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3章打算一头猪吃一辈子咋的?
    云珞虽然没少见过看到他就连话都说不利索的女子,可也相处了几日,再害羞也该习惯了。他觉得彩云彩月这模样不像害羞,倒像是害怕!



    云珞道:“你们站住!”



    彩云彩月脚下一顿,在云珞打算开口问话之前,拔腿就往外跑,撞到门上也不知道疼似的。云珞更加确定,这两个丫头是把他当成洪水猛兽了。



    中午,刘双喜和刘四喜回来,让彩云彩月把摊子收了,刘双喜郑重地对她们道:“我和四喜少爷今日在县里买了宅子,明日咱们就搬过去,你们去把家里的东西都拾掇拾掇,别明日雇了马车过来又要手忙脚乱的。”



    彩云彩月闻言都面露喜色,搬新家意味着有大房子住,也意味着她们从此不必再跟刘双喜挤一张床,这些日子虽然过得不像在刘府一样惊心动魄,可夜里睡不好觉太折磨人。



    最重要的就是,宅子大了,她们就不用时不时就跟云珞碰面,也不用担心被怀疑跟云珞不清不楚。



    虽说两个丫头有些蠢,收拾东西倒是把好手,不多时就将里里外外除了夜里要用的被褥都收拾好了。闪舞网



    刘四喜看着被收拾一新的家当对刘双喜道:“刘双喜,你看你多败家吧,咱们在这儿才住了一个月,你看你买了多少东西?”



    刘双喜瞧着摞在一起占了半个屋子的东西,却很满足,“刘四喜,你放心,往后咱们的家当会更多。”



    刘四喜脑中就出现那座二进院子的宅子被堆得满满当当的样子,总觉着他们买再大的宅子都不够用。



    想到往后到县城住了,人生地不熟的,总是不如镇上人好说话,刘四喜跟刘双喜打个招呼就跑了出去,直奔肉张的铺子。



    过了年后,家家年前的存货都没消耗光,肉铺的生意也差了,很多时候一上午也未必有两个生意登门,肉张杀一头就要卖上三天。



    此时,肉张正靠在一把脏兮兮的躺椅上,手里举着一把小茶壶,嘴对嘴悠哉游哉地喝着茶水。



    刘四喜还没走到跟前,就对肉张喊道:“肉张,肉张,可还有下水?”



    肉张抽着嘴角看了眼刘四喜,“我说四喜少爷,你看你吧,就在我这儿买了一头,我也没少你斤两,这些日子你都在我这儿白拿了多少副下水了?你还打算一头吃一辈子咋的?”



    “我说要白拿你的了吗?”刘四喜翻了个白眼,掏出个钱袋打开,数了五文钱出来,扔给肉张,“这些买你的下水够了吧。闪舞网”



    肉张苦着一张脸,“我的下水不卖!”



    刘四喜‘呸’的一声,“你的给我也不敢吃,我说买你的下水。”



    “这话听着也像骂我。”肉张将五文钱抓在手里,边起身边道:“这回看四喜少爷的面子就半卖半送了,下回下水十文钱一副,五文钱可不卖了!”



    刘四喜撇嘴,“你想卖我也不买了,明儿我家就要搬到县城了,你的下水爱卖谁就卖谁去。”



    肉张闻言停住,“啥?四喜少爷要搬家了?”



    刘四喜得意地点头,“我和刘双喜在县里买了宅子,明儿就搬,咋的羡慕不?”



    肉张眼珠子乱转,“这么说来,你家的糖挺赚钱呗?”



    刘四喜戒备地道:“你啥意思?你可别打我家糖的主意,刘双喜和我都不是好惹的。昨儿抓那四个贼知道不?就是半夜摸进我家要偷东西,被我一顿锹拍那儿了。”



    肉张摇头,“我就是个卖肉的,祖传几辈的手艺了,哪能打你们家的主意?我就是想问,你们家不是要搬了吗?就是要再开铺子,收拾也要一阵子是不?我就是想说,你家那糖放着时候久了会化不?要不便宜点卖我一些呗?”



    刘四喜看着肉张抓着五文钱的手,肉张忙把五文钱还给刘四喜,道:“我铺子里这些日子也攒了几副下水,四喜少爷要就都拿去。”



    刘四喜满意了,想着他们做的糖成本太低了,便宜点卖肉张也有得赚,他们到县里也要好些日子不能做生意,如今存下的糖也不少,没准卖了也是一大笔钱,就点了点头,把肉张喜的手脚都没地儿放了。



    肉张到院子里把这些日子剩下的下水都搬了出来,天还不热,放了几天也没坏,整整装了三筐,用车子推上跟着刘四喜就回了双喜甜食。



    刘双喜正在院子里把前些日子做的腊肉香肠都拿出来装筐,看刘四喜领着肉张回来,车上还装着三筐下水,刘双喜的眉头就拧到了一块儿。



    “刘四喜,你买这么多下水回来,我们明儿怎么走?”



    刘四喜道:“这不是我买的,是张大叔非要送的,说是我们明儿搬家,他也没什么好送的,你说人家一片好意,我也不能说不要啊。”



    见刘双喜朝自己看来,肉张赶紧点头。刘双喜虽然觉得这三筐下水带着累赘,可也是人家一片好心,也就不好拒绝了。



    向肉张道了谢后,同刘四喜一起将筐搬下车,就见肉张还没有要走,刘双喜就知道他过来可不单单是为了送下水,眯着眼看刘四喜。



    刘四喜把刘双喜拉到一边,低声道:“我琢磨着家里不是还剩挺多糖嘛,咱们到了县城还不定什么时候才能开铺子,这些糖放着也怕坏,不如就便宜地卖给肉张一些,反正那东西便宜,怎么卖都不亏,大不了到了县城再做。”



    刘双喜就知道原来肉张送来这三筐下水是有目的的,不过刘四喜的提议倒不错,前些时候做了好几大筐糖果,带着还得雇车拉,以搬家的借口卖一些不但省事,反正糖的成本摆在那儿,半价卖都能大赚了。



    



    还在找”盛宠农女:买个相公生个娃”免费小说?

    : ””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