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7章你也算个男人吗?
    刘四喜嘿嘿笑道:“这种人你不用可怜他,饿几顿就老实了,鸡汤还是给我喝吧!”



    眼看男人的眼珠子在眼皮下转了一圈,刘双喜赌气地把鸡汤往床边一放,“爱吃不吃,姑奶奶还不侍候了。四喜,他不喝咱们自己喝。”



    刘四喜答应一声,赶紧跑到厨房往满是鸡肉的饭碗里加了大半碗汤,一口鸡汤,一口馒头吃的香。



    姐弟俩商量着明天没事,也该把年货置办起来了,虽然肉是够吃了,但再爱吃肉,过年也不能光吃肉,尤其是让刘四喜念念不忘的下水可不能少了。



    刘双喜也想把到这里后的第一个年好得好好的,尤其是家里多了个男人,那一身破衣也不顶用了,还得去给他买身衣服回来。



    临睡之前,刘双喜给男人灌了药。夜里醒了五回,每次将手指放在男人的鼻子下面,感受到他还有呼吸便放下心继续睡。



    早起,又试了试他的呼吸,虽然有些微弱,但也算是平稳,虽然人一直没醒,刘双喜知道是昨晚灌的药有安神镇痛的作用也没放在心上。



    而且,昨日给他擦身上的伤时,看到腰上有道长有半尺的口子,虽然已经结疤了,但之前一定流了很多血,又一直没有好好地养,身子必定很虚弱,多睡睡也能养养精神。



    今日不用做生意了,刘双喜一早带着刘四喜出门,年货买了一大堆,吃的用的穿的都有,用小车推着往家走。



    “刘双喜,有钱真好,当初咱们在刘家,啥时候这么大手大脚地花过钱?”刘四喜拿拿这个、看看那个,嘴都乐得合不上,再也不是当初看着刘双喜花钱就心疼的模样了。



    刘双喜扬了扬满是肥肉的下巴,傲然道:“那是,跟着姐银子管够你花!”



    刘四喜小声嘟囔:“要是肉也管够就更好了!”



    刘双喜假装没听到,这些日子忙着做糖卖糖,饭都吃的很对付,姐弟俩都瘦了好几圈,尤其是刘四喜,瞧着那模样都清俊了许多,这肉还是不能管够。



    但是,过年了,总不能再继续吃得太素,刘双喜就想年三十儿那顿吃点好的,可怕刘四喜一直惦记再得寸进尺,刘双喜啥也没说。



    路过肉张的铺子,肉案子前围了十几个买肉的,举着一串串的铜钱吵吵嚷嚷地让肉张割肉,肉张手拿着割肉刀忙得热火朝天。



    刘四喜见案子旁边放着一口大筐,里面满满的都是的心肝肠肺,招呼道:“肉张,这筐下水卖不?”



    肉张正忙得无暇他顾,听刘四喜问摆摆手,“不要了,你要就拿走,回头把筐给我送回来。”



    刘四喜乐颠颠地拿了一块稻草垫子往车上铺,免得筐里的血水流的到处都是,“刘双喜,这回可够吃一阵子了。”



    刘双喜嫌恶地把新买的年货往里推了推,生怕沾上草垫子上的血,“你要这么多这个做啥?家里剩的还没吃完。”



    刘四喜道:“肉张多小气啊,平常这么一筐都得要十文钱,今儿他忙,白送的不要,你傻吗?”



    刘双喜就觉得刘四喜这孩子太会精打细算了,不过,她喜欢!



    刘双喜将一筐下水放到车上,顺便又管肉张要了几根剃得比啃过还干净的腿骨,回去洗净了敲碎做老汤,做菜时放一勺,没肉菜都香。



    回到家,刘四喜将下水搬到厨房,又将年货一样样都搬进屋里,一回头就见刘双喜坐在床前,手放在男人的额头上,脸上神色有些凝重。



    “咋的了?人死了吗?”



    刘双喜啐了他一口,“会说话不?怎么就死了?不就是烧得厉害点,你快去街口把昨日请的那个郎中请来瞧瞧。”



    刘四喜不情不愿,眼看刘双喜要发火,才‘咚咚’地跑出去。不多时将昨日请来给男人看病的郎中请了来。



    郎中姓方,五十多岁,昨日就是他给开的两副药,还给留了一瓶外擦的伤药。这次再来,只翻了翻男人的眼皮,就摇头,“伤口发炎,这都烧糊涂了,人是不成了,我看还是给准备后世吧!”



    刘四喜一听急了,“怎么就不成了?这才买回来没到一天。”



    方郎中道:“这人本来就要不成了,管你买几天?还是赶紧埋了吧,要不这个年都过不好了。”



    刘双喜拧着眉头,“要不您再给看看,只要能把人救回来,多少银子都成。”



    方郎中见刘双喜说的诚恳,沉吟片刻道:“要不你试试拿人参吊命吧,若是这人还想活,没准就能救回来,不过这人参得是最少五十年往上的老参,银子可得遭罪了。”



    刘双喜点头,“成,只要还有希望,总不能就不救了。”



    方郎中给刘双喜留了一瓶外擦的药粉,教刘双喜用棉花沾酒给男人擦洗伤口,再把药粉撒在上面,活不活就看命了。



    刘四喜随着方郎中去取人参,刘双喜将男人身上的衣服都给撕了,拿了刚在街上买的留着过年时喝的酒,倒了一碗出来,细细地用棉花把伤口一点点擦净,许多地方已经化了脓,看样子十分危急。



    而纵横交错的鞭痕和小小的伤口让刘双喜连欣赏美男的心情都没有。



    刘双喜边擦边对昏迷着的男人说道:“看你这模样也不是小门小户出来的,想也知道这是落了难了,不管是被人害的,还是自个儿不当心,你也不甘心就这么走了吧?昨日还见你为了逃命那么拼,怎么我把你救回来就要死要活了?哪怕你再看不上我,也得顾惜着点自己不是?真就因为我长得丑把自己吓死,那你也算个男人吗……”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