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二章 赛小息,爆发!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说到一半,森纳就看到了赛小息怒目的眼神,嘴角冷冷一抬。

    “呵呵,怎么?还生气了?别生气嘛,失败者,不甘心很正常,不过,像你这样的废物,就要接受失败,适应失败!这可是我今天大发慈悲地给你上的一课,你可得好好感激我啊!你说,是不是该也叫我一声老师呢?哈哈哈哈哈哈”

    忽然,森纳好像想到了什么,嘴角微微一扬,露出一抹笑意。

    “哎呀,我忽然想起来了,如果,你是破烂的话,那迪恩大将军不就成了收破烂的了吗?嗯?你说,是吧?哈哈哈哈哈哈”

    谁知道,此言一出,赛小息的眼底就闪现出一抹不同于他平时的眼光————一种阴冷的杀意!

    “你有种就给我再说一遍!”赛小息的声音前所未有的冰冷,可惜的是,由于此刻他的头是低着的,所以,森纳并没有看到赛小息眼底的一抹血红。

    “哈哈哈?怎么?没听见?我说,迪恩大将军是个收破烂的!你听清楚了吗!?哈哈哈————”

    “你找死!!!!”

    一番话,终于将赛小息的最后一丝理智也彻彻底底的碾压至了粉碎,森纳的话,不但诋毁了迪恩,而且,还顺带着诋毁了赛老爸,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中,有两个同时被诋毁的怒火,犹如是打开洪荒之门的钥匙一般,怒火,将门锁燃烧殆尽,现在,赛小息满脑子,都已经被滔天的怒意所占据。

    “我不是废物!我不是破烂!我我绝不许你这样说迪恩老师!!!!!”

    话音刚落,赛小息抬起了头,原本如同旭日阳光般温暖的瞳孔,此时正闪烁着一抹渗人的血红色,而在那血红色中,涌动着无尽的杀意。

    森纳看到这里,心头一颤,刚刚一番话似乎是因为情绪激动,有些说过头了。不过,一瞬间的呆滞之后,森纳还是恢复到了以前的那副不屑一顾的嘴脸。

    “切,虚张声势!你有本事,就拿出来给我看看啊!垃圾!啊!!!”

    话音未落,森纳忽然觉得自己的手好像被一股强大的吸力吸住了,一不留神,手一松,手中的短剑就如同长了翅膀一样飞走,落到了赛小息的手上。天星铁制成的银白色剑刃闪烁着点点金色的光泽,下一瞬间,就变成了遍体晶莹的金色,犹如一块被暖阳照耀着的金色水晶一般,散发出耀眼的光泽。

    这柄短剑,赛小息曾命名为——————光之辉!

    “你不该侮辱我,更不应该侮辱五月,侮辱迪恩老师!!!”

    说罢,赛小息手中的剑忽然发出了刺耳的清响声,周围的风仿佛一瞬间全都变成了一道道锐利的刀刃,赛小息的剑未动,但是,只是剑气荡漾过的风,就让森纳有种已经被千刀万剐了的感觉。

    ————————————

    看到这一幕,前一秒还在裁判的旁边品酒的迪伦,忽然“腾”的一下站了起来,金色的瞳孔里竟出现了一瞬间的呆滞。似乎是受到了极大的震惊,就连握着酒杯的手都在不经意间颤抖了一下。

    “这这是!!!!”

    裁判似乎是

    察觉到了迪伦的异样,心底一惊,他可从未见过这样的迪伦。

    “迪伦上将,您”

    迪伦没有理会他,眼睛紧紧地盯着比赛场上。他没想到,自己只是被请来负责选手的人身安全,防止选手因为下手没轻没重,出了人命。可是不想,居然目睹了眼前如此惊人的一幕。

    身为卡朋家的后裔,五月的传人,迪伦就是瞎了也不会认错刚刚的那种熟悉的感觉,那是——————断空!!!

    错不了绝对是断空!五月第三式————————断空!!!!!

    看到这里,迪伦首先想到的,居然不是上前去阻止,而是在呆滞后,闪过的一丝羡慕与欣慰。

    “呵呵迪恩啊迪恩,算你有眼光,没看错人呢!”

    哎想当年,迪恩和迪伦都被誉为是“赫鲁卡星数一数二的天才”,尤其是在秘法和剑法的天赋方面,近一百年来,除了渊虞之外,根本没有能和他们相提并论的主儿。可是,即便是这样,迪恩和迪伦也是在修习五月将近十几年的情况下,才能够自如地使用五月第三式————断空!尽管眼前的赛小息主要是因为情绪激动,误打误撞地使用了出来,可是,别忘了!赛小息既不是异能者,也不具备卡朋家特殊的血统,在学习五月不过半年的情况下就能施展断空。这一点,让迪伦有一瞬间居然开始怀疑人生了。

    “哎还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这小子”迪伦哭笑不得地说道。

    ——————————————————————

    然而,相较于迪伦的感慨,森纳可就没那么有闲情雅致去细品赛小息的天赋了。此时此刻,面对泛白的剑锋,他内心深处居然升腾起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仿佛下一瞬间,剑刃靠近,就会将他彻底地撕裂。

    “你你别过来!我我我我们商量一下好不好!我认输,我认输!我”由于极度的恐惧,森纳此时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

    “我说了,你不应该侮辱迪恩老师!”赛小息一字一顿道,“付出代价吧!五月第三式——————断空!!!”

    赛小息的身体纵身一跃,就来到了半空,有了剑气的辅助,这样的动作对他来说几乎是信手拈来。

    下一瞬间,一抹锐利的光芒闪过赛小息的瞳仁,汇聚到了锋利的剑刃上,清冷的剑锋仿佛要将整个空间撕得四分五裂。

    “喝!”

    赛小息轻喝一声,剑气离手,化作一道道风刃,划过长空,朝着比赛场上掠去。

    “嗖嗖嗖————————————轰————————————”

    风刃击中,下一瞬间,整个比赛场都被一片浓浓的硝烟所笼罩,笼罩在比赛场外的能量罩直接四分五裂,零零落落的碎片可怜兮兮地碎了一地。而在比赛场一角的赛小息正半跪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而光之辉,则静静地躺在了他的脚边。再看赛小息,眼底的杀气不知何时已经散尽,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疲倦,但是更多的,却是兴奋!

    迪恩老师!我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做到了!!!那是断空!五月第三式————断空!如果如果您能在赛尔号,如果您没有被冥魍的人抓走,要是您能看到就好了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