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八章 再遇骨隗锿(上)
    尤韬异能光环闪耀,紫色的光芒立刻笼罩了瑶瑶全身,催眠术异能发动,比起先前对迪伦发动的催眠术,此时尤韬还加大了异能输出,妄图彻底将瑶瑶的异能封锁,并且,通过掌握异能的主动权,彻底瓦解瑶瑶的光影模式。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但是,他还是太异想开。就当催眠术异能碰到瑶瑶的光影模式时,尤韬只觉得精神一恍惚,紧接着,自己的大脑就如同炸裂一般疼痛,精神之海有种四分五裂的感觉。此时的他,只觉得大脑一阵撕裂般的疼痛,恨不得把自己撕成碎片,来减轻这种痛觉。“啊————————————”尤韬痛呼一声,异能光环瞬间破碎,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紧接着,四肢一软,如同一个破弃的布偶一般,从空中坠落。“尤韬!”念赶紧接住了他,却发现,尤韬早已经昏迷,不省人事。并且,在无意识的情况下,他的身子还在微微地颤抖着。此时的他,七窍流血,身子也白的吓人。看到这样一番情景,念的眉毛立刻竖了起来,一丝怒意,透过冰冷的面具散发出来,令周围的空气都险些凝固。“你做了什么?”念冷冷地问道。“呵呵,我没做什么。”瑶瑶淡淡地道,“不过,我的血脉可做了不少!实话告诉你,我的血脉,是纯正的冥神血脉,可他居然胆敢用那种基础的催眠术,控制我的异能!真是找死!若不是我手下留情,没有让冥神血脉对他进行反噬,若是我全面催动血脉,再加上异能的全面运转,他现在,恐怕已经是一具尸体了!”念听完,冷冷一笑,“照你这么,难不成我还要感谢你?”“随你的便,”瑶瑶毫不客气道,“毕竟,我不需要敌人的感谢,我只是不希望母亲留给我的土地被血液玷污。不过,你们若是再不滚,我也不介意这样做!”念冷笑一声,异能光环亮起,缚阵发动,成千上万根手臂粗细的金属锁链闪着暗红色的光芒,朝着瑶瑶一拥而上。“你的血脉不是能反噬别人的异能吗?”念冷冷地道,“那好!我就让你试试,被生生抽干异能而死的滋味!”着,锁链红光大方,如同一条条血色的巨蟒,朝着瑶瑶扑了上去。前方大放的红光犹如是蟒蛇狰狞的血盆大口,亮出阴冷的獠牙,向瑶瑶缠绕过去。面对这种情况,瑶瑶面露难色,却没有丝毫的慌张。的确,在缚阵里想用瞬移根本就是痴心妄想,可是,即便是这样又如何呢?这样想着,只见瑶瑶异能光环光芒大放,金色的发丝瞬间镀上了一层亮丽的冰蓝,金灿灿的眸子也变成了晶莹剔透的冰蓝色,犹如是一块无暇的水晶一般。她伸出手,指向了缚阵层出不穷的锁链,清脆的声音里满是冰冷,轻声喝道。“冰·永恒霜雪!”话音刚落,只觉得周围的空气瞬间冰冷起来,北风呼啸,鹅毛大雪袭来,一遇到冰冷的锁链,立刻在上面结上了一层厚厚的冰霜,极寒之气迸溅而出,居然霸道地把念添加在上面的异能封住。原本张牙舞爪的锁链,现在就如同是一座壮观的冰雕作品,被定在了空中一动不动。见此情景,念脸色一僵,脸上的怒意再次升腾,居然伸出手,摘掉了脸上的面具,露出一张俊俏、却苍白的吓人的脸。紧接着,他迅速咬破手指,在空中划出一道血色的弧线。“异能真身,现!”“真·血色缚神阵!解封!”见到念疯狂的举动,一旁的樱儿吓了一跳,脸色苍白地喃喃自语道。“完了完了。。。。。念哥哥要发飙了。”不过,嘴上虽然这么,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慢。只见她异能光环亮起,一个身后背着火箭的巨型熊就朝着瑶瑶扑了过去,愣是缠着她,让她没办法干扰念解封阵法。尽管只是一瞬间,但是,瑶瑶的动作还是慢了。就在她将火箭熊摔飞出去的下一秒,一个巨大的血色人影就在空中显现出来。那正是念的异能本命兽————禁锢魔使。而在禁锢魔使的身后,还有着一个血红色的大阵法,时隐时现,尽管相隔很远,但是,瑶瑶还是能鲜明地感觉到,这个阵法绝对非同可!它的威能,给她的感觉居然有点类似于迪恩和迪伦体内的魔神。虽然比起魔神,这个法阵的威能还是有些巫见大巫,可是,还是令瑶瑶一阵颤栗、“该死的。。。。。果然,刚刚错过了打断的时机,现在就要有麻烦了吗?”瑶瑶皱着眉,喃喃自语道。“哼,付出代价!丫头!”念冷冷地道,“真·血色缚神阵!启动!吞噬之光!”语毕,只见阵法血光大放,巨大的血色光束朝着瑶瑶放射出来,以势如破竹之威能,继而渐进。瑶瑶的脸色很难看,毕竟,她能看得出来,如果那道血色光束击中自己,恐怕她的异能会在一瞬间被抽干,成为一具干瘪的“木乃伊”。然而,更令她惊讶的是,她发现自己现在已经动不了了!不要躲避光束,退出血光的笼罩范围,此时的她,可谓是寸步难行!可恶。。。。。难道真的要透支伊黎雅之泪了吗。。。。。。就在她打算触发伊黎雅之泪的时候,就在血色的光束已经到了她的眼前的时候,她只觉得眼前一花,一个人影就出现在了她的眼前。瑶瑶惊呆了,因为人影的主人,居然是和念同队的兮娑。容不得她多想什么,只听兮娑惨叫一声,血色的光芒立刻在他的背上迸发,他的身体瞬间干瘪,变成了一具吓人的干尸,跌落到了地上。“兮娑!!!”念大惊失色,他没想到,就在最后的一瞬间,居然发生了这样的变故。吞噬之光打到了兮娑身上,那就已经表明,兮娑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