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9章我们就是来做贼的
    夜里,云珞听着刘四喜的呼噜声失眠了,如雷般的鼾声此起彼伏,云珞恨不得把耳朵闭上,



    伸腿踢了踢刘四喜的屁股,刘四喜翻个身继续呼噜。闪舞网



    云珞无语,知道刘四喜是白日做事累的,小小年纪就要为生计操劳,云珞虽然被吵得睡不着,倒不觉得厌烦,大不了白天再睡。



    睡不着干脆披衣下床,这些日子刘双喜偷偷给他开了几回小灶,每天都有各种口味的骨头汤喝,云珞身子骨好了不少,自己下地也能走一会儿了。



    云珞就时常夜里起来活动活动,免得躺得久了身子都锈住了。



    站在院子里,被冷风一吹,云珞打个寒颤,自受伤后他就觉得身子骨大不如前,想当初他和兄弟们在冰天雪地里裸着上身练武,谁喊过一身冷来着?这才被冷风吹一下就好像冷进了骨头里。



    他身上的伤并不是太重,只是伤口太多,失血过多造成的虚弱,养了大半个月都结疤了,虽然一动还会牵扯到伤口,倒不算严重。



    云珞便在院子里打了趟拳,感觉身上虚的冒汗,想要进屋擦一擦,免得受了风。闪舞网就听到院外有脚步声接近。云珞警觉地靠在了门边,静静地听着。



    脚步声最后就停在院门外,接着就从门缝里伸进一把扁长的刀,轻轻地拨弄着门栓,手法干净利落,不多时就将门栓拨开,四个人从外面鱼贯而入,那蹑手蹑脚的样子一看就是惯偷了。



    云珞见四人进院后直奔屋门,也跟在四人身后,虽然他的伤还没全好,但只要不碰上刘双喜那样力大无穷的另类,几个人还是应付得了。



    因云珞刚刚出来练拳,房门只是虚掩着,走在头前的人轻轻一推就开了,惊喜道:“,这门不插!”



    走在第二的人一巴掌拍在他的后脑勺上,“小点声,你这么大声的喊,是要把他们都吵醒吗?”



    走在第三的人低骂了句:“一对蠢货,都给我小点声!”



    前面两个都不吭声了,第四个道:“,我咋听着后面有声?”



    夜里黑,老大的个头高,第二个回头看了一眼,只看到魁梧的老大,笑道:“就咱们四个来的,你走在最后,后面再有声,难道是有鬼?”



    第四个被说的寒毛都竖起来了,腿软得站不住,老大回头,刚好看到从第四个人后面露出半个头的云珞,‘嗷’的大叫一声,“鬼,真有鬼!”



    老大这一叫不打紧,吓的他前面的人往前一窜,本来走在最前头的已经抬腿往屋子里迈了,被他一撞人就扑进屋子里,抢出很远,头撞在桌脚上,发出一声惨叫。



    声音太大,刘双喜被吵醒,抓了件衣服边走边披,从屋子里出来,就看到外屋地上趴了一个黑影,门前还站着几个,知道夜里进来坏人了,把之前防着进来坏人放在门边上的铁锹操起来就是一顿拍。



    刘双喜知道自己力气大,怕把人拍死,没敢用太足的劲儿。可就是这样,一顿锹板拍下来,地上躺着的四个都只剩下喘气了,连求饶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刘双喜问:“你们深更半夜闯到别人家里,来偷东西的吗?”



    四个人听了三个摇头,见老大点头,摇头的也跟着点头。



    刘双喜笑道:“倒还实诚,虽然你们一进来就被逮着了,可偷东西不是好事儿,我也不能随随便便就把你们放了,苦头还是得让你们吃点。”



    刘四喜揉着惺忪的睡眼从屋里出来,见刘双喜拿着绳子捆人,迷迷糊糊地道:“早就跟你说了,这男人不能惯着,不听话就该捆起来教训,打几顿就乖乖地跟你生娃了。”



    刘双喜骂道:“滚一边儿去,没看着我捆的是贼吗?”



    刘四喜一惊,才彻底清醒过来,一看地上四个男人,果然没一个是云珞,不由得惊呼:“刘双喜,你男人跑了!”



    刘双喜一愣,刘四喜道:“得了,你就别管这几个了,先去外面找找,都不知道走多久了,没准是找不回来了,这几个就交给我。”



    正说着,就见云珞站在门前皱着眉头,刘四喜讪讪地道:“没走啊,大晚上不睡觉,你去哪儿了?”



    云珞冷声道:“茅厕!”



    说完,迈步朝屋子走去,路过刘四喜时停了下,恶狠狠地道:“夜里你再打鼾,休怪我把你嘴缝上!”



    刘四喜吓得一捂嘴,等云珞进了屋才对刘双喜抱怨,“刘双喜,瞧你买回来的都是什么人?竟然威胁我,要把我嘴缝上。”



    刘双喜深有同感地道:“实不相瞒,以前我也这么想过!”



    刘四喜扁了扁嘴,转身回屋。



    刘双喜让彩云彩月都回屋去睡,她一个人留下来就能收拾这四个蠢贼了。



    彩云彩月答应了回屋,刘双喜则把四个贼捆好,拎了拎绳子,捆得还挺结实,一手提了两个就拎到了院门外。刘双喜捆人的手法很巧妙,将人的手和脚捆在一起,捆好之后只能蹲着或坐着,往门前一放也不怕他们跑了。



    又进屋搬了张桌子,把四人一人一个桌脚绑好,瞧着是跑不掉了,又回屋睡觉去了。



    一早就听到院外人声鼎沸,彩云彩月起床去看,回来同刘双喜说,外面已经围了很多人,对着被桌子捆上的四个人指指点点。



    四个人不住地跟人解释,他们是要进屋偷东西,被发现了才被捆在这里示众。



    刘双喜听了眼珠一转,“一般的贼被抓了也该狡辩两句吧?就算不狡辩,也没有像他们这样恨不得天下人都知道他们是贼,你们说他们像不像在掩饰什么真相?”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