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4章冤家路窄
    云珞忍不住偷看刘双喜,虽然人胖了些,脸皮也厚了些,但心肠不坏,菜做的也好吃,据说赚钱也很有一套,做出的那些蜜糖跟真的似的,这也算是本事,对刘双喜的印象又好了几分。



    刘双喜刚好转过头,与云珞四目相对,云珞别扭地赶紧将脸移开,生怕刘双喜以为他对她有意。



    见了肉的刘四喜也顾不得跟刘双喜闹别扭,挑开被蒸得烂熟的白菜叶掏里面的肉馅,放进嘴里大呼:“好吃!”



    刘双喜把被刘四喜掏了肉的白菜夹进刘四喜的碗里,“你不吃菜,下回我就不放肉了。”



    刘四喜无奈,皱着鼻子把白菜放进嘴里,吃一口顿时眉开眼笑,“刘双喜,这白菜真好吃,有肉味!”



    因为爱吃佛手蒸出的白菜,刘双喜还切了不少白菜丝码在盘子底,听刘四喜说好吃,刘双喜笑眯眯地给刘四喜夹了好大几块白菜,“好吃就多吃。”



    刘四喜整天脸都揪在一处,“我恨白菜!”



    坐在床上的云珞忍不住弯了弯嘴角,觉得看姐弟斗嘴的平凡日子似乎也不错。闪舞网



    正月初八,双喜甜食再次开张,虽然糕点卖得还不错,糖果却不像年前一样卖得火,一整天下来,大多时候都是闲着的。见惯了年前生意红火,刘四喜即使有了准备还是难免要失落。



    再想到云珞养伤又是人参又是补药,那些日子只出不进,心里更是火急火燎的,每天都不拿好眼神看云珞。



    云珞倒也认清现实,刘四喜再怎么看他不顺眼,在他身上花了那么多银子,也不会对他怎样,最多就是痛快痛快嘴,趁刘双喜不在时酸他几句,云珞都当听不见。



    刘四喜说了几次见云珞都不理他,完全不像面对刘双喜时常常会炸毛,觉得怼云珞也没什么意思,干脆有人订了外卖就自己送,结果发现给有钱人家送外卖时常常会有赏银……



    有时几个外卖赶在一起,刘四喜也不肯再喊何大、何二来帮忙。生怕刘双喜赚了钱都贴给男人,刘四喜得了赏银就自个儿留下,想着什么时候刘双喜被男人骗光了钱,他们也不至于吃不上饭。



    何大、何二时常会过来问有没有外卖,哪怕提出不要钱帮着送,刘四喜也一个劲儿地摆手,“没活没活,过了年生意差了太多。”



    何大、何二知道定是被刘四喜知道送外卖有时会得赏银,才不想把便宜给别人,虽然心里不舒服,可人家不用他们,他们也没办法。



    于是,梅西镇的大街上,时常可以看到一个体型巨大的少年一路‘咚咚咚’地跑过,再‘咚咚咚’地跑回,哪怕累得气喘吁吁也不会喊一声累。



    甚至刘四喜没同刘双喜商量就把外包做糖口袋的活也揽了回来,虽然开始时针脚难看了些,可做着做着也像模像样。



    刘双喜对此只是无奈地笑笑,她费尽心思让刘四喜减肥都没多少成效,就为了几个赏钱他就变成了拼命三郎,这么跑下去,用不了几个月,他真有可能会瘦成一道闪电!



    果然在小胖子的心里没什么比赚钱更重要,但愿他能一直坚持下去,可为了不被小胖子比下去,刘双喜决定,从明天开始,她也要更加努力地减肥才行。



    倚红楼的小丫鬟来要二十两银子的蒸糕,头一锅刚被刘四喜拿走了,下一锅还要些时候才能做出来,刘双喜让小丫鬟先回去,等蒸糕好了趁热给送去。



    蒸糕出锅,刘四喜送货还没回来,刘双喜想着答应小丫鬟趁热送去,只能让郑三娘帮着看会儿铺子,自己提了食盒出门。



    倚红楼离双喜甜食有些远,好在到时蒸糕还没凉。倚红楼都是晚上开门做生意,白天姑娘们都在屋子里睡觉,刘双喜就在楼下等人送银子下来。



    等着等着听到几声女子的惨叫和男子的怒骂,刘双喜好奇地伸脖子看,却什么都没看到,不知哪家的孩子又被卖进火坑里了。



    刚感慨了一下,就听到身后轻笑,“二小姐又好心地想要买人回去了?这两个便宜,二十两一个,二小姐看好尽管领走。”



    刘双喜回头就看到油头粉面的平爷摇着一把折扇站在楼梯上,明明长了一脸贱相却要学别人附庸风雅,大冬天的也不怕冷。



    仔细一看,扇面也不像别人画的墨色山水或是名家书法,而是纠缠在一起的男男女女,倒是很衬他这个人和这个职业。



    刘双喜心里腹诽几声,道:“我家庙小,买那么多人做什么?”



    平爷却‘桀桀’地笑道:“谁不知刘二小姐如今财大气粗,买两个丫鬟回去侍候算多大的事儿?再说,这两个丫头二小姐用的也熟,总比买新人回去还要慢慢教养的好吧?”



    刘双喜便好奇平爷说的熟是怎么个熟法,难道是从前刘双喜的发小,家里没落了被卖进倚红楼?不免扭头朝传出惨叫声的房间看过去。



    平爷朝身后跟着的小厮使了个眼色,小厮喊道:“行了,先别打了,把人带出来给二小姐瞧瞧。”



    房间里应了声‘是’,门被打开,两个披头散发的丫头被从里面推出来,刘双喜一看,还真是熟人,她怎么也不会想到会冤家路窄地在这里看到彩云彩月两个丫头。



    看她们哭的一脸鼻涕眼泪的,这心情咋就那么晴朗呢?



    比起初见的云珞,这两个丫头的待遇就好了很多,身上连个破皮的地方都没有,最多就是挽起袖子的胳膊上有几个被手指掐出的印子,难为她们叫的那么凄惨,刘双喜看了都替她们脸红。



    难道喊叫的声音大一点,就不用接客了?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