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0章刘少爷怂了
    云珞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或许他们来的目的不是做贼。”



    不是做贼是什么?刘双喜盯着彩云彩月看了几眼,突然笑了,看来有人这么久了还没放弃要除掉她和刘四喜呢。



    只是为何每次派来的都是这样又蠢又笨的货色呢?当然,或许并不完全是他们蠢笨,谁让碰上的是她这样出色的女子呢?



    出门看看被捆在桌腿上的四个人,冻了一夜,个个鼻涕拖的老长,被人问起被抓的原因时还一边吸着鼻涕一边卖力地向围着他们指点的人解释是来偷东西的。



    果然是欲盖弥彰,若是换了平常人,应该会把自己说得如何如何无辜,如何如何被冤枉,哪有这样怕人不信他们是贼的?



    刘双喜冷笑:“诸位乡邻都听到了,他们既然承认是来偷东西的,是否该送官去?”



    立即有人赞同,“要得要得,若是放了他们,没准下一个遭殃的是谁家,可不是人人都有二小姐的好力气,能一举将四个蟊贼都抓了,这事儿还不劳二小姐操心了,我们哥几个闲着也无事,就替二小姐走一趟。”



    梅西镇不大,镇上的人大多都认得,但这四个人却是生面孔,为防这四人是从别处流窜过来做案,大家的热情刘双喜也能理解。闪舞网



    若不是县城离着梅西镇有点远,刘双喜还要做生意,这四个贼她也会亲自送去县衙。如今有人愿意帮这个忙,她就乐得轻闲。



    而且,开口愿意帮忙的人刘双喜也认得,叫徐满田,三十多岁的年纪,农忙的时候在家种田,农闲时就到镇上做些散工,人很仗义。



    而同他一起的也多是他同村的村户或是族里兄弟,十几个人送这四人去县衙也不会出意外,总比她一个女人送四个人去方便。



    刘双喜掏了一串铜线递给徐满田,“这些钱不多,徐带着中午同几位吃些酒,天冷让你们跑一趟我这心里已经感激了,这钱一定要收下。”



    徐满田推辞了几次,见刘双喜给得诚心,也就收下,向刘双喜道了谢,就要送人去县衙。



    这时有人开口道:“要我说啊,送上门的男人,二小姐何必再送到县衙去?留在家里也免得夜里寂寞不是?”



    听那人说话阴阳怪气的就不像好人,刘双喜斜着眼看去,认出是梅西镇出了名的混混叫癞癞头,裴三多成名时这人还不显,自被刘双喜打后,裴三多已有多时没在镇上走动,倒把此人给得瑟坏了,真以为他一个人能比裴三多那几个人更凶?



    刘双喜问刘四喜:“刘四喜,上次你说再有人来家里捣乱、欺负我们姐弟,你要怎么来着?”



    刘四喜一脸茫然,“我说了吗?”



    见刘双喜瞪眼,刘四喜忙道:“记起了,记起了,我说敢来捣乱的,定要打得他亲娘都不认得!”



    刘双喜满意地点了点头,朝癞癞头努了努嘴,“你的机会来了!”



    刘四喜举着拳头要冲上前,可想到毕竟他不是刘双喜,力气大也没有以一敌四的本事,癞癞头虽然是一个人,可他还是孩子。闪舞网



    何况刘双喜以一敌四也是借着铁锹之便,他赤手空拳冲上去真的好吗?



    见刘四喜转身就往院子里跑,癞癞头哈哈大笑,“刘少爷怂了?就这胆子还得回他娘怀里再吃几年奶。”



    刘双喜觉得刘四喜虽然有时欠揍,但有她在也不至于那么怂,便冷笑地看着癞癞头,想着若刘四喜真怂了,她就自己动手,自古女人做生意就不易,她没有娇美惹人怜惜的外貌,好歹也得有屈人的武力。



    刘四喜又从院子里冲出来,对着外面大喊一声:“看热闹的都躲远点,别喷一身血!”



    双喜甜食外围观的人瞬间空无一人,都跑到不远处再驻足观望,谁让梅西镇少有值得说道的事儿发生,有热闹谁也不愿意错过,尤其是若是能见血了,绝对够他们谈一年的了。



    刘四喜举着昨晚刘双喜大发神威的铁锹往门前一站,瞧着癞癞头也随着围观的人跑出去老远,鄙夷地勾了勾手指,“你,有种别跑!”



    癞癞头原本以为刘四喜回去拿刀,虽然冬天穿得厚,挨一刀也不好受,他又不是什么英雄好汉,没必要为了面子丢了小命,结果回头一看刘四喜挥着把锹出来了,也就不觉得怕了。



    那东西虽然也是铁的,却无法跟刀比,拍一下也拍不死人,被一个孩子拿在手里,他想抢过来也就是动动手指头的事儿。



    转过身对刘四喜‘呸’了一声:“谁跑了?爷我是把场子拉开,免得伤及无辜,你愿意挨揍,癞爷爷就陪你练练!”



    癞癞头大摇大摆地朝刘四喜走去,想着刘四喜不过就是个小孩子,能有多大力气?就算拎了把锹也不够他一只手按的,尤其是看刘四喜虽然举着锹,却只是虚张声势,压根就不敢上前。



    癞癞头的胆子大了,伸手就要去抓刘四喜手上的锹,刘四喜向后一躲,癞癞头大笑:“刘少爷,就这点胆子还敢跟你癞爷比划?今儿癞爷就让你瞧瞧什么才叫功……”



    ‘夫’字还没说出口,就觉得后脑勺一疼,两眼一翻,癞癞头就倒在地上。



    刘四喜举着锹冲上前,照着癞癞头的屁股就是一阵拍,拍的刘双喜很无语,“人都倒了,你还拍个屁?”



    刘四喜收锹,抹了把头上的汗水,地呼了一口气,“累死少爷我了,这人皮太厚,拍都拍不透!”



    刘双喜朝他翻了个白眼,之后有些纠结地望着一个手刀把癞癞头劈倒的云珞。



    帅是够帅,可她怎么也不明白,有着能一手刀把人劈倒的身手,这人怎么就被平爷给抓进倚红楼,还险些清白不保呢?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