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6章双喜甜食
    不管信不信,每天见刘双喜都要泡十几二十斤带皮的大麦,刘四喜都心疼的直叨叨。闪舞网刘双喜也不理他,只是固执地继续泡大麦,每天再淋两三次温水。



    终于到了第四天,头一次泡的大麦已经发起一寸多长的芽子。



    起个大早,刘双喜将半夜起来泡上的糯米放到大锅里煮,比平常蒸的饭还多放了一些水。



    两屋八个灶一齐烧火,每口大铁锅里都有二十多斤米,再加上水也是满满一大锅,看的围着灶台烧火的刘四喜直心疼,“你第一回做倒是少做点呀,这小二百斤粮,别都白瞎了。”



    刘双喜不解释,虽然前世没一次做这么多,可经验在那儿了,能做白瞎吗?看他那心操的稀碎稀碎,还不如多干点活了。



    待糯米饭煮熟后,凭感觉晾到热而不烫,再把切得细碎的大麦芽混到里面,就在灶台上温着,这样经过两个时辰左右的发酵就可以取糖液了。



    刘四喜在一旁蹲着看,也不知刘双喜这是要做什么,好好的糯米不留着吃,拌得跟食似的,回头弄不好都得扔。



    但这些日子吃着刘双喜做的菜,对刘双喜倒有那么一点信心,没准真是要做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去卖呢。闪舞网



    再说,没信心又如何?后来又买了四口大锅,这些日子又陆续添了不少东西,卖地的十五两银子都败的差不多了,若是这回赚不回钱,他们姐弟俩就真只能每天吃着白饭度日了。



    刘双喜让刘四喜不时再在灶台里烧一把细柴,不会让锅里的饭太热,又不会冷掉。



    到下午的时候,刘双喜打开大锅,已经能看到发酵好的糯米和里面的糖液,用布袋子把糖液里面的糯米和麦芽过滤出来,剩下的就是需要挤压才能把里面的糖液都弄出来了。



    刘双喜力气大,也不用压汁机,只两臂用力,就能看到白布袋上不断地有糖汁流出来,流到下面接着的大缸里。



    刘四喜又蹲在一边看热闹,嘴里还不闲着地说:“你这是干啥呀,好好的米瞧被你糟蹋成什么样儿了?”



    刘双喜听的烦了就让他去把灶上的火生起来,把拧出来的糖液舀出来倒进大锅里面用大火熬着,为了能熬的快点,近二百斤糯米加水拧出的几百斤糖液被她分到八口大锅里熬,等她把糖液都拧出来了,第一口大锅已经熬的初具模样。闪舞网



    红褐色的糖液在大锅里翻滚,整个屋子里都散发着迷人的甜香。



    刘双喜拿竹制的长柄锅铲沾了点放嘴里尝了尝,虽然有麦芽糖的香,甜味还很淡,度也不够,还得继续再熬。



    刘四喜也学着刘双喜的样子尝了一点,顿时就眉开眼笑,“甜,像蜜糖水!”



    刘双喜撇嘴,“这回相信姐说的赚大钱了吧?”



    刘四喜用力点头,“你做的这假蜜糖跟真的似的,肯定能骗到人。”



    刘双喜黑线:“我可警告你,回头你要是把我怎么做糖的秘密告诉别人,仔细你的皮!”



    刘四喜翻着白眼,“你当我傻?我还怕你说漏了呢。”



    姐弟俩这一下午就在不停地搅动锅里的糖液,午饭和晚饭都是刘四喜去王家买的,三十个大就着热水,一人吃了十五个,都还有些意犹未尽。



    直到天快黑了,锅里的糖才算熬好,满屋子都是微焦的甜香。



    一半被刘双喜装到罐子里,剩下的一半在锅里继续熬,将火也撤小点,熬得更加的时候被刘双喜倒在一个白瓷盆里。



    晾不那么热了,先是用一根擀面杖反复拉扯,不烫了就直接上手,等到以她的力气都有些拉扯不动,才把已经被拉成了银白色的糖拉成手指粗细的长条,放在案板上,拿了根棉线,在糖条上快速缠绕,再轻轻一勒,就成了一块块两面平、中间鼓的糖瓜。还有一些干脆拍扁了用刀切成糖片。



    刘四喜拿了一块凉透的塞嘴里,入口时咯嘣脆,再咬几口就粘牙了,可真是又甜又好吃,忍不住挑着拇指赞道:“刘双喜,真看不出你还有这本事。”



    刘双喜拿手指在他的头顶敲了一指,“叫谁刘双喜呢?我是你姐!”



    刘四喜揉着头顶上的大包,鼓着腮帮子运气。原先他就打不过刘双喜,如今刘双喜又有赚钱的本事,他还得靠刘双喜养,哪敢得罪她?



    可这些年也习惯了叫刘双喜,突然叫姐,好奇怪的感觉!



    连着几日,刘双喜和刘四喜都在家闭门做糖,除了最开始的糖瓜、糖片和糖稀,刘双喜还做了一些加了花生和牛奶、羊奶的牛轧糖,又香又甜,刘四喜这几日恨不得糖不离口。



    可被刘双喜以太胖为由,限制了吃糖的数量,刘四喜敢怒不敢言。



    眼看到了腊月十五,过了腊八后梅西镇的年味渐浓,不管有钱没钱,家家户户都开始准备起了年货,而今日正是梅西镇逢五的集日,十里八乡的人不论买的卖的都往这边赶来。



    刘双喜家正是集市的正中央,绝好的铺面位置,刘双喜一早就起来在门前用之前睡过的木板支起了个摊子。



    前几日床就拉了回来,姐弟俩虽然还要挤在一张,可毕竟是新做的大床,用料也十足,虽然没有太花哨的样式,睡着也比木板舒服。



    于是,完成它的使命的木板又成了赶集日摆在门前的摊子了。



    门上还挂了一块黄底红边黑字的幌子,上面写着:双喜甜食。



    刘四喜在摊子前盯着,刘双喜把用篮子装着的各种糖果和昨晚做出的蒸糕往摊子上摆,警告刘四喜不许偷吃。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