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8章强扭的瓜不甜
    云珞昏昏沉沉的只觉得身上一阵冷一阵热,提不起一丝力气,感觉到似乎有人拿了什么在他的身上擦,擦过的地方又痛又痒,还有几分舒服。闪舞网



    想睁开眼看看,可眼皮却像有千斤重,耳边似乎听到一个还算好听的声音在唠叨,听着听着云珞想起来,他在被追杀时受了伤,结果被人抓进了一个叫倚红楼的地方。因为不肯接客被那个平爷让人用鞭子抽,好不容易逃了出来,却被一个奇胖的女人给买了回来。



    云珞猛然一惊,睁开双眼,就看到那个奇胖的女人手里正拿着一团血糊糊的棉花在他的身上擦着,低头看了一眼被扒得只剩下一条里裤的身子,云珞两眼一翻又晕了过去。



    刘双喜又是摇头又是叹气,总觉得人眼光太高了不好,她不就是长得胖了点吗?至于看一眼又吓晕了?



    刘四喜从外面进来,将用油纸包着的人参扔到桌上,心疼地嘟囔,“这人不就长得好点吗?又看不上你。救不救得回还两说,再说,救回来也不一定养得住,值得往里这么搭银子吗?”



    刘双喜将纸包打开,看到里面那根拇指粗细的人参,虽然是干货,但根须齐全,知道是好货,弯了弯唇角,对刘四喜道:“养不住又咋样,人还活着,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刘四喜还想说什么,见刘双喜拿着人参就到外面,将人参切了片放到药罐里,加了半罐水放到小炉上熬着,心疼道:“你咋都给用上了?这棵人参十两银子呢,方老头还说不知要用多少根才能把人救活,你倒是省着点儿用。”



    刘双喜道:“省着点儿药效不够,用了也白用,不更是白白往里搭银子?”



    刘四喜知道刘双喜是铁了心要砸银子救人,说是说不听了,翻着白眼去把下水拿到院中,希望刘双喜把银子都花没了能心怀愧疚,晚上他就能吃上好吃的炒大肠了。



    学着刘双喜上次洗肠子的方法,刘四喜也用草木灰先把肠洗了两遍,就听隔壁的郑三娘喊:“刘双喜,刘四喜,你们又作什么妖?臭死人了。”



    刘四喜笑呵呵地道:“三娘,别看闻着臭,吃着才香呢,晚上请你吃好吃的啊。”



    郑三娘‘哼’了声,“算了吧,你家多了个男人,有好吃的你姐还不得紧着他吃?还轮得到我?”



    知道郑三娘是记着昨日说好的鸡没吃上才发的牢骚,刘双喜笑道:“今日绝不骗三娘,三娘只管把白面馒头准备好。”



    郑三娘嘟囔着没听说过请人吃饭还要客人备干粮的话,但还是去铺子里舀了两瓢面,到厨房里加了老面揉成面团发上,只等下晌再下锅蒸成馒头。



    人参熬好,微黄的参汤参味很浓,晾得不太烫了,刘双喜端着来到床边,将云珞的头轻轻抬起,倚在她的肩上,一只手端着碗递到云珞的唇边。



    见云珞牙齿咬得紧紧的,参汤怎么也喂不下去,顺着云珞的嘴角流了下来,刘双喜为难,“你自己都不能喝了吗?难道要我嘴对嘴地喂你?”



    话音刚落,云珞的嘴张开一道缝,刘双喜赶紧将碗微微倾斜,就见云珞的喉咙一吞一咽,半碗参汤就下了肚。



    望着躺在又睡得人事不省的云珞,刘双喜真不知是该气还是该笑,难道自己真长得那么入不得他的眼吗?



    叹口气,这人既然这般看不上自己,若真是把他的命救回来,就放他走吧,强扭的瓜不甜,她虽然想要个孩子养老,也没兴趣用强的。



    刘四喜将肠洗得那叫一个干净,刘双喜检查过后觉得这孩子为了吃为了钱,做事都很卖力气。



    为了不薰着云珞,刘双喜让刘四喜在他那屋架的火煮肠子。锅里加了葱姜八角,一下午院子里都飘着喷鼻的香味。



    这次下水有点多,刘双喜就想一部分留着炒,一部分用来卤,卤的香喷喷的吃一口肥香满口,曾经也是她的最爱,只可惜现在这身材还是要控制一下。



    傍晚的时候云珞醒来一次,刘双喜又给他把剩下的半碗参汤喂了,眼看着他的呼吸平稳了些,又让刘四喜去将方郎中请来。



    诊过脉后方郎中连连称奇,“这小伙子虽然伤重,底子倒是不错,看样子再喝几次参汤,没准就能活了。”



    刘四喜胖脸上的五官都纠结成一堆了,“还多喝几次?这得砸多少银子?”



    方郎中正色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若是没救不救也就罢了,眼看或许能活,不救救良心不会不安吗?”



    刘四喜嘴角抽了又抽,憋出一句话:“你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咋不良心不安?一棵人参你就卖十两银子,咋不去抢呢?”



    方郎中讪讪地笑,“这人又不是我买回来的。”



    刘四喜被噎的没话说,瞪了刘双喜和的云珞各一眼,气哼哼地随着方郎中去买人参。



    刘双喜在后面喊:“明儿就过年了,多买两株回来放着。”



    刘四喜脚下一绊,又回头狠狠瞪了刘双喜一眼,才随着方郎中出了门。



    昨晚吃了一顿肥美的大餐,熘肥肠、炒肝尖、手撕心……不但刘双喜和刘四喜吃得回味无穷,连看起来瘦瘦弱弱的郑三娘都不见逊色,吃过之后还拿了一截卤肠回去,说是留着晚上饿了吃。



    早起,云珞被吵醒时精神还很不济,想要再睡,却被一阵‘咚’‘咚’‘咚’的声音吵得睡不着,感觉床都在晃。



    难道是地龙翻身了?云珞暗叫一声不好,想要起身逃出屋子,可浑身没有一处不疼,半点力气都提不起来,翻个身都困难,更不要说下床逃出去。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