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四十四章 八次元的NEO!
    龙翰铭走上前几步,手上异能涌动,巨大的龙爪再次凝聚出来,他眼神一历,一脸认真道。

    “迪伦,我承认,你能以一敌五,确实很厉害,这点也大大出乎了我们的预料。不过,这一切,也是时候该结束了!”

    迪伦微微一笑,高傲地仰起头,看着龙翰铭。

    “是啊,这场闹剧,是时候该有个了断了!不过,被了断的,只会是你们!”

    “狂妄!”龙翰铭冷冷地喝道,“本来不打算如此步步紧逼,但既然这样,你也别怪我们无情了!一起上!今天,决不能让他活着离开这里!”

    龙翰铭一声令下,其他四个十二魔柱圣者就不约而同地扑向了迪伦。

    “彼岸花开————天地殇!”

    “真·虚空葬!”

    “血魔噬魂击!!!”

    “墟零影舞闪!!!”

    “龙皇碎灭杀!!!”

    面对五圣者的合力进攻以及最强技能的轰击,迪伦的脸色终于发生了变化,他脸上的笑容终于消失,微微一皱眉,眼眸亮起了耀眼的金色,偷天换日发动,抵消了五大必杀技。

    “轰——————————————————”

    由于攻击落空,五个必杀技聚合到了一起,发出了巨大的爆炸。一时之间,尘埃四起,黑烟滚滚而来,就连鼻尖的空气,也瞬间变得浑浊起来。

    迪伦不敢怠慢,全力发动月影流光,拉开了距离。毕竟,哪怕只是五大必杀技的余威,所包含的巨大异能也是极为恐怖的,万一五人有办法调动身体,引爆空中飘散的异能,抛去今天最后一次偷天换日不谈,恐怕就够迪伦死上个几回的了.........

    尽管只是猜想,不过,谨慎如迪伦,还是选择了规避。毕竟,小心驶得万年船,在真正的战斗力,一个不小心,可是会送命的!

    然而,迪伦没想到的是,尽管他已经这般谨慎,却还是栽了跟头.......

    就在他脚踏月影流光,来到门口的时候,正好就是他反应和异能的空档,也就在这时,忽然一道白茫茫的光闪过,打在了自己身上。还没等迪伦反应过来,他就感觉全身的异能,一瞬间变得粘稠起来,如同粘在了一起,无法调动.......

    这.......这是怎么回事!!!?

    见此情景,迪伦的脸终于彻底变了颜色,不仅仅是因为他无法调动异能战斗,更糟糕的是,迪伦已经分析出,异能堵塞的原因。

    异能,是一种存在于少数人体内的特殊能量,与经脉近在咫尺,只有毫厘之差。而这种能量,也借着经脉,在经脉的外围不断轮回,不间断地做着周天运动,曾经有人调查过,每一个异能者的异能流速,大约在每分钟三个大周天左右。这种运动,就如同地球绕着太阳做圆周运动一样,每分每秒,不间断地在进行。只要没有外力干涉,就会一直进行........异能者恢复异能,以及通过冥想升级,都是通过这种渠道。

    可现在呢?迪伦感觉自己的异能就如同堵塞的河沟一般,除了外力干涉,根本没有第二种可能。能够做到这点,只有两个可能,一个就是特殊的机器或者是秘药,能够做到这种情况,这一点,很显然就是不复存在的,那道白光,也不像是什么机器或者药物;那么,就只有第二种可能了,那就是,高阶异能者可以通过特殊方法调动异能,封住低阶异能者的异能!

    迪伦现在的情况,无疑就是第二种可能!不过,这就是这个情况的可怕之处,毕竟,封住异能,如果不是特殊的能力,那么只能做到异能等级的碾压!经过上次的战斗,迪伦现在的异能等级已经达到了五次元五星,那么,想要如此轻易地封住他的异能,恐怕,就只有八次元以上的异能者了.......

    想到这里,迪伦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八次元异能者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个人是你的敌人!

    迪伦皱了皱眉头,看向冥魍五人,五人的脸上也存在少许疑惑,一看就知道,并不是他们所为。

    那么,在场的,有可能达到八次元的,只有.........

    neo!!!!!

    迪伦下意识地猛抬起头,瞳孔一阵收缩,盯着主座上的人。

    果不其然,neo也在看着他,淡淡地说道。

    “发现了?真不愧是你。”

    迪伦眉头一紧,他一直以为,自己藏得够深,可没想到,真正深藏不露的,居然是neo。没想到,那个从未出手的海盗老大,居然是一个八次元的异能者.......

    这..........

    然而,现场的情况,也容不得迪伦多做感慨。冥魍五人的追击可谓是毫不留情,一个愣神的功夫,殷墟就已经手握短匕,到了他的面前,匕首寒光闪闪,照着他的心脏就刺了过去。

    还好,月影流光是卡朋家的秘法,消耗的只有内力,并不需要异能发动。

    迪伦脚下一滑,身体向右一歪,月影流光发动,就从殷墟的匕首下躲了出来。

    只不过,运气不好的是,他的应对还是晚了一步,殷墟的匕首闪过,硬是将他一绺金发留在了利刃之下。

    此外,刀光闪过,蹭过他的衬衫,在他的肩头留下了一道划痕。尽管没有血迹,不过,这一下,也当真算是有惊无险。

    如果迪伦的反应再慢一步,那么,或许蹭到的,就不是他的衬衫,而是他的脖子.......

    “呼.......好险,大意了啊.......”迪伦喃喃自语道。

    龙翰铭看着迪伦,眼神里,满是严肃。

    “迪伦,你现在没有异能,想要从我们手下逃出生天简直就是痴人说梦。看在你是一位令人尊重的强者的份上,我最后奉劝你一句,现在束手就擒,我们留你一个全尸!”

    “哼,乘人之危.........”迪伦冷冷地说道,“龙翰铭,我也奉劝你一句,别以为我现在用不了异能,你们就可以洋洋得意!就凭你们几个,还没有能力将我留在这里!”

    “哼!狂妄之徒!敬酒不吃,那就吃罚酒吧!永别了,迪伦!!!”

    说着,他高举龙爪,来到了迪伦的身前,就要拍下去。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