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5章大家都是老交情了
    平爷对刘双喜道:“二小姐,你看这两个丫头都是刘府卖来的,说是手脚不干净偷了大小姐的东西,若你瞧着还合用,大家都是老交情了,我算你便宜。”



    刘双喜笑道:“那就要看平爷怎么个便宜法儿了,这俩丫头在刘府是出了名的蠢笨,还是因偷窃被卖,太贵了我可不要。”



    平爷为难地看了看彩云彩月,这两个丫头的模样也不是太出挑,最多只算是小清秀。倚红楼一向都是非极品不收,连端茶倒水的小丫鬟都比她们长得好。



    这模样放在倚红楼里也不会养成摇钱树,还要费心教养,也就是碍着刘府的面子才收了,一开始平爷就是打算再往外卖。



    看刘双喜有些感兴趣就想卖刘双喜一个面子,“四十两银子的糕,人就归二小姐领走。”



    刘双喜想了下,点头,“刚送来二十两的银子还没结,回头我再给你送二十两的。”



    平爷见生意谈成,挥手让人将彩云彩月押到刘双喜面前,并从怀里掏出一只匣子,从里面翻出彩云彩月的卖身契,递给刘双喜,“下次二小姐再想买什么人,价都好说。”



    “好说好说,之前在你这儿买的男人不听话,没准往后还要再买一个,平爷可得替我留着个干净的,别人用残的我可不要。”



    平爷大概也没想过刘双喜这样一个大姑娘,把买男人的话说的如此自然而然,一时也有些尴尬,“那是那是,我怎么也不能糊弄二小姐不是?”



    刘双喜接过卖身契,仔细地看过,见没什么破绽收进袖子里,笑吟吟地看着彩云彩月,那模样好似在说:落在本小姐手里了,有你们两个蠢丫头好看了!



    彩云彩月‘嗷’的大叫一声,就往平爷身后躲,边躲边哀求道:“平爷,我们听话,你让我们接客我们就接客,绝没二话,求你不要把我们卖了,更不能卖给二小姐。”



    平爷不知刘双喜与彩云彩月的恩怨,甚是奇怪她们为何怕刘双喜怕到像见鬼一样,难道侍候形形色色的男人比侍候刘双喜做丫鬟还好吗?



    平爷劝道:“你们跟着二小姐回去总比在楼里侍候男人强吧?再说卖身契都在二小姐手里了,卖不卖已经不是平爷能做得主的,你们还是乖乖跟二小姐回去吧!”



    说着,平爷就把两个丫头往外推,偏偏彩云彩月却说什么都不肯过去。闪舞网



    平爷无奈地朝刘双喜笑笑,想着若这两个丫头还不肯跟着走,他只能让人把她们打晕,以刘双喜的力气,扛两个丫头回去也是轻飘飘的事儿。



    刘双喜却很淡定地晃了晃手上的卖身契,“彩云彩月,不想死的太难看就自己过来。”



    彩云彩月一哆嗦,见刘双喜虽然看似和颜悦色,但眼里的威胁之意却是谁都看得出来,彩月还想说什么,被彩云拉了一把,不情不愿地朝着刘双喜走去。



    刘双喜满意地点点头,将卖身契收进袖袋里,转身往倚红楼外走去。



    平爷朝身边的人使个眼色,那人跑到桌边拎起刘双喜来时带着的食盒,追上去塞到彩云的手里,彩云咬了咬下唇,最后还是接过食盒,拉着彩月跟上。



    刘双喜没有回头,却知道彩云彩月定是在身后跟着,卖身契在她手里捏着,她们若是敢不跟着走,她完全可以去官府告她们一个逃奴之罪。在东楚国,主家绝对有权处死逃奴。



    回到家时,刘四喜已经回来了,正坐在糖案子后面看摊。见刘双喜身后跟着彩云彩月,当时就从椅子里蹦了起来,顺手拿起放在门后的一根竹竿,“你们还敢来,看我不打死你们!”



    刘双喜笑眯眯地看着,也不阻止刘四喜吓唬彩云彩月,反正他那小胆,也就是吓吓她们,还敢真打死人?



    彩云彩月吓的抱成一团抖个不停,“四喜少爷饶命,四喜少爷饶命!”



    刘四喜挥舞着竹竿,在彩云彩月面前呼喝半天,把两个丫头吓的已经面无人色,才把竹竿往地上一扔,喘着粗气对刘双喜道:“她们跟你回来做什么?”



    刘双喜从袖袋里拿出她们两个的卖身契递给刘四喜,又把买她们的经过说了一遍。刘四喜接过来看了看,虽然有些字不认得,却也看懂了,不高兴地道:“买下来了?她们两个那么蠢,买回来能做什么?”



    刘双喜道:“蠢怕什么?做事手脚利落就成,过些时候你就要去读书了,我一个人忙不过来,多两个帮手总是好的。”



    刘四喜撇嘴,“我看你就是好心,不忍她们沦落到那种地方,才买回来的吧?”



    刘双喜心想:我像那么圣母的人吗?就是想她们要害自己,想买回来折磨折磨,大不了折磨够了再卖出去就是。



    可回头看彩云彩月都一脸疑惑地看着自己,眼睛里竟然闪着感动的泪光,难道是相信了刘四喜的话?



    刘双喜冷哼道:“你不觉得把她们放在跟前折磨很解气吗?”



    刘四喜摸着下巴,最后用力点头,似乎是赞同了刘双喜的话。



    彩云彩月就觉得,她们感动的太早了,双喜小姐和四喜少爷就是两个恶魔,她们的未来只剩下一片黑暗了。



    云珞扶着墙已经能走了,刚刚在屋子里走了一圈,感觉还不错,扶着桌子稍事歇息,想着待会儿再走两圈。



    听到刘双喜回来的声音,怕她进屋看到自己能走了,再提出过分的要求,他是拒绝呢?还是拒绝呢?



    拒绝了会不会被霸王硬上弓?怎么想怎么不妙,就想回床上躺着。



    结果双腿虚浮无力,走的急了的结果就是摔倒在地,还顺带脑袋还撞上了桌角,发出‘咣’的一声巨响。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