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2章两个蠢丫鬟
    彩月'嗯'了声,“那我们回去就跟大夫人说刘双喜要病死了,也省得大夫人气我们办事不利。闪舞网”



    彩云一把捂住彩月的嘴,“你傻了吗?她这可是疫病,我们刚刚才从她这里出去,你跟大夫人说她是病死的,大夫人还不得把我们关柴房里?这大冷的天,你作死可别带上我!”



    彩月为难地道:“那怎么办?大夫人万一问起为啥她没喝药,会不会罚我?”



    想到大夫人的手段,彩月的话里已经带了哭腔。



    彩云道:“你回去就说把药给她喂下了,反正她这病也治不好,一个人在屋子里又没人照顾,还能活几天?等她一死,大夫人岂会知道她是怎么死的?”



    彩月道:“彩云,你真聪明!”



    彩云得意地哼了一声,彩月又道:“可惜刘四喜跑了,将来怕是会跟我们少爷争家产,大夫人会不会怪我们办事不利?”



    彩云无奈道:“他都不知在哪呢,大夫人怪罪我们也没法子。”脚步声越来越远。



    听着两人的对话,刘双喜想:这智商还能当上贴身大丫鬟,看来刘大夫人身边都是些战五渣嘛。闪舞网



    至于争家产……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门外传来'咚咚咚'的脚步声,圆滚滚的刘四喜推门进来,看到刘双喜时惊叫:“你……没死啊?”



    虽然声音有些尖锐,却能听出里面的喜悦。



    刘双喜问:“你很希望我死吗?”



    刘四喜扁着嘴摇了摇头,扬着手上的粗粮饼子:“我给郑三娘家扛包,郑三娘给了我两个饼子,你吃一个我吃一个,就不用怕被饿死了。”



    不知是还残留着原主的情感,还是被刘四喜看似施舍、却还藏着深深担忧的眼神感动,刘双喜觉得眼眶有点发热。



    想当初在刘府时,因为大夫人从中教唆,刘双喜和刘四喜都是互看不顺眼,见了面就掐,想不到此时刘四喜只有两个巴掌大的饼子竟然还能分她一个,果然离开了刘家,熊孩子都懂事了。



    “你比我大,这块大些的给你,快点吃,可别真给饿死了。”刘四喜将一块饼子塞到刘双喜的手里,一面催着刘双喜快吃,一面狼吞虎咽地把另一块饼子塞进嘴里。闪舞网



    “你回来时看到谁了没?”刘双喜接过饼子貌似无意地问道。



    刘四喜的目光瞬间有些呆滞,之后垂着头道:“我以为你死了,虽然听她们说是要来害你和我的,可我怕她们也要把我弄死,就没敢过来,幸好你没死,要不往后就要剩我一个人了。”



    说着,刘四喜的鼻子就一抽一抽的,像是极力要把流出来的鼻涕吸回去。



    知道刘四喜是把自己当成相依为命的唯一亲人,才会为她还活着而高兴,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时代里,他又何尝不是刘双喜唯一的亲人呢?



    刘双喜伸手拍了拍刘四喜的肩头,“男子汉大丈夫哭什么哭?不就是饿了几天肚子,往后跟着姐有你好吃好喝的。”



    刘四喜抬头瞪着刘双喜,更用力地吸了吸鼻子,“谁哭了来着?我这是冻的,你不知道外面有多冷,郑三娘家的包有多沉,我扛了半天的包,差点没冻死我。”



    刘双喜也不拆穿他,咬了口干硬的饼子,虽然是刚出锅不久,还带着点点温热,可这口感也不敢恭维,咽一口都拉嗓子,可这是救命的饼子,刘双喜还是艰难地咽了下去,噎的眼泪都要淌出来了。



    见刘双喜眼里含着两泡泪,刘四喜对刘双喜道:“哭啥哭啊,不就是没有烀肘子吃了?粗粮饼子不顶饿咋的?等你病好了,一身力气也不能浪费了,跟我去郑三娘家扛包,一口饭总混得上吧?开春了把地一种,没肘子吃也饿不死你!”



    刘双喜知道刘四喜是误会自己了,费力地把粗粮饼子咽下去,对刘四喜道:“就住这破房子,你还想活到开春?没准哪天夜里睡一觉就醒不过来了。我看那地也别留着开春种了,赶紧卖了把房子修一修。”



    刘四喜不乐意了,“把地卖了咱俩往后吃啥?”



    “你不也说了我有一身力气不能浪费了,等我把病养好,就是去给郑三娘扛包也饿不死你!”



    刘四喜听了用力把被的胖肉挤成一条缝的眼睛瞪大,看了看真是没法住人的房子,最后一咬牙,“成,就听你的,你可不能把地卖了就丢下我跑了!”



    真是个没安全感的小孩子!刘双喜眨着眼,“还用你说?往后我还得跟你相依为命呢。”



    “怪不正经的,我去郑三娘家做事了。”刘四喜扭捏地红了脸,'咚咚咚'地跑出去,震的地面微微颤动,窗棂子都晃了几晃。



    刘双喜叹口气,这破房子不修一修真是一天都住不下去了。



    肚子里的粗粮饼子消化了一阵子,刘双喜身上也有了些力气,虽说还不能像从前一样举个几百斤,走到隔壁郑三娘家却不是问题。



    刘双喜将身上的衣服整理一下,也不知是大夫人看不上她这身衣服,还是觉得她这尺寸就是扒下来也没人能穿,倒是让她把这身上等绸料的衣服穿了出来。



    可这衣服好是好,穿在身上一点都不挡风,而原主因为胖里面的棉絮都没让加多少,单薄的夹袄穿在身上,压根就抵挡不住呼啸的北方。



    只几步路来到郑三娘家,刘双喜已经冻得脸色发紫,好在吃了饼子身上也不那么虚了。



    郑三娘见了用她特有的大嗓门道:“哟,这不是刘家的二小姐,咋有闲心到我家来串门了?”



    郑三娘开着梅西镇上唯一一家米粮铺,算不上家财万贯也是小有资产,只可怜年轻轻的就死了男人,连个孩子都没留下。如今才二十七、八岁,却守了有十年的寡,表面看似风光,夜静难寐时的苦楚只有她自己清楚。蓝色第一次在阿里发文,喜欢种田文的亲亲们要支持蓝色哦么么哒!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