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0章刘双喜,你偏心
    连着吃了六根人参,又有刘双喜变着花样给做好吃的,云珞的气色一日日见强,也不会时不时地就昏迷一下。



    只是自从云珞能强打起精神后,就拒绝晚上刘双喜同床照顾,刘双喜无奈,知道他是嫌弃自己,只能把照顾云珞的艰巨任务交给了刘四喜。



    刘四喜对此很不满意,他在刘府时虽然只是庶出的,但刘财主在时大夫人也不会苛待他,什么时候侍候过人?



    可刘双喜说了,吃了那么多人参才救回来,照顾不好死了,银子就都打水漂了。刘四喜再不甘心也只能咬着牙,谁让刘双喜能买到个男人也挺不容易的,也不能真让他死了。只是看云珞的眼神里都充满的怨气。



    每天早起,刘双喜还是会拉着刘四喜到院子里跳减肥操,从第一天的痛不欲生,到如今的生不如死,刘四喜一直生活在水深火热中。



    云珞每天都会被仿佛地震一样的‘咚咚咚’声吵醒,习惯成了自然,也不会再想会不会被掉下来的房梁砸死,可想到滚圆滚圆的刘双喜,同样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跳完减肥操,刘双喜开始做早饭,除了给云珞每天做些补养的肉汤,她和刘四喜从把年夜饭吃光后,每天就是清粥小菜。闪舞网



    闻着院子里飘的肉汤味,刘四喜吸溜着口水道:“刘双喜,你偏心,那男人还不知道要不要你呢,你有好吃的只顾着他了,往后的日子可怎么过啊。”



    刘双喜睨了一眼,“等你把身上的肉减到跟他差不多时,我就不偏心了。”



    想着云珞虽然伤痕累累,却结实瘦削的身材,刘四喜绝望了,乖乖地去吃清粥就小菜。



    吃过早饭,刘四喜就跑得不见踪影,刘双喜只好自己端着晾得微热的红枣乌鸡汤坐到云珞的床边,对闭目假睡的云珞道:“自己吃还是我喂你?”



    知道云珞不待见自己,可每次一见到她就装睡,还是让刘双喜心有不满,怎么说也是她救了他,就算没有谢谢,好歹有个笑脸总成吧?



    云珞抬了抬眼皮,想到刘双喜所说的喂是要搂在怀里喂,云珞沙哑着嗓子道:“我自己吃。”



    刘双喜撇撇嘴,“看把你能的,自己吃不到可别求我。闪舞网”



    云珞不言语,刘双喜只好将他扶着靠在床头,再将汤碗递过去。云珞伸手接汤碗,可实在是身上无力,刚接住汤碗,手一抖,汤碗差点落地,幸好刘双喜的手一直没有离开,赶紧将汤碗扶正。



    云珞知道靠自己是喝不上汤了,却又不想求刘双喜,干脆闭上眼睛。



    刘双喜叹口气,用勺子盛了点汤,递到云珞嘴边,云珞感到勺子碰在嘴唇上,睁开眼诧异地望着刘双喜。



    刘双喜知道他是不想被她抱,解释道:“你前几日伤得重,自己坐不住,我不扶着你怕你呛着,既然自己都能坐住了,我何苦再讨那人嫌呢?”



    听刘双喜说的有几分落寞,云珞心里生出一分愧意,知道他的冷漠伤害到刘双喜的心了。可再看一眼刘双喜比他都大了几圈的身形,愣是把这股愧意给压抑住,他知道自己不能心软,一旦心软了,这女人没准就会提过分的要求,若是让他以身相许,他如今重伤未愈,贞操事小,面子事大,这事儿绝不能含糊了。



    见云珞看了自己一眼,又垂下头,刘双喜真想把汤碗扣他头上,忍着气将汤碗底熬得软烂的鸡肉压碎,混在汤里喂给云珞,想着下顿若是再给他炖好吃的,她就跟他姓。



    下午刘四喜才回来了,身上还滴着水,手里却拎着一条鱼。



    “刘四喜,你大冬天的下河摸鱼了?”刘双喜气的想要骂人,都说熊孩子熊孩子,刘四喜就是熊孩子中的熊孩子,得多缺心眼的才能在大冬天里下河摸鱼?



    刘四喜打着哆嗦把鱼扔给刘双喜,惨白着脸直翻白眼,说出的话都直哆嗦:“你当我……当我傻啊?摸……摸……摸什么鱼?我是被人……挤下河了。”



    一问才知道,他跑去镇东头看舞狮,被人挤到河里,刚好河面上被人取过冰,他直接就掉进冰窟窿里,差点没爬上来。



    刘双喜觉得刘四喜落水事件不简单,却没有证据证明是刘大夫人做的,只是让刘四喜回屋把湿衣服都脱了,又给刘四喜烧了些热水泡澡。



    可喝了一碗姜汤后,刘四喜还是打起喷嚏,虽然不严重,却不能再照顾云珞了。



    夜里,照顾云珞的任务又落在刘双喜的头上,即使云珞再不愿意也知道他目前的情况不能再生病,却说什么都不肯让刘双喜同他睡一张床。



    刘双喜也不介意,再傲娇也是条人命,她不跟个伤号一般见识,只想着把他的身子养好,叉着腰大声吼他一句:滚!



    当知道自己被嫌弃了,看他还得瑟得起来不,想想都觉得爽。



    刘双喜白天累了一天,夜里坐在床边就犯困,迷迷糊糊习惯地就爬上了床,睡到半夜被一声怒吼惊醒。



    刘双喜睁着迷茫的双眼,黑暗中只看到云珞愤怒的眼神是那么闪亮。



    云珞难得精神十足地对着刘双喜吼:“为何会有你这种不检点的女人?想被男人睡也别爬我的床,看你那张脸就让我恶心……”



    刘双喜被吼的懵了,盯着云珞骂个不停的嘴,半晌才意识到她睡迷糊了,竟然爬到床上了。



    可再是她的不是,她也是个姑娘家,又是他的救命恩人,就不能对她温柔一点点吗?



    刘双喜怒瞪着云珞,用比云珞更大的声音吼道:“这是我的床!嫌恶心就滚!”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