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3章这人就是犯贱
    云珞在药水里泡了小半个时辰,起来时浑身无力,被刘双喜抱出来时已经认命地没再反抗,就怕刘双喜发脾气再把他扔到外面冻着。



    刘双喜做的面疙瘩汤很香,云珞吃了一碗多,浑身都暖洋洋的,看刘双喜似乎也不像之前那么面目可憎,暗骂自己一声:犯贱!非要让人教训一顿才知道好歹。



    刘四喜足足吃了四碗,因为他还在气头上,刘双喜开口拦了一次,被刘四喜瞪了两眼,便没再拦,想着待会儿还是给刘四喜做些好吃的,谁让这件事她真理亏呢。



    刘四喜吃多了,撑得弯不下腰,多日来一直只能吃个半饱的郁闷一扫而空,心情大好。



    可想到给刘双喜好脸,刘双喜就会再管着他吃东西,下桌时还不忘又瞪了刘双喜两眼。



    刘双喜道:“刘四喜,差不多就行了,你再不依不饶,别怪我晚饭不做了。”



    刘四喜权衡利弊,立马化身狗腿,“你晚饭做啥?大过年的,你也不能总给我吃素吧?”



    刘双喜道:“想吃肉也行啊,等咱俩把身上的肉减下去,我天天给你做肉吃都成。”



    刘四喜见吃肉没戏,怏怏地没了精神,这些日子郑三娘嫌家里吃得太素,都不过来吃饭了,整天就是喝粥吃咸菜,就算刘双喜拌的咸菜好吃,可刘四喜就是想吃肉。



    一想到外面冻着的肉不给吃,刘四喜就忍不住嘟囔:“我买了一整头,你不让吃,过些日子天热了还不得都臭了?”



    这倒是提醒了刘双喜,肉不吃会坏,不如就做成腊肉香肠,好吃又好放,刚好在肉张那里拿的小肠还剩不少,做香肠足够用了。



    让刘四喜在屋子里陪云珞,刘双喜去外面处理冻肉,这时候没有绞肉机、灌香肠机,做香肠可是足够麻烦的,不过离着开店还有几天,她闲着也是闲着,做香肠也累不坏她,忙忙碌碌的还能减肥。



    刘四喜看刘双喜出去,吃肉的可能大概为无,见云珞着一张脸就来气,忍不住抱怨道:“我爹死了,我和刘双喜被嫡母赶出来,本来就没给分什么家产,为了救你,又是人参又是补品,把卖地的钱都花光了,我和刘双喜穷的只能每天喝粥吃咸菜,你整天好吃好喝的不感激也就算了,还整天着一张死脸,你良心都让狗吃了吗?”



    云珞觉得,他和刘双喜喝粥吃咸菜真不关自己的事儿,那是刘双喜想让他们减肥,怎么也能算到自己头上?



    不过这些日子人参可是实打实吃了不少,刘双喜还变着花样给他做好吃的,想想还真是他欠着刘双喜的了,或许也该对刘双喜好一点。



    只是以身相许?云珞一想到他和刘双喜相差悬殊的身材便激灵灵打个寒颤,万一不小心,他真有可能会被刘双喜压成肉饼!



    一整头,他们不过吃了四分之一,刘双喜把剩下的肉搬了一半进屋里化着,之后又把清洗干净冻着的小肠也拎进屋子里用水泡上,不多时就化开了。



    先将小肠上的肥油撕干净,再用筷子将小肠翻了个面,用刀斜着将小肠壁上的肉刮干净,剩下的就是白白的肠衣。



    刘四喜瞧刘双喜把小肠上面的肉都刮下来扔掉,心疼地道:“刘双喜,你不让我吃也不必这么糟践东西吧?”



    刘双喜道:“我这是在做好吃的,你不懂别多嘴!”



    刘四喜便乖乖地闭了嘴,可看刘双喜的动作,还是怎么看怎么心疼。好在下水都不是花钱来的,心疼的也不是那么厉害,最多等肉张的铺子开的时候,他再去要些回来。



    制作好肠衣后肉也化得差不多了,刘双喜挑着肥瘦合适的肉切成小丁,再用刀剁了几下,加入盐、白酒、酱油、生粉,没有白糖刘双喜就放了些麦芽糖,虽然感觉上差了些,味道应该不会差太多。



    等香肠馅料腌的差不多,找来之前买的一只漏斗,将肠衣的一头套在漏斗的下面,抬头见云珞和刘四喜都好奇地看着自己,刘双喜喊刘四喜过来帮忙往漏斗里装肉。



    刘四喜只要有好吃的,倒是不惜力气,姐弟俩配合默契,很快刮好的一大截肠衣就都用完了,刘双喜在一尺长左右的地方打一个截,整整做了十八根。



    刘双喜将灌好的肠挂在灶台边的墙上烟薰火燎着,只等烤到火候就可以下锅。



    刘四喜馋的直吞口水,“这个要烤熟了吃吗?”



    刘双喜摇头,“蒸着煮着都成。”



    “那还等什么?”刘四喜就要往锅里加水煮肠,被刘双喜拦了,“这个要放几天再煮才好吃。”



    刘四喜拿着瓢的手就僵在那里,看看刘双喜、看看肉肠,深深地觉得心灵上受到了无法弥补的伤害。



    之后做腊肉,在香肠上受到了打击,刘四喜的兴致不是很高,好在腊肉是一个人可以完成的工作,刘双喜也没再喊刘四喜帮忙。



    可瞧着灶边墙上挂得满满的腊肉香肠却不能吃,刘四喜整个人都不好了。



    下午,刘双喜将剩下的肉剁成肉馅,拌好调味料腌了一会儿,再用烫过的白菜叶卷成一个个的小儿,码在盘子里放到锅里蒸,就是很有名的一道名菜——佛手。



    吃饭时,刘双喜给云珞盛了一碗饭,上面盖着菜,让他就坐在吃。



    云珞这些日子一直喝粥,虽然比刘双喜和刘四喜喝的清粥好喝,可再好喝也是粥,难得可以吃饭了,云珞也觉得馋得慌。



    咬了一口佛手,白菜软烂香甜,肉馅香而不腻,是他从未吃过的美味,几口就吃了半碗饭。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