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9章 真相
    夜深人静,星月黯淡,漆黑如墨的夜空显得格外清冷,寂寞无依的意味显得更加浓重。一阵夜风吹过,掀起一丝淡淡的凉意。流星发出微弱的光晕,朦朦胧胧地显现着。

    可是,这原本平淡无奇的夜,却静的可怕,静的发凉……

    {凌晨三点}

    夜里的信息处理室,原本静寂的室内若隐若现地传来淡淡的打字声……

    没有人知道,此时此刻,一个身影正在悄然无声地“偷窃”着文件……

    这个少女正在使用着她的异能———隐身!如果瑶瑶在这里,她一定会想到,这个异能的主人。那个梳着咖啡色双马尾扎着绿色发带,穿着青白色洛丽塔连衣裙,白色长袜,绿色小皮鞋的女孩子———若薰!

    此时的若薰,全无平时的嬉笑,有的、只有那一脸的严肃与冷漠。

    “成员简介……是这个么?”若薰喃喃自语道。

    随即,她用鼠标打开了桌面上的文件。

    “咚————”

    页面弹出了一个输入框。

    “密码?嘶……果然有问题!看来得花点时间了啊……”

    于是乎,若薰就一脸严肃地开始解码。纤细修长的手指在键盘上不断飞舞着,轻车熟路一般地破解着文件密码。

    不知过了多久,若薰的手指终于停了下来,她长舒一口气,有些疲倦地喃喃自语道。

    “呼……可算是把那个烦人的二进制密码给解出来了!”

    不过,她的抱怨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因为若薰深深地知道,这里可是冥魍的大本营,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安全。她必须快一点,以免夜长梦多!

    然而,就在若薰刚刚查阅了几眼的时候,一个人的数据便引起了她的注意。

    “殷墟?这个人……怎么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若薰喃喃自语道,几乎是下意识,她点开了殷墟的资料。

    “十二魔柱圣者之十一,殷墟?我不记得我和他有过什么交集,难道真的!?”

    忽然,若薰不敢置信地看着他的资料,柳眉一竖,一脸严肃地翻阅着。

    就当若薰看到他的任务记录时,她的身子忽然剧烈地颤抖了一下。

    “这是……前往霖雾星……夺取星陨溟石!?果然……就是这个家伙!!!”

    若薰怒视着殷墟的照片,她气得眼角发红,几乎快要失去了理智。因为,她已经确认,当年抢走了星陨溟石,杀害了自己的父母,让自己和姐姐若兰沦为遗孤的,就是这个可恶的家伙———那个冷血无情的杀手!

    现在的她,恨不得直接去宰了他!

    可是,内心里最后一点理智却在最后一刻阻止了她这个疯狂的想法。

    若薰喘息着,希望能让自己清醒一点。

    “呼……若薰,你要冷静!凭你现在三次元两星的实力,怎么去跟那个六次元的人渣比啊!?冷静一点……现在最重要的,是把这件事情告诉姐姐!”

    于是,若薰站起身来,冷冷地瞪了一眼冥魍的信息处理器,怒哼一声,头也不回地走了。

    ———————

    夜已深,深邃的宇宙显得更加静寂与冰冷,满天繁星熠熠生辉,却再无往日的温暖。璀璨星河犹如轻纱曼舞,可不知为什么,越是美丽的景色,在此刻出现,越让人能够感觉到危险的气息……

    就在若薰漫步在茫茫太空之际,忽然感觉眼前一花,一个身影就当在了她的面前。

    只见此人身高约一米九,身着一件纯黑色的立领长外套,一个墨色的长靴漫上修长紧致的大腿上。一头银灰色长发在空中飞舞,墨色的瞳孔好像是宇宙深渊的黑洞一般,令人无法自拔,只能被一点点吞噬。

    没错,这个人,就是当初令瑶瑶险些丧命的人,十二魔柱圣者之首———龙翰铭!

    “你是谁?”若薰冷冷地问道。

    龙翰铭瞥了她一眼,好像没听见她的话一般,闭上了眼,淡淡地说道。

    “冥魍的信息处理器,是你打开的吧?”

    尽管这是一个问句,可是,话语里却充满了肯定的意味。

    “是又怎样!?”若薰冷冷地瞪着他。

    “冥魍的信息,是最高机密,哪怕身为合作伙伴,我想,也没有随便窥探的资格吧?”龙翰铭睁开双眼,眸子里吐着一丝怒意。

    “呵呵,我就是看了,你能奈我何?”若薰淡淡地问道。

    “既然如此,今天就请你留在这里吧!”

    说着,龙翰铭身影一闪,一对硕大的龙翼就在他的身后展开。

    “得罪了!”

    说着,龙翰铭双眸一亮,双翼一扇,手背上覆上了一层厚厚的龙鳞铠甲,身体像一支离弦的箭一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径直向若薰袭去。

    若薰也不是傻子,她知道,眼前这个人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甚至已经达到了七次元一星的恐怖级别,早已不是自己所能抗衡的存在了!

    于是乎,她没有硬接龙翰铭的龙爪,而是借助脚下的一块陨石,用力一蹬,身体就像旁边飞去,躲过了龙翰铭的攻击。

    “砰——————”

    巨大的冲击落在了空处,宇宙周围的空间发出一阵可怕的爆裂声。

    爆炸产生了一股强大的气流,硬生生地讲若薰的身体推出数米远。

    “唔…………”若薰痛呼一声,蹲下身来,将自己身体的重心放低,减少了一点冲击的影响,才不至于被掀飞出去。可是,强劲的气流还是与她擦肩而过,让她的左臂一片血肉模糊。

    若薰虚弱地喘息着,可嘴上还说不肯服软,冷笑着说道。

    “呵呵……堂堂的十二魔柱圣者之首,冥龙圣者———龙翰铭,也不过如此嘛!”

    听到这里,龙翰铭不禁眉头一皱。

    “既然你知道我,也应该明白,你不是我的对手,乖乖投降吧!我会让你死得舒服些!”

    “哼!就凭你!?休想!想要我死,就拿出本事吧!”若薰冷冷地说道。

    龙翰铭看了她一眼,无奈地摇了摇头。

    “敬酒不吃吃罚酒,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