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林平之的狠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你杀了我吧。”

    王雪琴满脸悲愤,浑身**的趴在床上,将两个浑身雪白的佳人抱在怀里,扭过头咬牙切齿的看着身边满脸惬意的男人,目光中闪过一丝痛苦。

    赵小龙翻着白眼看了对方一眼:“剑在这,自己动手。”

    “你……”

    王雪琴被赵小龙无情的话气的脸都白了,只感觉心中疼痛无比。眼前的男人简直就是恶魔,霸占了自己还不算,如今竟然祸害了自己的嫂子跟小妹。

    这简直……

    如果传扬了出去,她王家的名声就毁了。

    她看了看宝剑,有心去自尽。但是王雪琴悲哀的发现,自己竟然不舍得去死。她猛然感觉到,自己遇到这个男人之前,感觉人生总是千篇一律一个色彩,遇到这个男人之后,虽然每次都受尽了羞辱,一次次跌破底线,却真的感受到了人生的快乐。

    她竟然不舍得死了。

    赵小龙注意到王雪琴的表情,知道这女人心里已经退却,忍不住温柔一笑抱着对方:“别生气,我跟你开玩笑的,我怎么舍得让你去死啊。”

    “你这坏人,放开我。”王雪琴挣扎了起来,只是力气很小,语气更是幽怨无比。

    赵小龙心里大定,搂紧了对方,大手不规律的游走了起来:“别哭了,我补偿你,刚才黑灯瞎火的什么都没看到,现在我们好好玩玩。”

    “不要……”王雪琴感受到赵小龙即将抬头的东西,忍不住一声惊呼就要离去。要知道,嫂子和小妹还看着呢。但是却已经晚了,整个人被掀翻了起来,然后浑身一痛被一根长枪刺穿了。

    她悲鸣一声,猛地抱紧了怀里的身体,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只感觉飘荡在狂风暴雨中一般,整个人都不是自己的了。她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趴在小妹和嫂子的身上,一时间羞愤欲绝,又感觉刺激无比,娇躯更加火热敏感。

    不知道过了多久,王雪琴浑身无力的躺在一边,眼睁睁的看着小妹和嫂子被那个坏蛋拉在一起玩弄,心中气愤伤心,却又无可奈何。

    “坏人,如何是好?”

    王雪琴紧皱眉头,看着嫂子和小妹流着泪满脸春情的躲在一边,忍不住问道。赵小龙搂着对方,无所谓的一挥手:“什么如何是好,难道还没满足?”

    “你……”

    “好了好了,你看她们俩刚才多快乐,我这是做好事呢。不如我再安慰一下你三妹和大嫂?毕竟我们俩也算是管鲍之交,怎么能看着你大嫂跟三妹受苦呢。”

    什么意思?

    你祸害了我二嫂跟二妹还不够?还想打我三妹和大嫂的主意?

    王雪琴闻言心中一紧,想起老爹新纳的那几房娇媚无比的小妾,忍不住担忧了起来。

    这混蛋,不会是想……

    温柔乡,英雄冢。

    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姐妹姑子。

    赵小龙白天出来打探消息,晚上就留在王雪琴房里鬼混。王雪琴为了这混蛋不祸害自己的大嫂和三妹,拼了命的讨好对方。却还是被赵小龙得了空闲,直接拉着五女混到了一张床上。

    有了共同的秘密,五女之间的关系好了许多,简直跟亲姐妹一样亲密。也让赵小龙享受了一把艳福,满意无比。

    这一日深夜,赵小龙并没有回到王雪琴的房间荒唐,而是一身锦袍的出了洛阳城,来到了一处树林。他一路运转轻功,速度飞快无比。虽然这轻功是王雪琴传授的最普通的轻功,但是谁让赵小龙内力高绝,运转起来依旧感觉速度飞快。

    他忽然停住了身体,嘴角含笑看着一棵大树道:“林平之,出来吧。”.

    大树后发出一丝细微的声音,随即恢复了平静。

    赵小龙嘴角一勾,满脸冷酷的一声冷哼:“哼,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还想瞒过我的眼睛。如果不是答应了她帮你一下,我才懒得管你。”他声音还没落下,人影就已经消失。

    “啊!”

    大树后,看着忽然出现在面前的赵小龙,林平之满脸惊恐的尖叫一声,然后往后退去。

    嘭!

    他一下撞在大树上,只感觉后脑勺疼痛无比,忍不住抱着脑袋再次后退。

    “站住,这是你家的辟邪剑法,要不要?”

    赵小龙眯了眯眼睛,从怀里拿出袈裟说道。林平之听到辟邪剑法几个字,顿时惊疑不定的站住了。这一段时间,林家被人灭门,母亲被人掳走,爹爹也为了保护自己不知道生死。他一个人逃出来,躲避青城派和武林人士的追杀,一路上不知道吃了多少苦。

    林平之从生下来就从来没这么惨过,几乎崩溃掉。就在他承受不住的时候,听到了江湖上传来的消息,辟邪剑谱在林家祖宅。

    林平之当即就偷偷的赶了过来,不过等到了才发现,这里不仅江湖人士数不胜数,就连青城派的人也赶到了。林平之害怕被发现,只好躲在城外。

    他万万没想到,还是被人找到了。不过听这人的意思,像是想要帮自己。

    “你,你是谁?”林平之不敢相信,吞了吞口水,贪婪的看了一眼袈裟,然后问道。

    赵小龙嘴角一勾:“我?我跟你也算是有关系,是你的一个长辈。这袈裟,就是交给你的,拿去吧。”

    “诺,这把剑也给你,估计你会用到的。”

    赵小龙说完,身影一闪而逝,留下惊疑不定的林平之。林平之抓着袈裟,慌张的看着四周:“剑,对,我要练剑。”.

    他捡起宝剑,警惕的看着四周,然后就往密林深处跑去。

    一处破庙,林平之脸色阴晴不定的放下袈裟,看了看手里的长剑,想起赵小龙离去的时候脸上那若有若无的古怪表情。他顿时露出了一丝复杂无比的神色。

    颤抖着手臂,抓住宝剑,林平之目光中闪过一丝纠结。

    最后一咬牙,双眼带着一丝坚定。

    “爹,娘,我一定为你们报仇。”

    “余沧海,我林平之一定要杀了你们。”

    “啊!!!”

    “嘿,还真的狠得下心,了不得啊。”

    赵小龙躲在不远处,满脸敬佩的看着因为疼痛而昏过去的林平之,摇了摇头走了过来。这辟邪剑法,虽然赵小龙知道林平之原著中修炼了辟邪剑法。但是看电视还真的没有亲眼所见来的震撼,他万万没想到,男人,真的能狠得下心,给自己的兄弟来一下。

    “你好好练功吧,我会照顾好你娘的,让她享福快乐每一天,不是,是每一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