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8章要活活被气死了
    在双喜甜食的日子虽然过得辛苦一些,但每天都有花了心思的美味,食材未必多好,却总是被刘双喜做得让人垂涎三尺。



    尤其是在知道刘双喜做糖的秘密后,彩云彩月已经把双喜甜食当成家了。



    不然能怎样?刘双喜做糖的秘密都被她们知道了,为了不让做糖的秘密外泄,她们真敢不听话,刘双喜没准真能弄死她们。



    经历过刘大夫人的阴狠,为了小命,也为了吃好喝好,彩云彩月做事兢兢业业,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晚,尤其是被刘双喜警告后,看都不敢多看云珞一眼,就怕被刘双喜以为她们想要等云珞身体养好了私奔。



    只是在她们住进来后,两间房确实显得不够住了,晚上刘双喜一人占了大半张床,彩云彩月只能挤在一起,翻身时动作稍大一点,早上醒来时就有可能是睡在地上。



    刘双喜睡着也不舒服,这些日子就在张罗着买大宅子,到时就可以不跟两个丫头睡一个屋子了。



    至于说她没对彩云彩月隐瞒做糖的秘密,倒不是真的信任她们。闪舞网做糖的方法早晚有一天会公诸于世,她这辈子又不指望着做糖活一辈子,她们真敢泄露出去就再想别的赚钱法子呗,藏着掖着最后也就是小作坊的规模,她可是想要赚大钱的人,岂能被个麦芽糖给束缚住了?



    刚好可以利用麦芽糖试探一下这两个丫头是否可信,不可信趁早再换别人。



    而此时,刘家正处在一片狂风暴雨之中,下人都被赶得远远的,大厅里坐了一位四十多岁的男子,面容清癯,不怒而自威,一张白面已经气成了猪肝色。



    刘大夫人跪在男子面前,身前是一地摔碎的茶盏,秦账房则跪在刘大夫人的身后瑟瑟发抖。



    刘大夫人不敢与男子对视,匍匐于地不住地央求,“,我也不想害他,可被他发现我与秦先的事儿,他要休了我,我不得已才把他弄死,这事儿真不能都怪我。”



    范乐章拿手指着刘大夫人,许是气急了,手抖了半天,才说话:“你胆子真大……就为了这么个东西,连自己的男人都能害了。”



    秦账房被鄙视了,却连脾气都没有,只是劝道:“,事情已经这样了,还请保重身子,别气坏了。”



    范乐章‘呸’了声,“你算什么东西?也配叫我?滚!别让我看着你恶心!”



    骂完又是一只茶壶摔在刘大夫人和秦账房身旁,吓的两人一哆嗦,刘大夫人被溅了一身水,却不敢叫出声,等回过神时,秦账房已经连滚带爬地出了大厅。



    范乐章鄙夷道:“你看他就这点胆子,哪里比得上你男人?当初为了不娶你,我在他面前摔了三只茶壶也没把他吓跑。”



    刘大夫人闻言咬牙,“还提这事儿,当初若不是你们非让我嫁给他,我至于做了这么多年怨妇?你说我心狠,可知道吗?成亲快二十年了,他总共碰我的次数一个巴掌都能数过来,还都是被我设计的。我是女人,也需要一个疼我的男人。”



    范乐章想到当年,更是气恼,“你还好意思说,当初若不是你怀了一妙,以我们范家的门庭,有多少好姻缘等着你?你也别怪你男人不肯碰你,当初若不是我拿着刘家的把柄要挟他,你能嫁得出去?挺着个大肚子,整个范家都得跟你丢人现眼。他肯娶你,还给你个正室夫人的名份,你就该知道感激。”



    刘大夫人小声嘀咕道:“我倒宁愿他不肯娶我,嫁给秦先讨饭也好、种田也罢,也好过在刘府过得如履薄冰。”



    范乐章冷笑,“若真是讨饭种田,就秦先那货,说不准早把你卖勾栏去了。”



    刘大夫人想要替秦先辩驳,可想到刚刚范乐章一动怒他就吓堆了,这些年虽然百般讨好她,但私下里也背着她做了不少事儿,刘大夫人竟觉得范乐章说得有几分可能。



    只是毕竟两人一起也这么多年了,又一起把刘财主弄死了,再说别的也没有意义。



    刘大夫人道:“那种事情没发生,谁又知道呢?如今事情做也做了,再说我也没用。”



    范乐章恨铁不成钢,最后叹道:“我怎么有你这么蠢的妹妹?既然事情做了,怎么就不知要斩草除根?留着他的两个崽子,是想让他们替他申冤?还是将来和一妙、三石抢家产?”



    刘大夫人一愣,想不到自家一向道貌岸然的一开口就是要断了刘家的香火,看来人真不能看表面。



    刘大夫人解释,“我也派人去灭他们的口了,只是那两个丫鬟办事不利,下手没利落,事儿没办成。后来又找人去,结果刘双喜力气太大了,那人死活都不肯接这个活。”



    范乐章道:“事情没办成,那两个丫鬟呢?”



    刘大夫人道:“卖了,卖到倚红楼了。”



    范乐章气得额头上的青筋都跳起来了,声音变得尖利,“卖了?”



    随即压低声音恨声道:“整个刘府都是你的了,你还差那十两八两卖人的钱?这个时候就该杀人灭口才是。”



    刘大夫人不甘地嘟囔道:“两个卖了十五两!”



    见范乐章又要发怒,忙道:“我这就去把她们再赎回来灭口。”



    范乐章虽然气刘大夫人做事不长脑子,但也没有更好的主意,只是淡淡地点了下头,见刘大夫人要喊人去赎人,说道:“这事儿你别让外人做,你就亲自去。”



    刘大夫人哪里敢说不应,匆忙地跑了出去。范乐章平息一下怒气,坐回椅子里,他就想不明白了,自己一世英名,怎么就有这么个蠢妹妹?这是要把他活活气死吗?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