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6章我讨厌他
    让跟来的那些打手先回倚红楼,平爷自个儿跟着刘双喜回去拿银子,一路走着都在打量刘双喜,“二小姐,我瞧着你好像瘦了不少,日子过的辛苦吧?”



    刘双喜道:“那是,赚点钱容易吗?一个人你就卖我一百两。闪舞网”



    见平爷张嘴要解释,刘双喜又道:“你别跟我说买人花了五百两的话,我才不信,真花那么多银子,你舍得把人往死里打?”



    平爷干笑道:“不瞒二小姐,这人是我在路上捡的,瞧着模样不错,想着带回来当个摇钱树,谁想性子太烈,我楼里的鸨儿昨儿被他踹了一脚,吐了两口血,还在床上躺着呢。本来我想再不听话,干脆就扔野地里得了,这不就遇上二小姐好心了。”



    刘双喜白了平爷一眼,“你倒是实在,我跟你打个商量,我银子赚的也不容易,要不就拿铺子里的糖块抵数成不?反正人也是你白来的,我给你一百二十两的糖块,你回头卖给你那些恩客,绝不亏了你。”



    平爷听了点头,“二小姐都说了,我还能说什么,就这么着吧。不过,往后二小姐做的什么点心,也替倚红楼留着点成不?”



    有生意做,刘双喜也不会拒绝。闪舞网



    于是,到家后,刘双喜用两大篮子的糖块换了男人的卖身契。



    临走前平爷还给刘双喜出了不少对付男人的法子,听的两辈子都没交过男朋友的刘双喜脸红心跳,却也津津有味。



    等送走平爷,刘双喜回屋,就见刘四喜坐在床边,盯着躺在床上挺尸一样的男人,眉头都要打成死结了,有些不安地道:“刘四喜,人是我换回来的,你可不能打他主意!”



    刘四喜瞪了刘双喜一眼,“他又不是女人,我能打他什么主意?”



    见刘双喜讪讪地笑,刘四喜道:“我说你老大不小的,就不长点脑子吗?你个姑娘家换个男人回来做什么?问题是还长的这么好看,你养不养的熟啊?”



    刘双喜不在意地道:“换男人回来当然是要生孩子,不然你以为我这身材会嫁的出去吗?”



    刘四喜眼前一亮,“你这想法好,往后我也换个媳妇回来。”



    顿了下,刘四喜又道:“你说绿莺那样的得用多少糖能换回来?”



    刘双喜惊讶,“合着你看上绿莺了?她都破相了,不值几块糖。”



    刘四喜撇嘴,“谁看上她了,我就是瞧着她整日颐指气使的心里不舒服,买回来想怎么着就怎么着,看她还敢跟我嚣张不。”



    刘双喜刚想说刘四喜有志气,从前在刘府绿莺没少欺负她,她也看绿莺不顺眼,可一听他说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刘双喜把脸一沉,拎着刘双喜的耳朵训斥道:“你还长能耐了?你想怎么着绿莺?小小年纪满脑子想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刘四喜一边讨饶一边无辜地道:“我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了?不就是想她从前怎么对我,我就怎么报仇回去,怎么就乱七八糟了?”



    刘双喜‘呃’的声,难道是误会了刘四喜?想要仔细问问他有没有那个心,可对个十岁的孩子,有些话真问不出来。



    刘四喜揉着被扯疼的耳朵,嘴里还抱怨着:“不晓得自己多大的劲儿,你还真下得了手。”



    郑三娘在院外喊:“刘双喜、刘四喜,这摊子是谁的?你们还不管了咋的?不就是买个男人搁屋里了,咋还美的生意都不做了?我一个人忙不来了。”



    刘双喜踢了刘四喜一脚,“出去帮忙去。”



    刘四喜'哦'了声跑出去,跑到门前还回头对刘双喜道:“你要办事快点,外面那么冷,我待不了多久。”



    这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吗?刘双喜脱了一只鞋朝刘四喜砸去,被砸个正着的刘四喜一声惨叫,捂着额头跑出去。



    刘双喜对着刘四喜的背影瞪眼,不明白刘四喜这小小年纪都是在哪学的这不正经的。就算她想办事,那也得把人养好才行,这虚的能办成啥事?



    刘双喜又将熬着麦芽糖的锅下面加了些柴,看一时半会儿都熬不好,就去厨房里拔鸡毛,本来鸡是买来做蜜汁鸡块的,可这男人的身子太虚,得好好补补,还是熬鸡汤吧,大冷的天喝着也暖和。



    鸡汤熬了整整一下午,院里院外都飘着鸡汤的香味,郑三娘实在饿的等不了,回自家米铺吃的粗面饼。



    晚上,刘双喜坐在床边,将男人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端着一碗鸡汤慢慢地给他喂下。暖暖的鸡汤入口,男人惨白的脸色好了很多,神志虽然还不清醒,却知道主动用嘴去够装鸡汤的碗。



    刘双喜将汤碗挪开一点,男人的嘴就向前凑一点,位置不偏不倚,奇准的让刘双喜玩兴大发。



    四喜蹲在熄了火的灶台边,一手拿着白面馒头,一手用筷子扒拉着从鸡汤里捞出来的肉块,最后一天的糖也卖完了,初八之前他们都不用再做糖,这日子真舒服!



    可尝了一口鸡肉,便不满地嘟囔,“肉味太淡,炖的久了都不香了,我想喝汤。”



    刘双喜道:“他身上有伤,不能吃味道太重的,你就忍忍吧,这汤本就不多,他又不能吃别的,你何苦跟他争?”



    刘四喜怨念地道:“你有了男人就变了,我讨厌他!”



    对于刘四喜的抱怨,刘双喜只是笑笑,继续玩的不亦乐乎。



    或许是被刘双喜折腾的太久,到嘴边的鸡汤却喝不进去,昏迷中的男人不悦地睁开眼,可看了刘双喜的胖脸一眼,意识到自己是躺在一个何等浑厚的臂弯里,男人两眼一翻又晕了过去。



    这回却是连到嘴的鸡汤都喂不下去了,刘双喜不满地盯着男人,可都要盯出一朵花了,男人就是不醒。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