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八章:手无抚鸡之力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天地间好像无限缩小,面前的一切,只剩下一把无可匹敌的利剑。

    脸色玩味的风清扬一下严肃了起来,眉目震惊,浑身真气澎湃。须发喷张,恐怖无比。

    “好小子,竟然能推陈出新,熔炼剑招化为己有。”

    他真的震惊了,这却是独孤九剑,却也不是。

    他所传授的独孤九剑,已经被眼前的少年看破了精髓,几招剑势粉碎熔炼,化作了一招。

    风清扬心中震惊无比,想他苦练一生,才看破了独孤九剑的秘密,达到招式信手拈来随意转换的地步。一剑破万器,剑气无敌。

    却没想到眼前的少年刚刚学会,却已经追上了自己的脚步。

    不!

    应该说,比他还要强大。

    风清扬虽然看破了独孤九剑,更进一步。已经不拘一格,千变万化,拜托了招式的桎梏。但是他毕竟年纪大了,想要再次突破已经不可能。

    要知道,剑道走到他这一步,在想突破,就是道的境界了。

    他年迈体弱,时日无多,很明显不可能更进一步。

    但是眼前的少年却年轻无比,一定会比他走的更远。

    想到这里,风清扬神色复杂,目光中带着一丝感慨和妒忌。没错,就是妒忌,他忽然发现,自己数十年的时光,都活到了狗身上了一样,心里怎么能不郁闷?

    剑气纵横,雨点纷飞。

    赵小龙心中忐忑,目光兴奋渴望。

    手中的枯枝如同跟手臂化作一体,成为了身体延长的一部分。手腕翻转,如臂使指,惬意无限。

    他并不清楚,这熔炼了独孤九剑的一招能否是风清扬的对手,赵小龙渴求并不多,哪怕打不败对方,至少也要站个平手吧。

    毕竟,这可是在神蛋蛋的帮助下推演出来的剑法。

    可惜,风清扬毕竟是风清扬。

    赵小龙虽然天资不凡,又有神蛋蛋相助体会到了独孤九剑的精髓。但是,他毕竟习武时日太短,有没有跟高手交手过,作战经验很不丰富。

    那绝妙的一剑刺出,如果是旁人肯定内心恐惧,面对铺天盖地的一剑不知道如何破解。

    风清扬也不清楚如何破解,他也不需要清楚。

    修炼独孤九剑数十年,对于剑法,早已经刻在了骨子里一般。这一剑虽然恐怖无解,却也难不住作战经验丰富的风清扬。

    他人在空中飞跃,猛地大手一抓,空气中的雨水竟然一点点凝结,被内力凝聚,化作了一把冰晶长剑。

    刷!

    长剑刺出,直扑枯枝。

    仿佛有风雷声响起,冰晶长剑闪烁着荧光,恐怖无比。

    如此相似的一剑,令赵小龙心里一紧忍不住忐忑了起来。

    面前,铺天盖地,全是剑影。如同处身与剑域一般,无可躲避。赵小龙并不知道,在风清扬的眼里,看到的情形跟他是一模一样。

    可惜,赵小龙总归是新手。

    内心紧张,面对这恐怖的一剑忍不住手腕颤抖了一下,想要变招抵挡。

    就是这么一颤,让风清扬抓住了机会。冰晶长剑脱手而出,如同飞剑一般刺来。

    枯枝横扫,带着浑身无穷的真气,嘭的一下砸在冰晶长剑上。没有了内力的支持,长剑轰然粉碎,化作了满天雨水,飘散而去。

    空气中生出一股白雾,七彩光芒如同彩虹一般耀眼。

    一道人影须发喷张,一掌拍出,如排山倒海,呼啸震耳。

    “不好!”

    赵小龙心知不妙,这一掌他避无可避,体内空空如也,真气消耗一空,却来不及恢复。双眼不甘的看着风清扬拍了过来,胸口一疼,啊的一声整个人倒飞了出去。

    刷!!!

    树枝一颤,风清扬目光带着一丝惋惜:“可惜,天纵之资,却无有剑心,。如若不然,老夫岂会是一合之敌?”

    他看着赵小龙消失的方向,感慨了一声,然后身影一晃消失不见。

    紫光灿烂,清晨的微风颤抖着吱呀,树林中清新无比的空气,带着无尽的百花幽香扑鼻而来。

    大树下,一道纤细的身影扶着一道高大僵硬的人影,一步步往前走去。

    “就这里吧。”

    高大的身影开口,语气纠结。纤细身影闻言站住,警惕的扭头四处看去,大眼睛对着无尽的紧张和羞涩。

    “你,你闭上眼睛。”任盈盈声音颤抖,几乎要哭出来。她带着面纱,虽然看不清表情,但是从那红润的耳根也知道了是一副如何娇羞的样子。

    “你轻点,我,我是第一次。”赵小龙也要哭了,纠结的说道。

    任盈盈紧张的点头,看着赵小龙闭眼,松了口气。

    她再次的四周看去,警惕无比。发现并没有人偷看这才真的放松了下来。

    低头,探手,扭头看天。

    “错了,位置错了,往下。”

    “啊……好的。”

    “别乱摸,掀开啊。”

    “哦哦哦……”

    “轻点……疼。”

    “你别怕,我,我温柔点。”

    “别乱动,扶着,对,就扶着……”

    “是这样吗?咦,你颤抖什么,啊,它会动……”

    赵小龙脸色一变,紧张无比:“姑娘你小心点,要掰断了,麻烦你扶直。”

    “哦哦,人家不是没经验么,是这样么?”

    任盈盈满脸尴尬,手腕松了松。然后一双玉手套着小鸟,捋直了问道。

    深吸口气,赵小龙浑身热血沸腾点了点头:“就是这样,我开始了。”

    “哦,你开始吧……啊……”

    “怎么了?”

    赵小龙浑身一个机灵,被任盈盈的尖叫吓得倒吸一口凉气,赶紧关闭水闸,睁开了眼看去。却一下子呆滞了盯着任盈盈小腹下面湿漉漉的一片,整个人都僵硬了。

    任盈盈低着头,满脸懵逼的看着那庞大僵硬的恐怖东西,嘴角挂着一丝晶莹微微颤抖着。

    赵小龙嘴角一扯,欲哭无泪:“你不知道闪开吗?”

    话说老子这算什么?

    风清扬你大爷的,竟然打的老子手无抚鸡之力,实在是太过分了。

    就在这时,感觉大鸟一紧,赵小龙脸色一变。

    任盈盈俏脸一阵青一阵白,虽然懵懂无知,此时却也明白了刚才发生了什么。她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本来是好心,虽然羞涩,却也想要帮可怜的家伙一把。

    却没想到,这个混蛋竟然弄了她一身。

    做那事本来就尴尬极了,又被淋了一身,还是很尴尬的双腿间,任盈盈刹那暴走了,一双玉手猛地圈紧了,一咬银牙,想要扒掉这个可恶的大萝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