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章 劫法场
    众人的身体一个一个倒了下来,被抽空了异能的异能者在短时间内是十分虚弱的。现在,众人倒在地上,虚弱地连一个小手指都动弹不得了………

    林玖兰把晶石收了回来,满意地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众人,得意洋洋地笑着说道。

    “你们的异能本阁主收下了,明天,就是你们生命的终点!”

    .......

    ————————————————————————————————

    月光清冷,透过洁净的玻璃,如同一盆冷水一般,毫不留情地洒在墨阡痕的身上。墨阡痕端着红酒杯,轻轻地抿了一口。原本不常喝酒的他,尽管酒量并不算太差,可是,每一口下去,都感觉近乎窒息,对于他来说,甚至比喝人血还要煎熬.....

    “哎.........今晚气温貌似不低,可是.....为什么这么冷呢........”墨阡痕低头抿着红酒,心不在焉地喃喃自语道。

    一边说着,墨阡痕随手抓了件外套,披在身上。

    一旁的一个侍女走过来,恭恭敬敬地对着墨阡痕鞠了一躬,小声说道。

    “煞大人,已经快后半夜了,请您早点歇息吧。明天一早,还要去刑场呢。”

    的确,根据冥魍和神陨阁其他高层的说法,明天午时,全体星河将会被当着所有冥魍和神陨阁成员的面被杀死。

    “嗯.....知道了。”墨阡痕敷衍地答了一句,“我现在不困,你别管我。”

    “........是。”

    听出了今天墨阡痕的声音有些低沉,侍女也不敢多说什么,朝墨阡痕鞠躬一下之后,就识趣地退到了屋外,甚至还很细心地把门关上,不让外人打搅墨阡痕。

    墨阡痕抬头望月,低头喝酒,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墨色的眸子黯淡了一分,低声喃喃自语道。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我是不是......应该阻止这场离别呢.......”

    一边说着,墨阡痕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烦躁地把酒杯一摔,靠在沙发上陷入了沉思。

    …………

    ———————第二天午时————————

    星河一众被绑在神陨阁基地外的一处空地上,由于被抽走了异能,他们此时都异常虚弱。

    墨阡痕在不远处望着脸色惨白的瑶瑶,皱了皱眉,这个下意识的动作,连他自己都没有察觉。

    “午时已到,阁主有令!杀!”

    一声大喝之后,掌刑人们拿起手中的开关。

    下一瞬间,一颗巨大的水晶从地底钻出来,一圈圈法阵在它的外围,似乎是在蓄力,蓄势待发的样子令每个人都屏住了呼吸。

    “嗡嗡嗡嗡——————”

    法阵蓄力完毕,即将发射。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声轻喝响起。

    “真·灭世神罚!”

    “!!!!”

    一道墨黑色的天雷从天而降,将即将发射的水晶打得七零八落,那颗大的晶石也在一声清响后四分五裂……

    墨阡痕从半空中降落下来,黑色和银白色的异能光环闪动,这足以证明刚刚那一招是他的杰作。

    “嗖—————”

    墨阡痕一挥手,几道异能刃出现,割开了星河众人身上的绳子。

    “还好吧?”墨阡痕回过头,浅浅一笑。紧接着,他从口袋里拿出一颗水晶。“这是你们的异能。”

    一边说着,他捏碎了水晶,六道光闪出,融入到星河六人的身体里。异能恢复。

    “你………为什么?”瑶瑶惊讶地盯着墨阡痕。

    “因为,我发现,自欺欺人根本没有用。比起命运,到头来,我更想守护你。”墨阡痕笑着,走到瑶瑶面前。

    “做了那么多的错事,我不奢望你能原谅我,但是,请允许我,最后守护你一次。”

    说罢,墨阡痕转过身去,面向冥魍和神陨阁的所有人,召唤出浮屠冥影刃,冷冷地说道。

    “想杀我的伙伴,就先迈过我的尸体吧!”

    一边说着,墨阡痕墨色的眼眸里还闪烁着耀眼的坚定光辉。

    中午的阳光………冬日的阳光,温暖中,却又有一丝令人不安的冰冷…………

    “呵呵,煞,身为暗黑骑士长,你要背叛冥魍吗?”拉曼德冷冷地看着墨阡痕,眼底闪过一丝凶光。

    “煞?对不起,从今天开始,我就不再是煞了。”墨阡痕一脸坚定,一字一顿、斩钉截铁地说道。“我的名字,叫墨阡痕!”

    “墨阡痕?呵呵……呵呵……好啊!”拉曼德冷冷一笑。

    瑶冥辉看着墨阡痕,眼中也略有一丝冷意。“墨阡痕是吧,好,我现在就让你知道,逞英雄的代价!”

    说罢,瑶冥辉一挥手,墨阡痕忽然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地一颤,一种来自骨子里的恐惧和冰冷如同潮水一般,朝他袭来。

    疼痛感……恐惧感……绝望感……开始一点一点侵蚀他的身体。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墨阡痕惨叫一声,浑身冒着黑气,倒在地上,疼痛让原本闪耀着光芒的墨色瞳孔变得空洞起来。他蜷缩着身子,倒在地上,浑身疼痛欲裂,甚是痛苦。

    “墨阡痕!”瑶瑶惊叫一声,而后抬起头,怒视瑶冥辉,大声地喊道。

    “瑶冥辉!你对他做了什么!!?”

    “自古以来,妄图背叛冥王的暗黑骑士长,都没有存在的必要。”瑶冥辉面无表情道,“暗夜勋章的拥有者,实力会暴增,可他们的生命,也会就此掌握在冥王的手里。现在,我不但可以剥夺他的力量,还可以让他生不如死。”

    “你…………”

    瑶瑶看着痛苦的墨阡痕,咬了咬牙,此时此刻,她除了眼睁睁地看着他受苦,什么都做不了。

    他本可以视而不见,本可以见死不救,本可以不受这般煎熬的……可是……他现在,却为了救自己,救他的伙伴们,连自己的性命都不顾了……

    以前本以为他变了……可是,实际上,墨阡痕,似乎从未改变……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了起来。

    “呵呵,暗黑骑士长,真是一个可悲的身份啊!”

    “!!!!!”

    众人回头一看,只见迪恩和迪伦的身体里分别闪出一道光,融合成了一个身影。

    魔神綮歆,现身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