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五十三章 刮目相待
    天才壹秒記住『愛♂去÷小?說→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嗖嗖嗖————————————轰————————————”

    风刃击中,下一瞬间,整个比赛场都被一片浓浓的硝烟所笼罩,笼罩在比赛场外的能量罩直接四分五裂,零零落落的碎片可怜兮兮地碎了一地。而在比赛场一角的赛小息正半跪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息着,而光之辉,则静静地躺在了他的脚边。再看赛小息,眼底的杀气不知何时已经散尽,取而代之的,是一抹疲倦,但是更多的,却是兴奋!

    迪恩老师!我没有辜负您的期望!我做到了!!!那是断空!五月第三式————断空!如果如果您能在赛尔号,如果您没有被冥魍的人抓走,要是您能看到就好了

    然而,这种荣耀感只持续了一瞬间,而下一刻,就如同赛场上的硝烟一般,烟消云散。赛小息的瞳孔一阵收缩,因为,映入眼帘的,是一片小型的废墟——————整个比赛场,就像是被翻过一边了一般,除了他脚下的地面之外,几乎找不到任何一块平整的落脚点。而原本银灰色的地面,也因为刚刚的断空与其的摩擦,变成了有些焦灼的红褐色。

    这断空的威力,居然如此之大!!!

    看到这里,赛小息才明白,迪恩之前不论是和自己三人示范也好,与敌人的战斗也好,都是手下留情了的。否则,迪恩的五月威力在自己之上,熟练度更是没话说,不可能在威力层面上不及自己。

    忽然,赛小息好像想到了什么,浑身一个激灵。

    完了!!!森纳!!!

    不得不说,尽管赛小息对于森纳的出言不逊和目中无人毫无好感,但是,好歹也是一条鲜活的生命啊!再说了,如果是赛尔号像之前一样和欧比对立的话还没什么,现在这属于友谊竞赛,两方是朋友,自己刚刚那一剑要是把人弄死了天啊!!!

    想到这里,赛小息赶紧拔开腿,冲进了还未完全消散的硝烟中。可谁知,刚挪一步,一种撕裂般的剧痛就蔓延了全身。

    “啊嘶”

    突如其来的痛觉让赛小息一个踉跄,他没有想到,断空的负荷居然如此之大,此时恐怖的痛觉席卷了他的身体,整个机体在一瞬间简直比报废还要难受

    可恶啊为什么偏偏是在这个时候啊!也不知道森纳怎么样了

    然而,就在赛小息还在发愁的时候,硝烟散尽,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了赛小息的眼前。那个身影的眸子此时正闪烁着耀眼的金色,一个虚幻的能量罩笼罩着他和昏厥了的森纳。此时此刻,那个人看着他,嘴角微微一扬,笑了笑,眼底的欣喜毫不掩饰。

    “迪伦哥!?你不是你之前不是受了重伤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赛小息惊讶地问道。

    没错,眼前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刚刚台下的迪伦。

    “多谢挂念,好得差不多了。”迪伦微微一笑,“本来也没什么大碍,我恢复的也快,昨天就痊愈了。”

    说完,走上前来,拍了拍赛小息的肩膀。

    “迪恩果然没有看错人,刚刚的断空,很漂亮。恭喜了。”

    听迪伦这么一说,一个大大的笑容在赛小息的脸上绽开。

    而一旁的裁判也从惊讶中反映了过来,清了清嗓子,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一些,然后,举起麦克风,高声喊道。

    “下面我宣布!!!赛尔号赛小息选手获胜!!!!”

    “哦哦哦哦哦——————————”

    场下的欢呼声如同潮水一般响起,连同络绎不绝的掌声,一起响彻在赛小息的耳边。

    突如其来的荣耀感让赛小息的脑子一阵发懵,嘴唇颤抖着,小声问迪伦道。

    “迪伦哥他们的掌声欢呼是给我的吗?”

    “当然了,不然是给谁的?”迪伦失笑着说道。

    “迪伦哥,我我不是废物,对不对!?”赛小息又问道。

    听到这里,迪伦微微一愣,而后,轻轻地敲了一下赛小息的显示屏,哭笑不得道。

    “当然不是,虽然很不想承认,不过你修习五月的天赋好得惊人,比我,甚至是迪恩都好。想当年我和迪恩练好断空,都已经是修习五月十年以上的事儿了。你不到一年就做到了,让我们情何以堪啊?还说自己是废物!?你是想我们卡朋家的列祖列宗气的集体诈尸是吧!?”

    “额哈哈哈”赛小息失笑着笑了两声,毕竟,说让自家祖宗诈尸的人,着实不多啊估计这个时候,迪伦精神之海里的昀魔神正在发射怨念光波吧

    然而,这种吐槽在赛小息的脑海里一闪而过,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被人所肯定的欣喜。

    “迪伦哥,你说,我真的不是废物!?”

    “当然不是,至少我这么认为。”

    “耶————————”

    听到这里,赛小息忽然像一个小孩子一样,欣喜若狂地跳到了迪伦身上,手臂紧紧地勒住迪伦的脖子,双脚快速地蹬着,高兴地喊道。

    “我不是废物了!我终于不是废物了!我没有让迪恩老师失望!我以后有保护大家的能力了!哈哈哈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

    看着赛小息高兴到不能自己的样子,迪伦的嘴角露出了一丝从未有过的复杂笑容。何曾几时,自己也曾像眼前的少年一样,因为自己拥有能够守护自己最重要的人的实力而感到开心,那种发自内心,无忧无虑的笑

    当然,这样久违却复杂的感情只在迪伦的嘴角停留了一瞬间,而后便被他平时的“面具”所取代,换做一种无可奈何的表情,拍了拍挂在自己身上的赛小息,道。

    “喂喂喂,别勒了,你要勒死我吗?小心我告你谋杀哦~”

    “嗯?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迪伦哥,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我我我我太激动了”赛小息赶紧松了手,从迪伦的身上下来,一脸歉意地说道。

    哎真是的,一句玩笑话至于吗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