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4章这男人长得太好了
    凌波仙说的就是这位刘府大小姐刘一妙,孝廉公则是刘大小姐的未婚夫婿司徒广,梅西镇公认的孝子贤孙。



    据说当初其祖过世,司徒广在灵前整跪了三天三夜,不吃不喝,哭的那叫一个肝肠寸断,最后还是饿晕了被人抬回去,养了一个多月才养好。



    而司徒广的才学也是人人传颂的,十三岁做了一首赞颂定北王一家世代忠良、骁勇善战的诗,还被圣上亲自赞叹过。



    古往今来,才子配佳人的美谈一直经久不衰,让人们津津乐道,即使是跟这位司徒才子传出话题的佳人颇多,却一直没人能撼动刘大小姐的地位。



    刘一妙对刘双喜道:“你和四喜许久不曾回家瞧瞧了,我跟母亲对你们甚是想念。”



    自从听刘四喜说了刘大夫人也常去怡园,刘双喜再看刘一妙,总觉得她的眉眼有几分秦账房的影子,不免多打量了几眼,可那略有些直白的眼神让刘一妙很不自在,怯生生地问:“二妹想什么呢?看人都看的不眨眼了。”



    刘双喜收回目光,讪讪地道:“前两天我听人说司徒少爷要成亲了,新娘不是你……”



    刘一妙的嘴角扁了扁,眼圈泛起了红,“广哥哥转过年就十九了,司徒老爷和司徒夫人急着抱孙子,我又要给爹爹守孝,广哥哥纳妾也是应该的。”



    绿莺不高兴了,“姑爷不就是纳两个妾,你至于拿这事来伤害小姐吗?怎么说我们小姐也是姑爷下过聘礼的未婚娘子,哪像你跟杨少爷?咱们梅西镇谁不知道,杨少爷眼角都不看你,你还追着人家跑了好些年,丢不丢人啊?”



    刘双喜也不在意绿莺的嚣张,只是盯着她的脸看,反正她是成功地膈应到了刘一妙,看她明明怄的要死,还要装着贤惠委屈的样子真是太爽了。



    真当她不知道刘一妙表面柔弱的跟朵小白花似的,其实在府里那脾气才叫一个大,她院子里的丫鬟,就没一个没被她打骂过。



    看绿莺从右额头一直到眼角的那道疤,不就是因为一次有人拿话怼刘一妙时绿莺一时走神,没能及时护主,回去后被刘一妙拿烛台砸的。



    若当时再偏上那么一分,绿莺就成独眼绿莺了。闪舞网



    这还是最合她心意的绿莺,别的丫鬟挨打受骂都成了家常便饭了,谁能知道刘府的大小姐,那位看起来柔弱的好像一阵风都能吹跑的刘一妙,打起人的时候跟凶神恶煞似的。



    “你看什么看?”见刘双喜盯着自己额头的伤,绿莺心里很不舒服,这道疤成了她心里最大的结。



    明明跟了个豺狼虎豹,在人前还得帮着她装成绵羊,心里恨的要死又能如何?人家是主,她是仆,想要她的命易如反掌。



    刘双喜道:“绿莺姐姐头上这道疤长得真好,越看越像朵兰花,我看也就大小姐有本事砸的如此清新脱俗。”



    刘一妙的脸色顿时就变了,狠狠地瞪向绿莺,吓的绿莺'扑通'一声跪下,“大小姐,奴婢绝没对别人说过,不知她是怎么知道的,真不是奴婢说的。”



    刘一妙气地想弄死绿莺,她这一跪,再加上这些话,可不就是承认她额头上的伤是自己砸的了?这蠢丫头,看来是好些日子没教训了,都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刘双喜心情说不出的好,朝刘一妙摆了摆手,拎着鸡就要往回走,却不想从前面突然窜出一男人,把刘双喜撞的身子一歪,险些没站住,连手上的鸡都脱手飞了。



    刘双喜抹了把吓出来的冷汗,暗想:能差点把她撞倒,这人力气真大。



    捡起掉在地上的鸡,回头就看到之前撞他的人朝前跑了两步,直接就扑倒在刘一妙面前的雪地上,果然还是没撞过自己。



    只是这人的衣服也够破的了,上面鞭痕纵横交错,虽然能看出曾经料子不错,可大冷的天很多地方都露出了血淋淋的肉,趴在雪地上,便把白色的雪都染上了血色。



    听着刘一妙被吓的尖叫,刘双喜想:人是跟自己撞上了才倒,也算有些责任,总不能让他就这样在雪地里趴着。



    正想上前,从男人跑过来的方向又追来一群男人,打头的人还在吆喝着:“快,就在前面,五百两银子买的,打死也不能让他再跑了。”



    认出吆喝的人是镇上开倚红楼的平爷,在他身后跟着的就是倚红楼里的打手。



    刘双喜脚步一顿:五百两买的,这人得长得多俊呢?可也没看出是个女的呀!还是说倚红楼里不只有鸡也有鸭?



    刘一妙总算不叫了,平爷让人把地上的人拉起来,对刘一妙嬉皮笑脸地道:“这人是楼里新买来的,还不大听话,逮着机会就往外跑,惊扰了刘大小姐,真是罪过罪过。”



    刘一妙也觉得叫得太有份,拿着帕子掩着半张脸,绿莺已从地上爬起来,扶着刘一妙道:“大小姐,我们快走吧,那人被打的血糊糊的太吓人了。”



    绿莺不说还好,一说,刘一妙就忍不住就看被抓的男人,结果就看到他虽然身上伤痕累累,脸上却干净得很,棱角分明的脸庞上,有一双乌黑深邃的眼眸,里面透着不屈与愤怒,浓密的眉,高挺的鼻,形状美好的唇,无一不看的刘一妙心头乱跳。



    长这么大,刘一妙还是头回见到长这么好的男人,一时看的有些呆了。



    而与刘一妙四目相对时,男人虚弱地对刘一妙轻声哀求道:“救……救我……”



    刘一妙咬着嘴唇,心都柔得要化成一滩水了,对平爷道:“我想买下这人,多少银子?”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