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三章 泯世神————拉曼德
    天色阴暗,乌云笼罩了整个冥域,轰隆隆的滚滚雷声响彻苍穹,暗无天日的压抑感弥漫了整个冥域。

    在这里,没有太阳,没有星光,有的,只有闪电轰鸣的残响。

    在冥域的中心,坐落着一栋庞大的黑色城堡,雷电闪过,明灭可见,枯死的古树包围了这座城堡,即便是在盛夏时分,阴冷的感觉也依旧与之相伴,令人心里一阵发毛。

    这里,毫无生机感可言,有的,只有无尽的黑暗和阴冷。即便小路上时不时有三三两两的人经过,倒也依旧显得空旷无比。

    这里,就是冥域,冥魍的领地。这座领地,坐落在遥远的冥王星上,是一个绝对的黑暗之地。而那座黑色城堡,则是冥魍的总基地。

    暗无天日的殿堂里,在雷光电影下显得格外清冷空旷,亮蓝色的鬼火飘在欧式黑色复古壁灯的四周,一把鎏金色的椅子坐落在三米高的窗户的前面,椅子背对着一张无比奢华的黑色长桌。

    在空旷的大殿里,只见瑶铭辉和十二魔柱圣者一起出现在了大殿的中央。

    而在鎏金色的椅子上,一个人影背过身去,抬头仰望着外面的乌云。

    只见这人一头苍白的长发无风自动,潇洒地飘逸在华贵的黑色神服后面,在空中形成了一道刺眼的白色屏障。

    此人,正是冥魍的最强者,真正的掌权者。也就是瑶铭辉的老师,实力为神王境高阶的强者,泯世神——————拉曼德。

    瑶铭辉和十二魔柱圣者一言不发,就在那里看着他,眼神里充满了恭敬和尊重。

    只不过,不同的是,瑶铭辉是站在大殿的中央,而十二魔柱圣者,只能在门前单膝点地地跪着,甚至没有上前的资格。

    此时的拉曼德,正背对着众人,面无表情地闭上了眼,问道。

    “冥辉,你这次去赛尔号,情况如何?”

    瑶铭辉恭敬地低下头,道。

    “基本和我预想的一样,只不过.........”

    拉曼德伸出右手,立在空中,硬生生地打断了瑶铭辉。

    “不必多言,具体情况,老夫已经听说了。你的女儿还当真天赋异禀,不但觉醒了光影模式和圣光眸,而且还能使用了圣光眸的隐藏技能。还真是一代奇才啊!”

    拉曼德的语气里毫无波澜,或许,换做别人,会把拉曼德的话当做是夸奖。但是瑶铭辉是何等了解自己这位老师,拉曼德的话,表面上是在夸瑶瑶,可实际上,确实在对瑶铭辉说:她现在已经成为了威胁!

    瑶铭辉心知肚明,可是嘴上还是在装傻。

    “多谢老师对家女的夸奖,只不过奇才确实不敢当。”

    拉曼德冷笑一声,转过身来,花白的胡子随风飘荡,苍老的脸上饱经风霜,而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却依旧炯炯有神。

    而此时的他,眼底却多了一丝冷意。

    “冥辉,不必装傻,老夫相信,老夫的意思,你很清楚!”

    瑶铭辉没辙,只能点了点头。

    拉曼德微微一笑,语气恢复了平和。

    “你的心情老夫理解,毕竟她是你的亲生女儿,说到底,还是血浓于水,下不去手。”

    说到这里,拉曼德顿了顿,“很明显,她的天赋很厉害,甚至超过了当年的你。其实,老夫也很好奇,她究竟能强大到什么程度。”

    此言一出,倒是让瑶铭辉松了口气,拉曼德的意思就是,他现在,并没有下定决心杀瑶瑶,这最起码证明,瑶瑶现在没有性命之忧。

    其实,就像迪伦对迪恩一样,瑶铭辉虽然表面上对瑶瑶很冷,但是,实际上,骨子里还是一位疼爱女儿的父亲。作为一位父亲,自然不会看着女儿去死。

    不过,至于瑶铭辉和瑶瑶敌对的原因,恐怕也只有瑶铭辉自己知道了.......

    拉曼德看了一眼瑶铭辉,没有在意,反而转过头去看了一眼门前跪着的龙翰铭。

    “只是,按照这个速度下去,她的实力,恐怕很快就能赶超龙翰铭,那可不是个好兆头!”

    听到这里,十二魔柱圣者中排名第四的巴斯顿就开口了。

    “泯世神大人,冥王大人,既然如此,为何不让我等去杀了她?以她五次元五星的实力,我保证,我一个人前去,就能拿下她!”

    “巴斯顿,你动动脑子好不好?”卡斯奥笑着说道,“泯世神大人和冥王大人之所以一直不下绝杀令,自然有二位大人的道理。杀不杀可不是我们能决定的。再说了,她现在可是有巅峰神皇级别的保镖————伊斯纳娅,尽管实力不可与同日而语,但也和冥王大人不相上下,你敢说自己能打赢冥王大人吗?”

    几句话,就把巴斯顿怼的哑口无言,巴斯顿虽然不及卡斯奥聪明,是个头脑简单的武夫,但是头脑简单也不代表真傻,他可不会傻傻地以为,自己能够战胜与瑶铭辉实力相仿的大能,更别说杀了。

    卡思月补刀道,“更何况,她现在在赛尔号,她身边那些人也很麻烦!”

    巴斯顿不以为然,“切!那些人算什么东西!我一个人就能搞定好几个!”

    卡思月叹了口气,“四哥,我麻烦你动动脑子好不好?你究竟能不能搞定,问问二哥不就知道了!”

    伊兰迪斯一听,忍不住一愣。

    “喂!问我干什么!?”

    卡思月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你不是最近才和迪恩交过手吗?他实力怎么样啊?”

    伊兰迪斯不屑地说道,“切!五次元三星的渣滓,还能怎么样?”

    卡思月嘴角一扬,毫不客气地说道。

    “哎?是吗?我可是听说你连一个五次元三星的渣渣都没抓住,不但被他伤了,而且还开了嗜血模式哦!”

    “卡思月你什么意思!?”伊兰迪斯忍不住怒喝道。

    卡思月轻叹一声,“没什么意思,实话实说而已。”

    “喂!你找死是吧!?”伊兰迪斯怒道。

    一旁的卡斯奥微微一皱眉,“伊兰迪斯你什么意思?实话实说你还恼羞成怒了?”

    “我呸!”伊兰迪斯道,“什么叫我恼羞成怒?你就护着她吧!你自己不也是和他们打了好几次也没成功吗!?”

    “呵呵,彼此彼此吧。”

    “你.........”

    场面乱作一团,十二魔柱圣者之间的关系,依旧是那么“和谐”。

    直到.........

    “够了,都闭嘴!”龙翰铭喝道,“别忘了,这里可是泯世大殿!不是你们胡闹的地方!”

    不得不说,龙翰铭的话还是极具分量的,一开口,就让几个人全部乖乖闭嘴。

    拉曼德就如同没听见一样,淡淡地说道。

    “现在杀她,还不是时候。以后有的是机会,没必要操之过急。老夫要先看看,她能玩出什么花样。这次叫你们来,是为了另一件事!”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