她微微用力,身体一上一下的移动着,收回了双腿身体一软趴了下去倒在下面一个男子的怀里。自始至终,二人都没有分离,紧密的连接在一起。

    赵小龙嘴角坏笑的看着怀里面红耳赤不敢见人的美妇,嘴角得意的笑了笑。

    美妇像是感觉到对方的坏坏心思,尤其是感觉到那恶心的东西有了再次抬头的趋势,她顿时脸色一变猛地夹紧,哀求的抬起了眼神。

    “对,就是这个眼神,我可没逼你,是你求我的哦。”

    赵小龙嘴角坏笑,轻佻无比的说道。

    美妇听到赵小龙的话,忍不住羞愤又惭愧。同时心里恶狠狠的怒骂了对方一句无耻,却无论如何都反驳不了。

    这一路来,眼前的混蛋遇到青楼都进去潇洒一下。更无耻的是,每次办事,都让自己在一边看着。美妇刚开始还闭上眼睛,但是耳边传来的声音更加的折磨人。

    她三十来岁,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如何受得了这种刺激?再加上林震南本钱不行,每次都浅尝而已,心里的憋闷再加上身体上的反应。她仅仅坚持了三天,就忍不住浑身难受。这一日,大中午的从青楼被赵小龙带出来,本来就受到了刺激,身体无比敏感的她,再加上坐在赵小龙怀里二人共骑一匹马的缘故,身体终于忍受不住主动了起来。

    美妇万万没想到,她心里是拒绝的,只是身体不受控制了而已,就那么被赵小龙在战马上用手引导了起来。但是这可恶的小贼每次都在边缘地带活动,偶尔进入也是一触即溃,丝毫没有更进一步的意思。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她哭着哀求了起来。

    但是男人无动于衷,实在是可恶。

    美妇现在想起,自己刚才跪在地上不顾廉耻的主动求欢,对方却又满脸无奈的提出这种无耻的姿势的卑鄙样子,她都有一种想死的冲动。

    哼,说什么站得高射的远,人家明明听不懂好吧。

    不过,好像真的很爽啊!!!

    美妇内心纠结,对方太强大了,她完全承受不住,。害怕赵小龙再次禽兽起来,只好转移话题道:“你答应我的……”

    “你放心,林平之好歹是我的便宜儿子,我当然不会不管的。”赵小龙拍了拍对方的脑袋笑道:“乖,帮我兄弟洗个澡。”手指落在对方的红唇上,注意到美妇满脸呆滞目光羞怒的眼神,赵小龙嘴角一勾坏笑道。

    “哧溜……哧溜……”

    赵小龙嘴里发出古怪无比的声音,身后的美妇低着头,俏脸绯红,羞愤欲死。这声音,更刚才她那啥的时候多么相似。想到这里,忍不住摸了摸红唇,感觉到喉咙隐隐胀痛。

    “我们是去洛阳吗?”美妇好不容易平复了心情问道。

    赵小龙点头笑道:“聪明,就是去洛阳。难道你不想回家看看?我至少要去拜访一下便宜岳父吧。”

    看到美妇脸色一变,赵小龙哈哈大笑:“哈哈哈,别害怕我开玩笑呢。哎,听说向阳巷那里,林家有一个祖宅,我们就去那里。”

    “你去那里干什么?”

    “当然是找辟邪剑法了,我们好歹是管鲍之交的关系了,我答应过你要照顾林平之,自然要将林家的家传绝学教给他。”

    “辟邪剑法竟然在向阳巷?”美妇有些震惊,随即疑惑的看着赵小龙:“管鲍之交?你以为你是管仲?”

    赵小龙无语的看了她一眼,翻了个白眼:“没文化真可怕,拜托你好好看看书啊。”

    “我好歹是大户人家出身,读的书并不少。另外,文化是什么?”

    “……”

    赵小龙翻着白眼不在理会美妇,跟这种不知道内涵的人说话,他感觉很累。连管鲍之交都不知道,那我说走穴活动,你岂不是更傻眼?

    “你叫什么名字。”他这才想起还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好尴尬。

    美妇闻言心中莫名一喜,俏脸微红低下了头:“奴家王雪琴。”

    赶路是枯燥的,不过好歹赶到了洛阳。有王雪琴主动引路,赵小龙一路倒是节省了不少时间。当然,他并没有快多少,身边有了王雪琴这极品美妇在,他也不用去青楼找乐子了。每天除了赶路,就是跟王雪琴走穴交流,联络感情。然后就是修炼武功。

    九阳神功说起来很难,但是对赵小龙来说并不太艰难。

    他全身经脉聚通,体内又是先天之气,强大无比。完全没有欲火焚身而死的担忧,只要按部就班的修炼,进度快速无比。

    再加上赵小龙浑身都三四十年的先天之气,精纯无比。如今只是转换成九阳真气而已,速度更快。

    短短十天时间,赵小龙就转换了三分之一,实力比以前提高了三层不止。再加上王雪琴传授的神龙步伐这种轻功,更是让赵小龙有了进可攻退可守的余地。

    虽然这轻功不在地,但是总归是轻功不是,赵小龙并不嫌弃。

    “别去我家行吗?”王雪琴可怜巴巴的看着赵小龙哀求道,赵小龙当然知道对方心里的想法,坏笑着点头:“那好,不过你怎么补偿我?”

    “我……”王雪琴咬了咬嘴唇:“我……我答应你那个要求。”

    “哪个要求?”

    “就是,就是……爹爹……”

    “嗯?”

    “霸霸……”

    夜晚,赵小龙满意无比的带着浑身无力的王雪琴冲出了客栈,按照白天勘察的路线前往向阳巷。他运起轻功翻越围墙,如同一头会飞的大熊一般落入林家住宅。知道剧情的赵小龙,直接找到了辟邪剑法的方位,飞身而上冲上屋梁,然后一把抓住袈裟落了下来。

    “这就是辟邪剑法?竟然写在袈裟上。”

    “赶紧誊写,我们时间不多。;”

    赵小龙警惕的看了一眼王雪琴说道,让对方誊写剑法。王雪琴幽怨的看了对方一眼,咬着红唇不情愿的拿出笔墨开始誊写了起来。好不容易写好,赵小龙翻开最后一页,然后坏笑着说道:“这里,写小一点,就写欲练神功,也可不必自宫。”

    “啊,你不是坑人吗?”王雪琴无语的看了一眼赵小龙,她对这辟邪剑法的修炼条件,也震惊无比。不过也没多问,按照赵小龙的吩咐接着誊写。

    赵小龙将写好的新剑法重新用布匹包裹,然后飞身上屋梁放好,故意将布匹露出一角,这才满意的下来带着王雪琴离去。

    第二天,洛阳城有乞丐传言,辟邪剑法在林家住宅,江湖震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