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3章花钱如流水
    原本刘双喜没少听到关于郑三娘的风言风语,对郑三娘也没个好脸,也难怪郑三娘见她落难了话里带着揶揄。



    刘双喜也不恼,朝郑三娘苦笑道:“分家出来时我和四喜手里有五亩地,如今想要卖了过冬,想问问三娘买不买。”



    郑三娘皱眉,“你卖了地往后跟四喜怎么过日子?”



    刘双喜道:“若不卖了地,今年冬都不定能熬过去,还提什么往后?再说我有一把子力气,还有一些赚钱的道道,总不会饿死的。”



    郑三娘叹口气,知道刘双喜和刘四喜是被逼到绝地,也没再拿话挤兑刘双喜,想了想道:“既然你想卖地,你家那五亩地我也知道,算得上是中田,我就按一亩地三两银子给你如何?”



    刘双喜听了有些惊讶,从原主的记忆里她知道这个时代正是刚刚结束了长达百年之久的征战,大量的男丁战死沙场,人口也因战乱锐减,田地无人耕种,最不值钱的就是土地,也就梅西镇这里因偏远,还算得上和平,地价能高一些,但三两银子一亩那已经是上好良田的价了。



    郑三娘也说她的田只是中田,却给的良田的价,刘双喜便记下郑三娘的这份情。闪舞网



    收起十三两银子,将地契给了郑三娘。刘双喜又跟郑三娘买了二两银子的各种米面和没有脱壳的大麦,别看二两银子看似不多,却也买了两石米面,百多斤的麻袋也装了五袋,再算上一袋大麦,也没用郑三娘让人送,一次三袋,两次就轻轻松松地扛回了破屋子。



    郑三娘吃了一惊,早就听说刘府二小姐双喜力大无穷,一见之下却比男子还有力气,这身肉看来也不是白长的。



    而刘双喜却在感叹,果然饿的久了身子虚,从前的刘双喜这样的袋子,一次绝对能扛起六袋都不费劲。



    刘四喜刚给人送了粮回来,听说刘双喜买了许多米粮,跑回来一看就埋怨道:“你们女人真不会过日子,你买这些粮,只我们两个一年都吃不完,可不是要吃长虫了?”



    刘双喜睨了四喜一眼,“哪个告诉你这些粮是要吃的?刚好你回来,跟我出去买些东西,就不去郑三娘那里扛包了。”



    刘四喜嘟囔,“这才卖了地就要买买买,等银子花光了有你哭的。”



    刘双喜拿了一锭二两的银子在刘四喜的眼前晃了又晃,见刘四喜的目光随着银子转了两圈,眼珠子都要掉到银子上,才把银子塞到刘四喜的手上,“这个给你拿着,想吃什么自己买去。闪舞网”



    刘四喜的口水就要流出来,从爹病了之后他就没吃过一顿肉,让打小就无肉不欢的他馋虫都要爬出来了。



    别看二两银子不多,但一斤肉十二文,二两银子能买差不多二百斤的肥肉,若是买生可不就能买一头了?此时外面天寒地冻,买一头回来杀了冻上就能吃一冬。



    刘四喜越算越美,好像看到一头肥正朝他飞奔而来,对刘双喜怎么花钱都没心思去管了。



    梅西镇地处东楚国北方的豫州府临县,因位置偏远,战火烧不到这里,在战乱纷飞的年代里难得算上一片乐土,而在东楚一统四国之后,几年间别处都大力发展,梅西镇却还是老样子,百姓倒也算是安居乐业。



    刘双喜带着刘四喜上街,并没有朝着刘四喜心仪的肉铺走去,而是先奔着布庄子,本打算买两身袄子过冬,可姐弟俩这身材人家布庄子也没现货,最后还是让裁缝给量了尺寸,只一人一身棉衣料子和棉花就抵了别人三身,钱花的自然也是别人的三倍。



    说好明日过来取,刘双喜又带刘四喜去了旁边的杂货铺,在刘四喜肉疼的眼神之下,买了一堆看似并没多大用处的东西。



    刘四喜顶着可以淹没他的一堆杂物,走一路嘟囔了一路,“你说你买的这都是啥?家里就咱们俩你买那么多箩筐做啥?还有这破木桶,咱家就一口井,你还打算吊几只桶?还有那几口让送家里的大缸,你想拿来泡澡咋的?”



    刘双喜没理刘四喜,只是转身就进了旁边的木匠铺,跟老木匠比划着定做了几个木头的框子,又定做了一张床。



    刘四喜气的牙痒,这一路走来,有用没用的东西就花了一两多银子,定木框子和木床又花了二两,他们的地才卖了几个钱?原想着能花到开春种地,可看这个买法,年都未必过得去了。



    刘双喜抱着从木匠铺买来的厚木板,琢磨着回去垫几块石头做成木板铺也好过原来潮湿的稻草,等定做的床做好了,就不用睡板铺。



    只是姐弟俩都是大体格,做床的木料都比别人加厚了三分,做一张床就要一两多银子,刘双喜干脆就只定做了一张床。



    家里倒是有两间屋子,可一间她留着用来赚钱,刘四喜暂时还是得跟她住一个屋,小屁孩一个,两张床太浪费了。



    在刘四喜愤愤的眼神下,刘双喜又大步走进铁匠铺,让人给打四口大铁锅,这时候的铁器还是很贵的,四口加厚的大铁锅又花了三两多银子,刘四喜已经无力吐槽了,只是算着手里这二两银子回去就买一头回来,不然早晚还得被刘双喜给败出去。



    路上刘双喜又请了个泥瓦匠到家里帮着修屋子,刘四喜已经被刘双喜的败家给打败了,只能跟自己生气。



    泥瓦匠到家后,帮着把里屋的破窗子先用唯二的两床破棉被挡上,又在上面钉了木板,虽然屋子里一下子就暗了,风却不能从破窗口再吹进来。



    屋子里生了火盆,化了黄泥把房子外面的破洞也都抹上,之后刘双喜又与泥瓦匠约定好明天拉几车石头过来,在另一间屋子里砌几个灶。



    送走泥瓦匠,屋子里的火盆烧的很旺。虽然身上暖和了,刘四喜又开始担心破棉被都钉窗上了,晚上可怎么睡,再破的被那也是被啊。



    等刘双喜又出门一趟,抱着两床又松又软的被褥回来,刘四喜难得没再吐槽刘双喜乱花钱。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